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4 - 于紅梅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Not-found / MSW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4 - 于紅梅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4 - 于紅梅

TiffChan2016-02-24

于紅梅 Yu Hongmei
著名二胡演奏家/ 中央音樂學院教授/ 民樂系主任/ 碩士研究生導師

生命的旋律
從兒時到現在,于紅梅一直是大家眼中的焦點:4歲登台,之後各種演出、比賽和表演等應接不暇,諸多獎項從來不缺,在國際上更是聲名卓著。而優雅淡然的她,重視的不是那些多到數不清的榮譽和獎項,而是自己為中國文化的交流和傳播做了甚麼。如今的她,身兼管理和教育兩職,亦將自己的藝術事業和幸福家庭打理得完美無憾。「接觸的東西愈多,愈能使自我的人生豐富,多方面得到提升,也能使自己的音樂更有生命力。」

考入中央音樂學院附中的于紅梅,受教於著名二胡演奏家張韶先生。後以優異成績升入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本科,期間還與諸多大師學習了高胡、中胡、板胡等民族拉絃樂器,畢業留校任民樂系教師。之後師從著名音樂理論家、民族音樂教育家藍玉崧教授和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劉長福教授。作為這麼多大師的得意門生,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于紅梅沒有任何驕奢之氣,親切的笑容和和聲細語,一如她的琴音般迷人,說及自己多年的藝術生涯,她謙遜而隨和:「每次聽到觀眾發自內心的熱烈掌聲,令我很感動。這和開場前禮貌性的掌聲是完全不同的,那是理解之後的共鳴。而這不僅僅是我自己的成功,也是我們民族音樂和民族文化的成功。」

于家有女初長成
1983年于紅梅在「泉城之秋」音樂會上以《一枝花》的演奏引起音樂界的關注,並被電台、報社以專訪介紹,那時候,她才10來歲。小小年紀的她台風穩健,毫不怯場,而追溯她的演出生涯則更早至4歲,她在呂劇中扮演祥林嫂的兒子阿毛,稚嫩的嗓子唱起來字正腔圓,特別逗人喜歡。外表溫文爾雅的于紅梅笑言自己其實小時候膽子特別大,從不怯場,曾經以為自己今後會走上表演藝術的道路,卻在二胡藝術上建樹卓越。「父母覺得器樂藝術是歷久彌新的,能陪你一輩子,並且讓人更有內涵;而表演只是某個時段的事情,所以他們替我選擇了二胡學習。」父親是呂劇團的英俊小生,母親特別喜歡舞蹈藝術表演,藝術世家的環境給于紅梅太多潛移默化的影響。「家人很愛我,在我身上投注了很多精力,可以說是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培養我。」自小就有藝術天賦的她,開始時其實並不理解父母為甚麼為自己選擇了二胡:「剛學習的時候,不是特別喜歡,那時候更喜歡動感的表演,但是通過學習以後,就越來越感興趣,尤其是在1982年正式登上舞台的時候,那次我才練了不到三個月,結果演出效果特別好,結束後還返場了好幾次。那種和聽眾情感上的共鳴,讓我特別驕傲、特別有成就感。」

相信自我
在于紅梅的字典裡,幾乎沒有困難二字。「小時候我很活潑,不是很能坐得下來,當然練琴這麼枯燥的事情,也不是一開始就很甘之如飴,也被父母打過罵過,但是後來感受到它的魅力後,就一直很自覺。那時候每天練,漸漸就被二胡的音色和旋律吸引,被那種和心靈共鳴的感受吸引,開始愈來愈喜歡它。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那就不存在任何困難,甚麼都是可以克服的。」調侃自己現在每天不摸一下琴,來上幾段曲子,這一天便會覺得少了點甚麼,可見這樣的喜愛已經植根到骨髓之中。

于紅梅說自己一直記得當初受邀到卡耐基音樂廳演出時候的事。「當時獲得了一個世界級青年演奏家大獎,主辦方接著邀請獲獎者在紐約、巴黎、香港等地舉辦音樂會。」為此,她說自己既開心也期待:「那個地方在我們眼裡是神聖的,那是世界級演奏家的一個入場券,要有相應的能力和水準才能獲得邀請。」激動的于紅梅精心挑選曲目,反覆地安排演奏的順序,但是還是很擔心效果。「下飛機的那天,主辦方來接我的人說,我的演出票全賣光了,當時覺得很驚訝,然後又想是不是都是華人來捧場,因為離家太久了有民樂演奏才來的。」她笑言雖然對自己的表演很有信心,但還是忐忑好奇,結果到演出當天,一上場就小兒女心態的觀察了一下觀眾,結果發現華人其實只有三分之一。「這樣的認可給了我巨大的鼓舞,現在還能清晰地記得當時演奏的所有曲目。從最經典的《二泉映月》開始,我一個人平心靜氣地拉,也能感覺到觀眾連呼吸都與旋律同步。最後演奏了三場加演,把我準備的曲目都演完了。」

音樂無國界
演奏風格真摯淳樸、細膩感人、充滿激情,完全達到人琴合一狀態的于紅梅,用琴音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在繼承和發揚傳統音樂的同時,與國內外多位作曲家、演奏家合作,演奏了大量現代音樂作品。她創建並參與了「卿梅靜月」—中國民樂演奏家重奏組,致力於當代民族弦樂音樂的發展與創新,也讓更多西方人認識了中國民樂帶來的迷人魅力。「我們對西方音樂其實已經有很多瞭解,但是西方還不見得瞭解我們的古典音樂。所以我希望能夠盡可能地深挖下去,能連貫完整,也能創新,要讓它成為中國符號的象徵之一。」于紅梅堅持內心的目標和方向,不管是自己的藝術歷程,還是自己的教育事業:「現在國家也都很重視民樂,在這樣好的大環境下,就應該更有條件去讓更多人瞭解。音樂是無國界的語言,不懂民樂,不代表觀眾不會受感動。記得一次到烏克蘭,與烏克蘭國際音樂節交響樂團合奏,演奏了20分鐘,曲目是江姐在獄中的時刻,他們當然完全不懂這個故事,但是樂隊的樂手們一樣淚流滿面。這樣的感染和共鳴,就是音樂最大的魅力。」

天蠍座的于紅梅,外表上完全讓人感受不到天蠍的強勢,但絕對的責任心和完美的追求卻在她的性格中貫徹始終:「之前專注於教育和自己的藝術,後來擔任了系主任,開始向管理靠近,很多人會問我會否擔心管理的瑣事影響自己的藝術提升?其實站的角度不同,處理事情的方式不同,接觸的人不同,都會使你的人生豐富起來,越是豐富的人生,越是能夠充實自己的音樂情緒,相得益彰。雖然需要多些付出,但是這樣的付出其實亦是快樂。」近年創建並參與了「卿梅靜月」中國民族室內樂團的于紅梅,致力於當代民族弦樂音樂的發展與創新,正向世界展示她獨特的演奏風采和中國音樂的藝術魅力。

付出亦是快樂
責任心極強的于紅梅事必躬親,雖然犧牲了很多自己的悠閒時光,但充實的生活令她充滿活力:「我不是專業管理人士,但知道真誠待人是前提。學院裡都是搞藝術的人,他們的想法很簡單,真誠而自信,管理也就是花多點時間罷了。」會不會影響到給家庭的時間呢?說起自己幸福的家,她一改淡定,連眉眼都亮了起來,可見有多麼的幸福與滿足。「丈夫是美國人,從事多媒體藝術方面的學術研究,我們是因為對藝術的共同愛好走到一起,兩人都喜歡安靜,可以一起靜靜的看書,說話,就已經夠輕鬆開心了。他對我的事業也非常支持。我們都是在教育機關工作,每年有假期,便可以很好地利用這個時間陪家人度假,同時也練習自己的琴。」

提起女兒,于紅梅更是連語速都開始輕快起來:「我們不會給她設定甚麼,只是給她足夠的條件讓她能自由發展,音樂美術她都很有天賦,前段時間熱播的拿了奧斯卡最佳音樂獎的《冰雪奇緣》的主題曲,她幾遍就學會了。平時她也會跟我學琴,也練鋼琴。最有意思的是,科學上的知識她也很喜歡。」說度假時候,女兒會對著漫天繁星告訴媽媽,這是甚麼星座,那是哪顆星星,還會和媽媽說星星們的傳說;女兒會告訴媽媽恐龍有多少種類,生活習性都是怎樣的。「我都不知道她是從哪裡看來的,所以我想應該是給她一份合適的土壤讓她完美成長就好。」

Text: 覃芳萍
Photo: Jay Sin

簡介
現任中國音樂家協會二胡學會副會長。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胡琴專業委員會副會長。中央民族樂團客席獨奏演員。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客座教授。專輯《于紅梅二胡協奏曲專輯》榮獲第四屆中國「金唱片」獎;專輯《迷胡》榮獲在美國舉辦的Indie Awards「世界獨立唱片大獎」之「最佳世界民族音樂獎」。這是自此音樂大獎設立三十多年以來第一位華人音樂家獲此殊榮。

1989年
榮獲ART杯國際民族器樂比賽專業青年組第二名。
2000年 
參加中國文化部「中國文化美國行」和「法國中國文化季」,得到廣大讚譽。
2001年5月 
榮獲在美國紐約舉行的Pro Musicis International Award「樂府國際音樂大獎」。
2002年 
在美國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舉辦個人獨奏音樂會,成為第一位在此舉辦獨奏會的華人民族器樂演奏家。
2005年
榮獲第10屆霍英東教育基金「優秀青年教師獎」一等獎。
2009年
獲教育部「新世紀人才資助計劃」。
2012年
榮獲第四屆「文華杯」中國民族器樂比賽「園丁獎」。
2014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121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