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rand New Jewllery 珠寶革命

Brand New Jewellery

珠寶革命

 

意國出品向來以工藝精湛著稱,由是傳統珠寶業亦以繁複華美,細緻精巧聞名。然而當地近年又開始出現一股有別傳統的新珠寶浪潮,高科技物料、幾何設計、獨特動態為意國珠寶業帶來全新氣象。當中以出身傳統珠寶世家,卻自立門戶的Mattia Cielo為代表。「是時候革命了,我希望開創出屬於第三個千禧珠寶世代!」藉Masterpiece by King Fook邀請,創辦人Cielo特地來港並向我們剖析了新式珠寶這一新潮流的疑問。

 

 

 

憑藉創意思維獨闢蹊徑的Cielo,有著與同業截然不同的思維。「我從未在學校學習珠寶設計,我是讀財經出身,對數字、建築最感興趣!」家族品牌Cielo Venezia 1270令他自小就過著以寶石為玩具的生活。長大後雖在家族公司幫忙,Cielo卻總雄心勃勃,「十年工作令我可以融合建築理念與嶄新物料,創出同名品牌。」2008年於意大利珠寶大獎Italian Jewellery Awards奪得「最佳意大利年青設計師」大獎、2010年英國珠寶大獎UK Jewellery Awards被獲選為「最佳意大利珠寶設計師」、一年後於第廿二屆意大利Compasso d’Oro入圍工業設計獎,進一步令Cielo的珠寶品牌深入人心。

 

J:     出生於珠寶世家,何以選擇自立門戶而非繼承家業?

M:   家族品牌Cielo Venezia 1270在意國確是有代表性的品牌,經典的婚戒鑽飾有一定市場。然而十多年前的我不安於在已發展公司,又或既定框框工作。我希望在原有資源及人脈之上開拓真正屬於自己的新式珠寶。

 

J:   在你心目中,所謂的新式珠寶和傳統珠寶有何分別?

M:   新式珠寶應有全新的藝術價值,由起初誕生至今,意國珠寶業至少有三千年歷史,所以我認為這個年代的珠寶亦必須用上這個年代的科技創作。如立體3D效果,由顏色、體積、重量入手。其次是動感,通過人體活動令寶石和人有互動,令珠寶成為真正屬於你的一部分,而不只是一件死物、裝飾品而已。

 

J:     作為新式珠寶,應具有甚麼特點?

M:   應由物料、設計及實用性有創新。比如Mattia Cielo的,就用上了鈦合金、碳纖維等太空、運動競技賽會用上的物料為核心。而在設計上,會摒棄蝴蝶、花鳥蟲魚等與實用無關又雕樑畫棟的裝飾性設計。實際上,這些金屬最為輕盈又耐磨,而且便於配戴。

 

J:     你提過動感是新式珠寶設計中重要一環,原因是甚麼?

M:   我認為珠寶必須有生命。戒指、手鈪和頸鏈雖有著固定形態,但一旦成為消費者身體的一部分,就是配戴者的自身表達。運動中的寶石帶來光影、色彩和節奏,好比人體的交響樂,不僅帶來視覺效果還帶來感官體驗。

 

 

J:     在設計過程中,新式珠寶和傳統珠寶有何不同?

M:   與其說我們是設計師不如說是我們是產品開發測試員。傳統珠寶,設計師可能只消畫畫草圖,就可以投入工場,通過和工匠溝通,靠經驗針斟打造。然而像Mattia Cielo這類需要活動的工業設計,需要的是精密數據、反覆檢測確保位置完全吻合,裝置可靈活運動,初步草圖後除了用電腦計算好尺寸絲毫不差以外,還需每次製坯,因應成品不斷修改,需時至少一年。

 

 

J:     作為消費者,可以怎樣從新式珠寶中挑選最合適自己的產品?

M:   部分人本身喜歡幾何設計,可能馬上被立體設計吸引,如Fiore圓拱設計。本身目的明確,想用作配襯上班穿著的,可能以極簡設計為目標,例如Anello的簡約線條。款式外,貼合人體線條、靈活度及輕巧也很重要,像蛇形的Bruco及線形Rugiada都可輕易拉開並柔軟環繞手腕,最為舒適。

 

J:     新式珠寶在保養上有甚麼地方需要注意?

M:   曾提過我們處身是第三個千禧世代,新式珠寶亦應貼合日常生活需要。鈦合金及碳纖維除輕盈外,亦相當耐磨,平日洗手洗澡也不影響外觀,不時用乾淨小毛刷輕刷一下鑲石部分已令它持久閃亮。

 

Text: Nicola Lai    Photo: Anson Chiu & Brand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