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音樂人 盧宜均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Work / Career Women / 學霸音樂人 盧宜均

學霸音樂人 盧宜均

Cheryl Chan2019-03-26

麻省理工、柏克萊音樂學院的名校光環,加上自小接受正統音樂訓練,盧宜均 (Anna) 的亮麗學歷,對她的音樂事業,當然有正面影響!誰說讀書無用?只是因為他讀了書卻沒在用!

 

Q:以你的學歷,可以用「學霸」來形容,對你的事業有何幫助?
A:讀書時期,除了接受正統音樂訓練,也會修讀不同類型的音樂課程,令我之後的編曲風格更廣更自由。在大學時期,有幸成為無伴奏合唱團 (Acapella) The Chorallaries of MIT 的音樂總監,一直參加全國比賽,猶如電影《Pitch Perfect》的劇情,我們更贏得美國 New England 區無伴奏合唱團大賽的總冠軍,之後去紐約比賽,很鼓舞,亦令我決定以音樂作為事業,所以才會報考柏克萊音樂學院繼續進修。因為 Acapella 沒有樂器伴奏,要和諧發揮每把人聲,編曲更顯重要,而且要唱得好,對每粒音的敏感度要高,音準一定要好,音樂底子當然要夠厚,所以感恩可以入讀好學校。

Q: 2011 畢業回港工作至今,在這條音樂路上,有沒有想過放棄?
A:頭一年只接散工,幸好 2012 年已開始劇場的工作。至今每項 project 都屬於不同類型,令我一直處於吸收狀態,所以根本沒有時間想到放棄。

Q:覺得香港的年輕音樂人擁有甚麼特質?
A:新一代的音樂人多數都接受過不同類型的音樂訓練,有多元化的 ideas,水準也很高。現在很多小學也要求學生至少學習一種樂器,我覺得是好事。當然也有反對聲音,認為小朋友若沒有興趣便不應強逼,但其實我自己也是學了幾年音樂才建立出興趣,有沒有興趣不是 absolute 的,所以不妨堅持幾年。況且除出興趣,也可培養好紀律,而且音樂/藝術也可開發腦袋的其他部分,視野會有所不同。

Q:你認為這行最艱辛的一點是...?
A:維持生計。因為收入不穩,所以當有工作時也盡量不會推辭,一忙又會幾個月沒有假期、沒有社交。我記得有次完成一個 project 後,和家人外出晚膳,因為真的幾個月沒有外出,所以突然之間在餐廳裡有些迷茫,不知如何適當 behave。

Q:曾經歷創作瓶頸期嗎?如何克服?
A:暫時的創作以編曲佔大多數,所以有時真的沒有靈感,就會聽更多不同種類的音樂,以及閱讀不同類型的文學作品。

Q:身為面對公眾的表演者,總有機會面對負評壓力,你會如何面對或紓緩呢?
A:暫時 haters 不多,因為 followers 也不多吧(哈哈大笑)!任何人也有盲點,每人的批評總有其原因,若是與音樂無關的 feedback,如批評我的衣著或外表,其實聽聽無妨,若 make sense 的也可改善。

Q:短期內有何新發展方向?
A:想將 Acapella 推向主流,猶如美國的 Pentatonix。另外也想寫更多「入屋」的流行曲,因為過去寫的歌都放了在劇場,只得一首在本地樂壇賣出,就是楊千嬅的《風起了》,希望之後可寫多些流行的流行曲吧!

Q:一句想對初入行的自己說的話...?
A:「學好 marketing」,因為即使如何下功夫、作品水準如何提升,若想 reach 到觀眾或開發市場,始終要靠 marketing。當然,現在也為時未晚,但不可能從頭學起,最化算的做法,是與擅長 marketing 的人 team up,然後. 邊做邊學。

 

 

盧宜均 (Anna Lo),多元音樂人,從事作曲、編曲、演奏、演唱、指揮及伴奏。自 6 歲起修讀香港演藝學院音樂課程,主修鋼琴,副修雙簧管。2008 年麻省理工大學 (MIT) 畢業,主修語言學及音樂,為該年 Louis Sudler Prize in the Arts 大獎得主。 其後往柏克萊音樂學院修讀現代音樂編寫及製作, 2011 年畢業。Anna 目前從事幕後製作兼幕前表演,亦參與不同類型的劇場、音樂及舞蹈製作,也從事電影配樂及參與流行音樂製作,曾為黎明、陳慧琳、 楊千嬅、衛蘭等歌手擔任伴唱。2015 和 2017 年分別加入了無伴奏合唱組合(Acapella) Cantone 和 VSing,2017 年 9 月騰訊替她舉辦了個人演唱會《ACAANNA》,全程通過 QQ 作現場直播。Anna 現正積極籌備音樂劇場《維多利雅講》再演的編曲、合唱指導及演出項目。


Text: Cheryl Chan
Photo: Sze Chuen
Location: Hotal Cozi Oasis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