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患難見真情

本地疫情反覆,市道不景,失業情況惡化,去年 12 月至今年 2 月的失業率由 7% 攀升至 7.2%,為 17 年最高,失業人數達 26 萬。經濟暢旺時,到處都是工作機會,轉職跳槽易如反掌,趕赴履新高就者,不少放下月薪作代通知金,轉身別去頭也不回。但市況逆轉下,保住飯碗就變成首要目標,放無薪假以致略為減薪,成為無可奈何的措施。

Text:C.K. Lee

認識的中小企業,一般的備用資金,由 6 至 12 個月不等,輕資產或具實力的更可達 18 個月。疫情初期,公司大都竭力開源節流,加上政府大手筆推出兩輪保就業津貼計劃,勉強捱過一年半載,但抗疫逐漸變成持久戰,勝利無期下,不少唯有結業收場。

經營了 36 年的娛藝 (UA Cinemas) 院線,月初結束全線 6 間戲院業務,遣散百多位員工。作為本地戲院龍頭,前後半年停業零收入,卻要繼續負擔大額租金及固定開支,即便申領了政府保就業基金,最終不勝負荷,被迫清盤。公司形容結業是痛心及艱難的決定,並向同事、顧客及合作夥伴致意,感謝一起走過的日子 (Thank-you everyone for taking the journey with us)。

更值得留意的是,公司疫情期間沒有解僱任何一位員工,根據僱傭條例付足遣散費外,還額外多給一筆據悉是一個月工資的特惠金,以應燃眉之急,是有人情味的良好做法,應該表揚。

娛藝, UA, UA Cinemas, UA 結業,

另一方面,疫情令旅遊業幾近冰封,先後有多間旅行社結業。以經營日本旅行團見稱的東瀛遊,預計行業短期未能復甦,在農曆新年前遣散全部 120 名日本及歐洲等地長線團的導遊。公司直言就是多等三個月很可能要下同樣決定,導遊的賠償金額有可能因為年前帶團不足而下調,為了讓員工得到較佳遣散費方案,故決定「長痛不如短痛」,協助員工度過年關。


公司動用 2 千萬元作遣散費之用,按 2019 年 1 月的總薪金計算,部分已工作超過 20 年的導遊,將有超過 30 萬元的賠償,更承諾疫後優先再聘請他們,期望得到諒解。我認識的一位資深導遊,表示停工多時,同事已有心理準備,亦滿意公司安排,好聚好散。

這關顧員工的做法,令我想起已故東海酒樓集團的東主鍾錦。當年沙士肆虐期間,酒樓生意大跌,必須大幅減薪始能生存,他在手起刀落之前,先把工資和遣散費一筆過支付給所有員工,然後讓仍願意留下來拼搏的,才接受減薪的新聘任條件。

當順風順水時,企業肯開出優厚條件留人,不算英雄;到逆風患難時,資方仍能盡力善待辭退者,才是好漢。

C.K. Lee, 李志強, Career, Human Resources, 人力資源, 人事管理,
C.K. LEE 李志強
MANAGING DIRECTOR, C K LEE & ASSOCIATES
李志強先生為商業管理碩士,並為英國特許人事及發展學會特許資深會員,創立及主持管理顧問公司超過二十年,為過百家位於亞太區的財富 500 強與藍籌企業出謀獻策,以及培養領導人才。李先生的暢銷管理著作包括《慧眼識英雄》及《成功基因》,並定期於《JMEN》雜誌、《CAREER TIMES》及《灼見名家》撰寫管理專欄,以及在香港新城財經台客席主持《我的事務所》及《財星學堂》節目,與大眾分享管理及職場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