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千嬅 Wonder Woman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People / Talk To Celeb / 楊千嬅 Wonder Woman

楊千嬅 Wonder Woman

Lam Wing Kee2018-07-12

或許楊千嬅不是最美麗、唱歌不是最好聽、演技不是最好,但香港人就是喜歡她。
曾經8次奪得「叱?我最喜愛女歌手」(至今仍是紀錄保持者)、得過無數個女歌手獎項,甚至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楊千嬅未必有最高的造詣,但有最好的觀眾緣。
貴為天后和影后的她最近重返TVB拍劇,返璞歸真也好、紆尊降貴也好,我們就是想看她的戲,尤其是闊別17年的電視劇更難能可貴。千嬅坦言懶理外界聲音,今次在沒有包袱下演出,反而有更新chemistry、更大滿足感。
只要有求變的心,18歲可以十八變;44歲堅持做愛做的事,可能更發熱發亮。
新劇《多功能老婆》的英文戲名是《Wonder Woman》,和千嬅去年演唱會主題曲相同。
從前是「烈女」的千嬅,今日是Wonder Woman。


對18歲的楊千嬅說的話
「18歲是充滿力量、青蔥、理想和夢想、很新鮮又帶點純真的年齡,所有東西都是彩色,很美好的。我會對18歲的楊千嬅說:『要更珍惜自己的18歲,不需要太早成熟。』我嫌自己的過去不夠任性和爆發力,應該要更了無牽掛地任性,在不傷害人和犯法的情況下更善用『青春』這兩個字。我18歲剛考進護士學校,從學校走進醫院,對當年的我是很大的衝擊,很快就變得成熟。當時對醫院有很多合理的期待,以前在學校時老師和同學有一個bonding,進入醫院後發現,在一個緊張和嚴肅的環境下訓練成為專才人士,那份邊學邊做的壓力不是之前想像得到。原來在那個環境下要懂得自我求生,很多事都要靠自己。我很欣賞和感謝自己18歲時有這份勇氣,不讀A level走去考護士,這些對我在娛樂圈的工作很有幫助,尤其對做人處世、人與人之間的包容和耐性,以及對社會的了解。這廿幾年不少人覺得我和其他藝人有點不同,尤其對記者和工作時,以前我不明白,現在我明白可能從校園走出來時,我有一個很鞏固的社會經驗,所以對自己的肯定很清晰、很清楚每份工作的過程要付出多少,這種穩定讓我在之後的談吐和工作態度上都有很好的基礎。不要小看18歲的經歷,好的方面是我有種神奇力量,將壞心情轉化成好的力量去讓自己成功;不好的方面是我當時太老積,我應該在校園更奔放、認識更多新同學、對戀愛有更多的經歷,但無論如何,我都無悔我的18歲。」
希望兒子18歲時會這樣
「我希望他18歲時仍然願意回家吃飯、拖下我隻手出街、介紹我認識新東西、當我是朋友、介紹女朋友給我認識……做子女最要做到的事,是不要讓人擔心,但這是非常困難,不過我兒子應該很了解我,他現在6歲,但好像已有16歲的智商,經常會套我說話。作為父母,總會希望子女達到某個水平,但我覺得父母的責任是首先要穩固地教他一套正確價值觀和判決能力。生兒育女最重要是教個好的人出來,希望他不要做壞人。」

有關慶祝,我想說的是
「以前未結婚生子,我每年都很期待生日,因為有個藉口去開派對、瘋狂地玩。生日大晒嘛,成道符咁喜歡做甚麼就甚麼,但年紀漸長就開始不再高調。我老公很喜歡派對,他是party king,可能他的愛情經歷令他以為女生都很著重生日,其實我都喜歡慶祝,但最慘是他老婆我是做娛樂圈,日日都好像開party,所以有時都會有壓力,擔心自己有沒有一分鐘表現得不夠開心呢?我不想令人失望。直至兒子出生,生日對我來說變成另一回事,有說小朋友的生日是媽媽的母難日。今年在兒子生日那天,剛巧老公盲腸炎入院開刀,6年前我在同一間醫院開刀生仔,6年後我老公在同一個手術房取條盲腸出來,人生其實就是一個cycle,一代傳一代,這個感覺在今年特別強烈。」

從前誰又敢想像三四十歲 再回頭快高長大不再烈女 「當媽媽後,我好像提升到另一層次,人們常說沒有足夠信心走出comfort zone,我發現原來走出comfort zone後才更有自信。我相信之後仍會繼續我的演藝工作,但挑選工作的心態可能會不一樣,大家最近很好奇為何我會拍電視劇,很多人的閱讀理解是:『你今時今日為甚麼還是走去咁辛苦拍劇呀?』這個statement已出現了779次,但其實我做任何事都沒有calculation,我只用我的直覺,這個角色如果早10年出現,我可能駕馭不到,但到我懂得駕馭時,外人又覺得我為何要接拍,我就覺得很奇怪。其實拍劇真的幾辛苦,但在沒有任何包袱下演出,原來真的touch到另一種感覺。以前我以為自己已懂得看劇本,但今次才發現原來劇本可以有4個角度和8個層次,以前太多工作來不及消化,現在有一些新的chemistry,我覺得很有滿足感。下一步很想做舞台劇,這5、6年都有不同人邀請,但我覺得自己不懂做舞台劇,不是以我的僅有演出經驗就可以完成。這激發起我的興趣和方向,起碼將來有一樣東西去追求,這就是工作的熱誠。」 明天將會更好的信徒 如害怕煩惱為何期望太高 「我以前個人很極端,很容易傷心,開心時又很爆,或者演藝工作就是賣情緒,這種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的心態是常常出現。以前面對失落和不開心時,最常用的方法是去卡拉OK,唱到成為VVVIP,喝無數支香檳、找朋友傾訴,那時林夕和Wyman都聽過很多,現在學懂吞噬和消化自己的不開心,幸好我個人大起大落,如突然有人說某網頁做緊大減價,我上網到又好像舒服一點。每個人都需要找一個屬於自己的therapy,我嘗試過很多不同方法,現在最有效的是做運動,不是只為瘦和靚,而是出一身汗、用那道力把自己的energy推出來,不代表解決了那份傷痛和不開心,但會多了一份souvenir,就是想到解決方法,例如讓自己去面對或懂得放手。」

原來在快樂中 不必明白快樂 「我很喜歡運動,已經上了癮,有次練到後空翻很開心,連續做了20個後肌肉發炎,聽起來好像很變態,但做到別人覺得我做不到的事,就很開心。我喜歡吃東西,但這麼多年沒飽過,所以這幾年經常找機會吃得飽,老公帶我食好東西就會很開心。有時見到阿仔寫張卡,發現他原來識這麼多字,我又很開心。開心其實很簡單,但人生總有不同擔心和恐懼。一個人的恐懼是來自無知和不清楚,如果對自身很清楚時,就會將恐懼變成擔心。首先我會把它變成憂慮,再找方法去解決,例如擔心身體有事就做多些保健。人大了沒太多時間剩,如擔心被人指點而錯過自己想做的事,這是很慘的事,現在我想做就去做,不想做就拒絕。以前會想好來好去,但『好來好去』這個字可以累死人,現在盡量用一些坦白直接的方法,盡快和人說明不想做,人家還可以找後著,有時拒絕完都會感覺有點虛,但最討厭是浪費人時間。其實好來好去不是如何包裝,而是說話的耐性和言語藝術,說得清清楚楚,就是好來好去。」 Text & Coordination: Lam Wing Kee Photo: Kaon Art Direction: Denise Seto Assisted by: Linda Seto Videography: Matt Chi Makeup : Ling Chan@ ZING the makeup school Hair: Vic Kwan@ ii Alchemy Hair & N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