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8-羅蘭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Not-found / MSW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8-羅蘭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8-羅蘭

Lam Wing Kee2018-09-09

要數羅蘭的風光史,除了當過影后、獲政府頒發榮譽勳章外,近期最熱話題應該是碧咸(David Beckham)在其Instagram上載兩張和羅蘭姐的合照,羨慕死全宇宙的女性,非常巴閉。
從影超過60年,羅蘭姐至今仍然熱愛演戲,更會努力改善演技。「我很喜歡入戲院看電影,尤其長者看每天的第一場都很便宜,為甚麼不去看?做演員甚麼戲都要看,中文或外語片我都看,就當認識一下外國文化,而且以前和現在的演藝方法不同,所以我們都要跟著時代走。有時看自己的戲,都會覺得做得不好,希望下次做到最好。」羅蘭姐也喜歡煲劇,但經常開工或約朋友吃晚餐,回家已經沒時間,「有時聽到朋友說某部戲好看,我都會在手機看劇。」

最蠢老人家
與時並進的羅蘭姐跟你我一樣使用智能電話,但她笑言自己很蠢,不喜歡用Whatsapp溝通,
所有約會和工作安排都靠她用筆和簿白紙黑字記下。「如果選舉『香港最蠢老人家』,得獎者一定是我,我識打*32聽留言,只懂看Whatsapp但不懂回。為甚麼我不學用Whatsapp呢?因為我覺得把口是用來說話,我想約食飯,發訊息要等對方看完再覆,我可能整晚都在等,通電話就可即時知道結果。演員每天收很多通告,我吩咐PA姐姐,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在電話說明哪場戲,我清清楚楚寫下,不像智能電話,推一推就不見了。」羅蘭姐多年來沒有請助手,幾年前才開始請菲律賓家傭幫忙照顧。「這麼多年我都沒有助手,以前一直都是自己照顧自己和媽媽,有甚麼重要的事就立即寫下。早幾年TVB和醫生都提議我請個人幫忙,出入幫手拿東西都好,所以我三年幾前開始請工人。」


英語和國語 拍攝當日工人姐姐一直陪伴羅蘭姐,偶爾聽到他們以英文閒聊,有來有往,沒有冷場,原來羅蘭姐以前和幾個女朋友一起學過英文。「小時候香港打仗,和平後想再讀書,但當時交學費都很困難,後來有朋友帶我去看人拍戲,無意間入行,之後和幾個女朋友日間去讀英文,夜晚拍戲,老師知我們沒時間做功課,就幫我們補習,由ABC讀起,最後通過了中一的考試。不過在1960年我簽了公司,兩樣要取捨,拍戲沒時間讀書,結果放棄了讀書,繼續拍戲至今時今日,每件事都是講緣分。幸好當時讀了幾年英文,否則現在就請不到菲傭了,現在總算溝通到。」英文難不到羅蘭姐,反而普通話卻最令她感到困擾。「多年來,我覺得最大的障礙可能是普通話,我說的是很普通的國語,要做普通話訪問就真的很困難。」羅蘭姐笑說,人人都會遇到困難,她是天主教徒,遇到困難時就會祈禱,每次都

英語和國語
拍攝當日工人姐姐一直陪伴羅蘭姐,偶爾聽到他們以英文閒聊,有來有往,沒有冷場,原來羅蘭姐以前和幾個女朋友一起學過英文。「小時候香港打仗,和平後想再讀書,但當時交學費都很困難,後來有朋友帶我去看人拍戲,無意間入行,之後和幾個女朋友日間去讀英文,夜晚拍戲,老師知我們沒時間做功課,就幫我們補習,由ABC讀起,最後通過了中一的考試。不過在1960年我簽了公司,兩樣要取捨,拍戲沒時間讀書,結果放棄了讀書,繼續拍戲至今時今日,每件事都是講緣分。幸好當時讀了幾年英文,否則現在就請不到菲傭了,現在總算溝通到。」英文難不到羅蘭姐,反而普通話卻最令她感到困擾。「多年來,我覺得最大的障礙可能是普通話,我說的是很普通的國語,要做普通話訪問就真的很困難。」羅蘭姐笑說,人人都會遇到困難,她是天主教徒,遇到困難時就會祈禱,每次都可以迎刃而解。

不退不休
羅蘭姐年過80歲仍然非常醒目和健康,拍戲可以帶給她樂趣,所以她一直堅持不退休。「退休後很容易無所事事和亂想東西,我不懂打麻雀,又不會唱卡拉OK,義工或探訪不是每天都有,也不能每天在家不停抹。醫生都說有工作寄託是最好,我擔心不工作兩年就會退化,所以我繼續工作,只要工作不要排得太密就可以,開工很開心,個個都熟,見到大家很開心,不會覺得累。」70年代初粵語片式微,當時羅蘭姐擔心沒有電影拍,但原來只要努力就自然會有工作,再艱難的日子都會過。「現在年紀大了,記性沒這麼好,但不怕啦,慢慢來,拍戲可以NG,所以不用擔心。我小時候見過香港打仗,見過餓死人,所以我一直都很珍惜食物。我希望我仍有能力時,可以做多些善事和義工,盡量幫人。」

可以迎刃而解。 不退不休 羅蘭姐年過80歲仍然非常醒目和健康,拍戲可以帶給她樂趣,所以她一直堅持不退休。「退休後很容易無所事事和亂想東西,我不懂打麻雀,又不會唱卡拉OK,義工或探訪不是每天都有,也不能每天在家不停抹。醫生都說有工作寄託是最好,我擔心不工作兩年就會退化,所以我繼續工作,只要工作不要排得太密就可以,開工很開心,個個都熟,見到大家很開心,不會覺得累。」70年代初粵語片式微,當時羅蘭姐擔心沒有電影拍,但原來只要努力就自然會有工作,再艱難的日子都會過。「現在年紀大了,記性沒這麼好,但不怕啦,慢慢來,拍戲可以NG,所以不用擔心。我小時候見過香港打仗,見過餓死人,所以我一直都很珍惜食物。我希望我仍有能力時,可以做多些善事和義工,盡量幫人。」


成功
香港人都很喜歡和尊重羅蘭姐,得過女主角獎甚至榮譽勳章,但她仍覺得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香港人。「2002年香港政府頒榮譽勳章給我,那幾年得到很多獎,已得到很多獎了,很多謝香港這麼多市民支持我。不過我不算成功,我是普通的香港市民和演員,只是我的工作會在電視或電影上出現。大家很尊重我,畢竟年紀大,坐車都會有人讓位、可以用八達通兩元坐車。」羅蘭姐總是笑容滿面,不慍不火,對任何人都淡定有禮。「開不開心是在乎自己如何想,每個人的反應和要求不同,開心可以讓身體機能更好,樣也靚些。現在沒甚麼會令我生氣,不過我年輕時不開心,那時社會很艱難,甚麼都靠自己,供樓供車水費電費,一看到那些單就頭暈,不過再不開心都過去了。我最不喜歡人們講大話,以前知道男朋友說謊,就會很生氣,一次、兩次,第三次就不要了。」羅蘭姐的願望是世界和平,大家開心生活。
 
1971年 加入TVB。
1994年 憑《七月十四》提名第1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1997年 憑《七月十三之龍婆》提名第1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00年 憑《爆裂刑警》獲第1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第5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女配角、第6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女演員。
2002年 獲香港政府頒發榮譽勳章;在《萬千星輝賀台慶》中獲萬千光輝演藝大獎。
2014年  憑《掃毒》提名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8年 獲頒《JESSICA旭茉》成功女性大獎。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Raymond Chan
Location: Three on Canton@Gateway Hotel


編輯熱選: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