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理論叫「Theory Theory」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Lifestyle / Leisure / 有一個理論叫「Theory Theory」

有一個理論叫「Theory Theory」

Tiffany Fung2017-12-19

有一個理論叫Theory Theory,意即只要加上「理論」二字,所有事情都會變得更具說服力。喜愛說故事的90後女生Bella希望透過不同的公仔角色,將自己的生活理論傳播,讓更多人感染快樂力量。
阿撻 -「願意挺身而出的人就是超人!」
心地善良的「阿撻」是不擅飛行的實習熊仔超人,正因為他飛得慢,反而能夠留意到更細微的事物。他會幫助不小心翻了肚的小烏龜翻回來,亦會扶樹獺婆婆過馬路,所以他在許多人心目中已經是一位貼心又稱職的小英雄。

德笨 -「我的快樂來自身上的包袱。」 「德笨」是經常背著一個大包袱的疲倦小黑熊。在黑熊的世界,長大了就要離開家園,隻身出走探索世界。「德笨」的媽媽很愛錫他,悉心為他準備了一個非常沉重的包袱。這個包袱能為「德笨」帶來滿足感和快樂,所以由出走的第一天起,他便再沒有放下過它。

刀疤潺 -「渴望令自己變強是想讓人安心。」 長得潺弱的小貓「刀疤潺」從小就經常被壞人欺負,每天回家時都傷痕累累。為了令媽媽安心,「刀疤潺」很努力地學習變強。他慢慢發現大部分人都是欺善怕惡的,所以「刀疤潺」決定模仿壞人的外表來保護自己。可是膽小懦弱的「刀疤潺」當不了真的MK仔,手上的刀只是裝飾品,始終未能擺脫被欺負的宿命。

刀疤強 -「陪伴是我給你最大的支持。」 「刀疤強」是一隻高大但不威猛的肥貓,他每次看到表哥「刀疤潺」被壞人欺負,都會自動請纓保護表哥。不過,壞人從未曾因他們的外表而被嚇怕過,每次又笨又遲鈍的「刀疤強」都會跟表哥一起捱打,但是「刀疤強」相信有自己的陪伴,可以令表哥變強。

由平面到實體 最初Theory Theory是一個儲藏插畫的平台,「我很喜歡創造故事角色,讀大學時專注平面創作,想成為插畫師,沒想過要造公仔。」到了大學最後一年,Bella忽發其想,白手畫了一隻獅子,再用家中的「老爺衣車」造了第一隻公仔「愛恩獅坦」。「當時純粹想整隻公仔陪自己,沒有仔細想過它的外型和性格,結果造了一隻樣子有點傻又『串串地』的獅子,現在再造不了跟它一模一樣身形的公仔!」現在Bella遊歷不同地方時,都會帶上「愛恩獅坦」。 Bella造出第一隻公仔後,上載到社交媒體,恰巧被市集負責人看見,便邀請她參與市集,之後陸續有客人想訂造公仔,Bella便將Theory Theory完全變成公仔天地,更將整個Theory Theory的概念變成她大學的final year project。

理論理論 Bella偶然在雜誌上看到一個理論叫Theory Theory,於是套用到她的品牌上,「兩個Theory中,前頭的Theory是屬於我的,後頭的Theory則屬於大家的,我想以自己的生活感受和經歷感動大家,希望將自己的Theory變成大家的Theory。」Bella會叫她造的公仔作「bb」,因為每一隻都由她用心「生」出來,具有自己的個性和經歷。當中不少故事都包含了人生會遇到的困難和不如意事,因為Bella想由自身出發,帶給大家正能量,「我經常說快樂是一種選擇,所以想透過我的公仔,以輕鬆的方式跟大家同度難關。」

最愛「王泰家」 大學畢業後,Bella全職經營Theory Theory,家人都擔心她的工作不穩定,但Bella最後都決定像「王泰家」般,回應和堅持自己的想法。「王泰家是一隻生得很細粒的老虎,只吃素不吃肉。它不明白為何要跟著媽媽設定的道路走,決定聽聽自己內心的想法,開辦農場,種自己喜歡吃的西蘭花。」小老虎「王泰家」最能代表Bella,所以成為她的摯愛角色之一。 「王泰家」不只回應了Bella的想法,亦鼓勵了看故事的讀者。「有一位女生在網上找我聊天,她說非常喜歡『王泰家』的故事,因跟她的經歷很相似。她想在大學畢業後當烘焙師,卻遭家人反對,『王泰家』卻鼓勵了她,讓她走一條不會令自己後悔的路。現在她真的當上了烘焙師,我早前更在雜誌上看到她的訪問,很替她高興!」這位女讀者成了Bella的朋友,亦體現了故事的力量。

一隻「bb」的誕生 Bella即席創作了一隻戴聖誕帽的小恐龍,由繪畫外形、繡上表情、車縫絨布到塞入棉花和發聲小物,每個程序都像逐步給予小恐龍生命,形成一隻有靈魂的「bb」。

創作與生產 經營了Theory Theory 3年多,Bella成長了不少,「剛開始造公仔時,我會抱著nothing to lose的心態,現在卻變得成熟了,會去思考整個business model的運作。」雖然Bella已累積了幾年營運經驗,但她仍有感到困難的地方。「最難是維持創作與生產的平衡,我要創作角色之餘,亦要接客人的訂單,所以創作的時間會給生產的時間分薄。我試過交給坊間的裁縫姐姐做,但質素未能符合我的標準,結果花了很多時間在品質控制上,所以現在仍是靠我自己一手一腳做。」Bella近年少了參與市集,希望Theory Theory不只以同一形式出現,「我會嘗試製作影片和舉辦展覽,發掘更多可能性。」

Photo: Raymond Chan & Courtesy of Interview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