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影time-lapse 90後女生走出抑鬱深淵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Lifestyle / Leisure / 全靠影time-lapse 90後女生走出抑鬱深淵

全靠影time-lapse 90後女生走出抑鬱深淵

Tiffany Fung2018-02-04

常言道,時間可以沖淡一切,那需要按下多少次快門的時間,才能沖淡一個人的憂傷?愛日本和攝影的他曾跌入抑鬱症的黑洞,生命失去光彩。直至他接觸到縮時攝影(time-lapse),讓他重新找到存在的意義。
第一次
咏欣跟哥哥一樣,非常喜歡日本和攝影,尤其喜愛拍攝風景照。咏欣最初不懂縮時攝影,只緊隨哥哥,在一旁觀察他拍攝《東京風景》。他真正開始落手落腳卻是2016年7月,拍攝新一段縮時影片《關西風景》。「關西有五縣兩府,特別之處在於每個地方的人文風景都不一樣,去多次都不會厭。哥哥於2015年下半年拍了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就要我獨力完成,可以說是從零學起。」咏欣的第一次縮時攝影經驗並不順利,「那次我於下午4點上了神戶的摩耶山,尋找最佳位置和角度,預備6點拍攝日落。過程可說是膽戰心驚,因為要時刻留意相機設置,又擔心成品的變化不大,非常緊張。最後我發現山上根本不能看到日落,改為拍夜景了。」
121
121
121

關西風景 製作這段5分鐘的縮時影片《關西風景》,咏欣和哥哥前前後後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我們會拍下多張原檔照片(raw),再逐張修圖,才將一張張照片拼湊成一段縮時影片。起初做後期製作時很徬徨,因為照片要切合故事時序,又要配合音樂輕重,需要花很長時間構思。不過當作品開始成形,看到大自然神奇又漂亮的光影變化,感覺真的很滿足。」這段縮時影片獲得了2016 亞洲電子藝術節(職業組別)動畫部門大賞和日本文部科學大臣賞,讓更多人欣賞到他們眼中美麗的風景。

香港風景 日本是很多香港人都喜愛的地方,那香港亦是一個討人喜愛的地方嗎?「我現正拍攝的《香港風景》,想讓大家知道香港不是只有山頂和菠蘿包,還有大東山的芒草、嘉頓山的日落、旺角的街景、飛鵝山的日出等,希望更多人會喜歡我眼中的香港。」《香港風景》與《關西風景》的概念類似,截然不同的是咏欣會以全iphone拍攝,「很多人經常說香港是文化沙漠,喜歡攝影的人卻買不起器材。我卻認為創意永遠不會被器材局限,iphone有很多非常好用的apps,只需要手機和腳架,就可輕易拍出縮時影片,所以有idea就要去實行!」問及咏欣會否以《香港風景》參賽,他卻說:「每次拍攝都不是為了參賽,我只會在意影片能否表達我的想法和做到理想中的效果,不過我都想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給予我改善的意見。」

走出抑鬱 《關西風景》對咏欣來說意義重大,除了讓他有更多機會遊走日本,更讓他走出情緒的低谷。「當時我的情緒變化很大,只會很開心或很傷心,並沒有平靜的一刻,夜晚又會無顧哭泣,每天都很想死。於是我上網搜尋資料,做了一個抑鬱症測試,45分滿分,我有43分,即係就死啦。」咏欣患病停學的一年間,到日本拍下了《關西風景》,讓他走出抑鬱的深淵。「拍攝時有很多東西要注意和擔心,根本沒有空餘時間想不開心的事情。這段縮時影片讓我覺得我不是一個廢青,亦讓我找到生存和旅行的一點意義。」

成為同行者 咏欣做完網上抑鬱症測試後,決心求助,竟讓他找到了理想的職業。「我一直以為護士只負責打針派藥,想不到他們會照顧病人的情緒,他們的說話更可成為病人的心靈支柱。還記得當時護士叫我記住要好好生存下去,還說希望下次會見到我,令我十分感動,原來有人會重視我的存在。」咏欣現正修讀護士課程,希望以過來人的身分與病人同行。「抑鬱症病人一定要勇敢承認自己有情緒病,不要害怕被標籤,因為你不單只有自己一個,只要你願意講,會有很多人陪伴你。」抑鬱症不是感冒,不可以一時三刻復元,更有機會復發。無論如何,咏欣都千叮萬矚大家不要自殺,「我早陣子收拾房間時發現自己曾經寫了3封遺書,現在重看都會想哭,都會感覺到當時有多絕望,不過我現在知道萌生自殺念頭只是病癥之一,不是我真正的想法。」

風景一直都在 抑鬱症病人會覺得世界很黑暗,沒有光和顏色,其實他們可以嘗試踏出自己的空間,就會發現風景一直都在。「若然我有機會拍攝送給抑鬱症病人的縮時影片,影片的開頭一定是黑漆漆的畫面,只有一個人在哭,不過這個人之後會嘗試走出去,一直走,他會看見星空、日出等不停轉換的風景。我希望抑鬱症病人可以堅持走下去,看更多更多的風景。」

李咏欣 24歲、喜歡攝影 中文大學日本研究畢業生 中文大學研究院學生 曾在日本名古屋留學 JLPT 日語檢定一級 2016 亞洲電子藝術節(職業組別)動畫部門大賞、日本文部科學大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