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黃錢其濂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Not-found / MSW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黃錢其濂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黃錢其濂

Esther Chan2016-02-21

黃錢其濂 Elizabeth Wong
前社會福利署署長

人應該控制失敗,最重要是跌倒後要懂得爬起來,才是所謂的失敗乃成功之母。

為人民服務
黃錢其濂,第一代高級女公務員,出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及衞生福利司期間,為香港制定惠民政策,為民服務。在任25年,為證明自己的實力,提早退休,循選舉成為當時的立法局議員,為民請命。其後,隨夫移居外地,退而不休,從事寫作,近年回流香港,毛遂自薦教英文。黃錢其濂的人生多姿多采,源於她愛不斷創新的精神。

戰後來港,黃錢其濂的爸爸錢山於聖士提反中學教書,堅持給予女兒最好的教育,結果她於拔萃女書院畢業後,考取獎學金入讀香港大學英國文學系,畢業後在聖保羅男女中學當英文教師,成為戰後第一代受良好教育的職業女性。「當時的傳統女性都以『無學為德』,好些漂亮的女同學17、18歲未畢業,已有人作媒嫁人,此後以丈夫的成功行先,社會地位都來自家族,對他們來說,嫁得好已經是成功之道。那個年代,拋頭露面都為了搵食。」但當時她已有女性要靠自己來興家的信念。她的成功之路最先歸功於兩個人:丈夫及傭人。

丈夫鼓勵尋夢
「我的丈夫是則師,是新西蘭華僑,他鼓勵我尋找自己的夢想。除了丈夫的支持,家中亦有一位馬姐幫忙,她對我的子女視如己出,令我可以不用掛心家事。我喜歡教學,熱愛寫作,但1968年暴動,社會動盪,我辭去了教職專心寫作,把文章賣到外國媒體,本以為可以全職寫作,怎料1969年社會回復平靜後,文章竟然賣不出。」於是她重投職場當公關助理,卻因懷有次子而被西人上司揶揄 ‘It is not the productivity we expect!’,「他言中有物,當時的人仍對已婚女性有偏見。」這種種歧視當然沒有磨滅她的意志,反而因此積極地去投考政務官,挺著肚子的她因為語言優勢獲聘用,亦因此改寫了她的人生,成為港英政府年代的華人精英。

1969年黃錢其濂加入政府當政務主任,向來想法多多的她早已為自己定下工作法則:做自己認為合適的一套,努力突破。「我不愛例牌,說話不轉彎抹角,亦相信自己的一套,大膽創新。」在財政科工作7年,當時的上司、前布政司夏鼎基,帶著這位不懂打字的秘書到不同國家開會。她銳意檢討稅務制度,大膽提出免去利息稅。「70年代在銀行存錢是要繳交利息稅的,我發現收取稅款時,要用2元的成本才收得1元稅收,十分不划算,當時由稅務部的人提出不收稅是很罕見的,但我認為取消較合適,結果在1975年正式取消利息稅。」

黃錢其濂回憶,當年市民信任政府官員能為他們爭取福利,而她也本著為市民服務的精神,在不同的部門落力改革。80年代尾,她上任社會福利署署長,籌備推出長者咭,並大刀闊斧實行70歲以上長者不用申報資產而領取生果金,這利民紓困政策是她備受肯定的功績。「當時我見到很多老弱的長者,手持拐杖、沒有牙、沒有記性,所以70歲以上的長者不用申報是很合理的事。至於提出65至70歲的長者可以申報資產領取生果金,是給予有需要長者的一種選擇。」對於今年推行的長者生活津貼要求長者倒過來自我申報資產,黃錢其濂坦言在執行上擾民及有難度,「生果金應該是一種回饋,令長者少一點擔憂,活得有尊嚴。」




為民請命
不說不知,原來今天社會福利署的「互」字標誌正是她構思的。「70年代,根本沒有多少人認識社會福利署,不知道這個機構的功能。我認為這個機構是服侍市民的,於是建議用兩隻手建構成一個『互』字,助人互助,這個標誌沿用至今。而當年是由我去信地鐵(現稱港鐵)要求給予長者優惠,想不到今天我也是長者咭的受惠者。」

談到人生中的挑戰,黃錢其濂坦言是退休前出任衞生福利司的時期,她形容為成績不夠理想的一段日子。「1990年我們重整架構成立醫院管理局,當時跟38個工會研究服務條件,那段日子好辛苦,當時已預見到成功在望,但成功是失敗的開始。皆因當時公私營醫院的配合未做好,亦要處理因公立醫院質素提升令病人湧來的資源問題,當時已見到問題的存在,還記得報告一出談到部分服務要收費時,差不多天下大亂。」那一役是黃錢其濂認為最具挑戰的一次,但因為當時已屆退休,未能繼續跟進問題。

失敗是成功的基礎
她說得輕鬆,「官場也有傷感時,有時攀升,有時被人爬頭,但最重要是盡力而為。我是一顆星,有上有落,我不怕失敗,因為今天的失敗可能是明天成功的基礎。在任這些年間我從來是開門見山,從不說假話,這或許是我的缺點,但我相信跟我合作的人會接受到。」

退休一年,黃錢其濂曾獲挖角,但她卻再一次作了與眾不同的決定,選擇用另一個途徑重新服務市民。「當時有不少人跟我接洽,但我覺得有利益衝突而婉拒了,最後跑去競選立法局議員。那時丈夫笑說『無眼見』,帶了孩子去旅行,想不到回來時我已當選了。」對於當時的決定,她解釋說:「出入官場太久,身邊都是恭維的說話,聽不到負面的聲音。我覺得那是為民請命的時候了,也想知道香港人怎看我。我支持人權、民主、法治。」

結果黃錢其濂在1995至1997年間當上立法局議員,直至回歸時,因她擁有外國國籍而落車,但那段日子她也感滿足。「我到灣仔天橋拉票,很有誠意地跟市民握手,大家都很友善,可能覺得曾經高高在上的官員,其實也是普通人。」

回歸後,她跟丈夫一度移民新西蘭,後到澳洲幫女兒照顧兩個孫兒。她的女兒現為澳洲的糖尿病權威專家,繼承了母親的能力。「我認為,每個人有不同的抱負,有不同的理想,所以每個人的成功之道不盡相同。不少女性以嫁個好老公為目標,這也可以。從小我已教子女,人最重要是滿足於自己的人生,不要遇上挫折就灰心,被失敗控制了。人應該控制失敗,最重要是跌倒後要懂得爬起來,才是所謂的失敗乃成功之母。而我覺得現代女性是非常『靠得住』的,從不退縮。」

做個講道理的官員
身為前高官,黃錢其濂坦言預見到近年社會的緊張局面,貧富懸殊加劇、樓價攀升,也是預計到的。「兩年前我回到香港已感到氣氛緊張,原因是年青人看不到將來,而曾經作為改善生活階梯的『居者有其屋』竟然取消了,令基層市民難以走上中產的路。」今天的高官林鄭月娥、曾俊華及前特首曾蔭權也曾是她的下屬。「林鄭月娥、曾俊華是很能幹的人。做官員的,只要是講理的,市民都願意聽我們的解釋。其實現在官民的爭拗是信心、信任的問題,因為有權者無票、有票者無權,於是產生矛盾,期望2017年普選,可望改變現在的局面。但香港的好處正正是可以『亂噏』,言論自由,我們可以發揮自己的力量。」

從政多年,黃錢其濂說,即使現在乘坐的士,司機都會親切招呼,「的士司機常聽時事新聞,如果他們不認識我,那就是我失敗了。早前我到醫院覆診,聽不到傳聲筒在叫我,有個市民走過來提醒我。香港人好善良,我很高興。」

退休後她重拾筆桿寫作,回流香港2年,更主動接觸香港的補習社教英文,繼續點亮別人的人生。「現在我在整理學習英文的筆記,作日後出書之用。我好喜歡教育工作,在政府這些年我最愉快是做音樂事務統籌處音樂總監及成立演藝學院的時候,那數千位學生都印在我的腦海裡。我雖然年紀大,但我會用積極的態度去面對,盡可能將我的知識傳授給下一代。」

Text: Wincy Chan
Portraits: Raymond Chan
Art Direction: Rubik Wong
Wardrobe: HÈRMES
Location: GOLD

簡介
生於上海,1949年移居香港。畢業於香港大學英國文學系,曾任教聖保羅男女中學英文教師7年及從事寫作。父親錢山是上海國光中學創辦人兼校長,曾於香港聖士提反中學教書。

1969年
加入香港政府擔任政務主任,於財政科工作7年,其間主張低稅率制度,取消銀行利息稅。
1977年
晉升為助理財政司。
1981年
出任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副署長,推動成立香港演藝學院。後曾擔任副民政司、副民意審核專員、副地政工務司、副文康市政司(康樂及文化)等。
1987年至1990年
擔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推出長者咭,並實行70歲以上長者不用申報資產領取生果金。
1990年至1994年
出任衞生福利司,後晉升為布政司署司級政務官。
1995年至1997年
提早退休參政,成為立法局議員。
2000年
與丈夫移居新西蘭及澳洲,從事寫作。其間出版《虹城》及《花而山》兩本英文書及在澳洲演藝學院NIDA深造導演藝術。
2011年
因丈夫健康回港定居,並主動聯絡香港補習學校教授英文。並繼續從事寫作。
2013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14年
出版著作《精通英文》,結合她教英文的學問與經驗。
121
121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