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鉛墨的似水年華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Lifestyle / Leisure / 與鉛墨的似水年華

與鉛墨的似水年華

Tiffany Fung2016-03-26
鉛筆,一件讓眾多建築師愛恨交纏的工具。它感性,筆尖不經意就能把情緒透露。

它輕巧又純粹,相信到現時俄羅斯的太空穿梭機內還一直被重用*。然而,它卻讓人苦惱,筆尖脆弱、容易弄髒畫面,最難過的,是它無常;墨水滲入紙張能站穩腳,但鉛筆只能在運行路徑中擦上痕跡。於是鉛筆的無常就像對抗著建築的本質 — 常在,如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威 (Vitruvius) 說,建築是基於永恆的精神。

自從現代的建築師們遇上電腦繪圖工具,鉛筆築圖對於他們來說,像有點天荒夜談。而鉛筆的使用,在工作效率和時代上也像過了時,也因為鉛筆築圖需要更多的耐力和專注,於是在行內漸漸被淘汰。可以說,我有一半的建築系一年級新生,從沒有抓起筆杆繪製建築圖。

作為一件日常書寫工具,鉛筆跟紙紋那帶浪漫的觸感,力量輕重能形成深淺交錯、抒發性的線條,是它能獨善其身的特點,這些也讓我們不能推翻它的存在價值。另鉛筆築圖雖然要投入更多的耐力和專注,正是這樣,理應是每一位建築師的必修基本課。

因此,這是我的建築系一年級學生都會經歷的第一份功課,媒介:鉛筆與紙。

主題是鳥與城市的軌跡。

觀鳥,它們飛,於是想像我們也能飛。

我們想飛,於是先得觀察是怎樣的構造讓鳥飛。

觀城,它的恆常與和諧,讓我們也想像能參與建城。

我們想建城,於是先得觀察空間是如何被定義和被建立。

* 引用自一個笑話,60年代在蘇聯和美國太空競賽中,美國人花了數百萬美元,為開發一種在無重狀態下能使用的走珠筆。然而蘇聯人是怎樣解決於太空寫字的問題呢?蘇聯人若無其事的說:「我們的太空人用鉛筆。」

Text: Manfred Yuen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