林一峰 最怕你假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People / Talk To Celeb / 林一峰 最怕你假

林一峰 最怕你假

Xenyo Limited2015-08-30

「不怕你壞,最怕你假」可能是不少香港人的心聲。以往藝人最怕形象受損,如今最受落的是「做自己」。林一峰在香港樂壇遊走過10年,為自己和其他歌手創作過不少歌曲,當中有關社會議題的不計其數。

曲風另類的他,早已散發出一種氣質,當黃耀明、何韻詩還未出櫃前,他在出道不久已承認其性取向。近年,我們偶爾會在港聞看到他的影蹤,從對抗書展o模化到二次創作,再到保育環保和平權運動等,他都敢於發聲。「其實人人都可以敢言,但要適合自己的身分。我不會空口講白話,每次都做足資料搜集,如有關二次創作,我既是創作人,又是版權擁有者,因此說話才有代表性。」

來自一般香港家庭的一峰,自言家庭教育非常傳統,父母只教他和妹妹二汶要做個磊落的好人。「很感激在中小學的中文老師教曉我問為甚麼,凡事都要知道事情始末,加上多年來看書聽歌,尤其以前的美國唱作人流行自我反省,讓我明白找出真實的自己最重要。」

一峰認為,在這個資訊發達的年代,磊落老實最重要,尤其香港人最討厭人虛偽。「出道不久就選擇公開性取向,就是因為想磊落做人,如果要我戴著假面具做人,反而更有壓力。」

以行動表態

都說藝人與政治最好保持距離,更加不要得罪任何客戶,但只要有事讓一峰看不過眼,懶理是大型活動或連鎖式集團,他一樣敢於表態,例如幾年前就曾經以實際的「罷簽」行動對抗書展o模化、早已表明罷食破壞熱帶雨林的麥當勞、亦不會參與相關的工作。「當某些事情錯到一個地步,不表態就只會變本加厲。」

當美國有樂隊U2講酸雨污染環境、英國則有樂隊Radiohead講明只去環保城市開騷,一峰亦曾推出大談環保的專輯《Oh My Goodness》。

「我最關注和支持環保議題,這10年間我寫過很多關於環保的歌曲,由叫人熄燈到旱災、饑荒,以及一些政府宣傳片的歌曲等。我希望婚禮再沒有魚翅出現,因此之前與《海豚灣》主角Rico'Barry等聯信,促請港府停止魚翅入口。」

一峰亦很努力將公平貿易的訊息傳遞給其他人,讓大家有其他的選擇。「我會盡量光顧小店,願意出較高的價錢去買一些知道來源的東西。」

離開是為了回來

每天都會看新聞的一峰,雖然有留意香港的社會和政治發展,但卻不想高調討論硬性政治,寧願以故事或歌曲表達,如《雙子》就是說兩岸關係,讓大家自己消化吸收。

「近年的香港有太多事讓我不安,當中最嚴重的當然是樓價,這簡直影響所有人的價值觀。我很幸運在樓價未升前已購買物業給父母,但我現在住的單位是租的,因為不想為了一層樓而決定未來50年的生活,我寧願把錢留來做碟、做show或去旅行。」

曾經每年有一半時間不在港的一峰,近年在「減產」的情況下,仍然有3分1時間外出旅行。「對我來說,旅行的意義就是『放空』,自從17歲時第一次自己在北京閒遊後,便愛上一個人去旅行,有時在外地會合朋友後,又會自己周圍走。當然有時也會拍拖去玩,但當我一個人外遊時,對方亦不會投訴,畢竟關鍵在於信任,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quality time才是最重要。」

一峰在2013年共花了3個月,去過歐美、東南亞等地,現階段最想去阿根廷和南極。「不過盧冠廷說不要去南極,因為耗用太多燃油,會影響環境,所以我會留待有 mission 才去,例如宣揚一些訊息。」


積穀防飢

縱然每年有一段長時間不在港,亦不積極參與樂壇頒獎禮,但一峰這股「清泉」仍然備受音樂人推崇,證明實力永遠最重要。「我很幸運可以在如此實際的香港生存到。由於我是百分百的 control freak,因此堅持自組公司,創作自由度比較大,可以和不同界別的人合作,加上我個人很『純粹』,多年來都只專注做音樂。中國人著重階級觀念,總認為永遠只有一個王,但這個世界其實有很多可能性,不一定你輸我才贏,最重要找到自己的獨特性,那就不怕輸。我由始至終都是做自己,就有自己獨特的光芒。」

一峰相信,幸運只會降臨在勤力的人身上,如果不勤力,多幸運也會過去。「我真的很勤力,初出道時的《遇見》、《The Best Is Yet To Come》、《謝謝儂》等非常成功,都是我很勤力儲下的作品,那時幸運地賺到一筆錢,現在的資金足夠流動運用。我是一個很穩陣的人,多年來都很專注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以前甚麼也會計劃好,但現在想嘗試不作計劃,讓奇蹟發生。」

我們都希望可以「自由自在」或「等運到」,但每當想到手停口停,又有幾多個可以像一峰般自在?「我早已經儲夠貨,就算5年不寫歌,每年仍然可以有新作品、新專輯。由於早已預備『儲夠分』,種下的種子可以收成,讓自己放空、自由。」的確,「積穀防飢」才是爭取自由的王道。

放手

經過10年的努力和體驗,一峰明白到「敢做」在工作和態度上的重要性。「大家欣賞我做另類音樂和敢言,其實也是源於我『敢做』,例如敢在適當的時候說話,但我不會空口講白話;在即將推出的第14張專輯,我敢放手和新監製合作,發現只要我肯放手,就會有新驚喜和得著。」入行多年,一峰好像一帆風順,沒有在頒獎禮上撗掃獎項,但成績卻有目共睹。

「我當然也有低潮,例如失戀,但工作上的低潮都是外在,最重要 enjoy 過程,如果很專注,總可以讓你繼續做下去。我是一個很理智的人,不會輕易崩潰,但一樣會不開心,幸好我有一支筆,低潮時我便寫歌,《再見雪人》等歌曲就是這樣寫出來。」一峰自言是個很有紀律的人,平日喜愛做家務,將家中打理得整齊清潔。可能就是這份對生活的堅持,讓一峰在發表過百份曲詞作品的同時,仍能抽空每年外遊多月,為生活加加油。


Profile

林一峰出生於 1976 年,組合 at17 成員林二汶的哥哥,完成香港城市大學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課程後,全職投入音樂工作,曾與少爺占和茜利妹組成 3P,推出唱片《Love Music》及《人人音樂》;2002 年發表其成名作《The Best Is Yet To Come》;2003 年成立 LYFE 創作室(Lam Yat Fung Entertainment Ltd.),發表首張粵語唱片《床頭歌》,同年發表另一代表作《遇見》。除創作詞曲,亦活躍於不同媒體,如舞台劇、電台主持和撰寫專欄。林一峰是少數公開同志身分的香港歌手,在剛出道時已承認。

Text: Lam Wing Kee
Concept: Yho
Photo: Jun Chan
Styling: Rubik Wong
Wardrobe: Burberry, Injury

Tag: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