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生活日常 Justine Yeung楊應琪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work / Career Women / 攝影生活日常 Justine Yeung楊應琪

攝影生活日常 Justine Yeung楊應琪

Lam Wing Kee2017-04-26

個子嬌小、擁有一張童顏的Justine Yeung(楊應琪)是《狂獸》、《明日戰記》、《寒戰》的指定劇照攝照師。一年中有三分二時間花在捕捉電影的精彩瞬間,無論片場是火海還是深水,都能看到她嬌小卻舉著巨大相機穿梭的身影。入行十多年,多年來從一而終從事拍攝工作,雖然不時要上山下海捱更抵夜,但她卻樂此不疲。「電影讓我每天都可接觸新東西。每天拍攝的東西都不同,就會有不同的玩法,心情也會不同。」家人朋友都擔心她長時間工作會沒有了自己的生活,但Justine卻笑言,拍攝和生活根本分不開。「一年可能分開有兩個月時間休息 ,我很珍惜放假的時間,多和家人和朋友見面,亦很喜歡每年找一個新地方去旅行、參觀不同的展覽。」


說起電影劇照師,你可能會聯想到剛陽味十足的攝影師,但眼前的Justine個子嬌小,有如鄰家女孩般質樸。當她拿起「滅聲箱」連相機,卻非常駕輕就熟。「我很喜歡Annie Leibovitz(美國肖像攝影師),她的人像照很厲害,每張相都很有故事性。我也很喜歡拍人像,希望可以像她一樣堅持下去。」 御用攝影師 由於電影幕後工作要捱要體力,一向都以男性居多。曾經修讀Communication、想過做時尚攝影師的Justine,十多年前在紐約讀書時經從事服裝指導的室友介紹到?Shya-la-la(著名攝影師夏永康Wing Shya的創作室)做暑期工,當影樓攝影助手。 「我很喜歡拍攝,最初在影樓做暑期工,然後在朋友介紹下參與電影劇照工作,就一直做到現在。」我們在雜誌或網上看到的劇照,全部都是由劇照師操刀,這個角色要跟隨大隊上山下海,為了捕捉每個鏡頭,付出了不少汗水和心血。「拍照的時候需要用隔音設施、不能用閃光燈,因此必須學習借助現場光。雖然整個電影是個很大的團隊,但是我這個部門只有我一個人。」每套電影平均有一至兩千張劇照,最後被選出的只有十多張甚至更少,早期的菲林機年代,連菲林數量都有限制。「這行的女性比較少,但由於我身材嬌小,方便左穿右插一些比較難進的位置。劇照師必須捕捉到決定性的一刻,因為演員一直演戲,時機錯過就錯過了,回不了頭。隨著經驗累積,就會預測到甚麼時候會出現決定性時刻。」身為工作團隊中的少數女性,Justine表示大家都很疼錫她。「對於女性來說,最大的難處就是要熬夜。因為很多電影都在晚上拍,這點對女性來說不是很好,反而體力對我來說還算OK。」Justine平日習慣用iPhone記錄工作和生活,特別鍾情光影對比強烈的景物, iPhone的夜攝能力可輕易拍出電影感的相片,而她亦特別喜歡逆光拍攝,以「輪廓光」勾勒出主體外觀。


把握機會 劇照是用相片說故事,帶出電影的賣點,從而吸引觀眾入場。由於電影劇照不能重拍,Justine說前期工作非常重要,要預先與導演溝通主題、在正式開拍前把畫面先想好。「基本上Roll機後我便開始拍攝,只要有演員就有我,他們放工我也可以放工。香港電影通常都很匆忙,每個鏡頭我只有一兩次的機會。」Justine很滿意即將上畫的《狂獸》中的劇照,當時去韓國三個星期拍攝潛水和狂風大浪,她要先考獲潛水牌才能參與拍攝。「片場內有個9米深的水池,裡面放了一隻爛船。我們就這樣在水裡拍攝了7天,雖然很辛苦,但真的很有趣很好玩。第一天拍攝時,我是有點害怕,但後來慢慢習慣了,可惜最後被四面八方的人造浪打壞了一部相機。我已用保鮮膜包著,但還是壞了。這是比較少見的。」其實早在初入行時,她就已經明白這行的艱辛,「剛剛入行時,有個冬天在上海拍攝古裝片,因為沒有想到要從早上6點站到晚上12點,天氣很冷,加上準備不足,腳趾都是全冰。那刻我終於明白穿兩雙襪子的重要性。」她又特別難忘拍攝《救火英雄》時,同場有謝霆鋒、余文樂、任達華等,是部很man的消防戲。整個戲內有很多火、水、塵爆這類的場面,當時是跟進到火場拍攝,有一幕是主角們在大火中救火,室內熾熱兼濃煙密佈,因為防毒面罩有限,我只被分配一個N95口罩便要進入火場拍攝。導演叮囑我要盡快拍出來,那次真的很辛苦,至今仍很難忘,演員們亦都很敬業。」 Profile 楊應琪 Justine Yeung 劇照攝影師 從事電影劇照攝影工作多年,十年來iPhone、Mac機不離身,大部份時間在夜間工作或室內攝影廠境,為多部著名電影及多位影視紅星拍下經典場面和寫真,拍過大小爆破場面、火場、水災,和武打特技,是香港電影業少數的女劇照攝影師,作品包括《寒戰》、《竊聽風雲2》、《李小龍》、《救火英雄》、《暴瘋語》、《彊屍》、《金雞sss》、《金鴨》、《三少爺的劍》、《北京遇上西雅圖2》、《狂獸》、《明日戰記》等。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Eddie Tam


編輯熱選:

Tag: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