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y Own Way To Go

小時候的我們不會過濾父母的話,照單全收,不知不覺內化了他們的標準,有些更會形成對自己無止境的要求,這在華人家庭尤其常見。就像背後有隻無形的猛獸,令你要不斷驚慌地向前跑,永遠沒有終點。不是說我們不能被「chur」,但希望不是被那非自己選擇的恐懼鞭撻,而是為了奔向眼前的希望和夢想。

Text: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Vivian 從小隨家人移居美國,才 30 出頭,已是著名 PR 公司的部門主管,在這講求經驗人脈的行業殊不簡單。可是,她永遠無法對自己感到滿意。

剛完成了一個重要的 presentation,大家都讚賞她,當刻她也感覺良好。但不消一會,她的腦袋一陣麻痺,開始擔憂起來。

「點解頭先無咩人問問題呢?係咪對我講嘅嘢無興趣?其實大家讚我,係咪只係客套說話……」

這是我們第三次視像會面,在理解一直影響著她人生的 pattern 後,我邀請 Vivian 記下生活中有特別情緒反應的處境。那天,她告訴我這件事。然後我們進行了一次 Float back 想像練習,探索背後的根。

「我想請你合埋眼,諗番當日嘅情形,你見到啲咩?有咩感覺?個感覺儲藏喺身體邊度?」

「得番我一個喺間大房,我覺得好擔心,膞頭好 tensed,個胃有啲嗱住嗱住。」

「宜家試吓放開會議室嘅畫面,但係留心喺胃度嘅擔心……諗番好細個嗰時,一個同樣俾你依種感覺嘅畫面。」

「我喺一個會場 ,裏面坐咗好多人,阿爸阿媽坐係我隔離。我哋係度等緊宣佈一個州際數學比賽嘅結果……我嬴左 …… 我好開心啊,但只係維持咗幾秒,然後就開始擔心,唔知爹哋媽咪點睇。」

「咁佢哋有咩反應啊?」

「佢哋都好開心,有拍手,但係跟住就話,如果你前一晚肯做多啲練習,可能就可以去全國大賽啦。」

「你聽到有咩感覺啊?」

「失望。覺得自己好差,唔夠努力……令佢哋失望。」她緊緊皺著眉,隔住螢幕我也感受到那份痛。

Vivian ,你試吓想像我入咗個畫面……嗰時小 Vivian 最想點樣?佢最需要啲咩?」

「我想佢哋攬住我,戥我開心,覺得驕傲,想佢哋愛我、完全接受我,而唔係因為我做到啲咩。」她眼瞼下筆直落下的眼淚,無聲無息的。

我著她讓父母從畫面中褪色,剩下我和小 Vivian 。我蹲下來對她說:「你好犀利啊!同咁多小朋友比賽,你竟然嬴左,好叻啊!你一定俾咗好多心機啦!嚟,你宜家想做咩啊?」

「我想去食香蕉船。」她輕聲地說,像覺得自己不值。

「好哇!」在 Vivian 的想像中,我們拉著手去了她小時候喜愛的雪糕店吃香蕉船。

其後一次會面,她沾沾自喜地跟我說上個周末沒工作,與朋友去行山。

「咁你有咩感覺?」

「有啲緊張,因為無去執靚嚟緊個 presentation;又有啲興奮,好似做緊啲曳野 咁。」

「咁點解你唔做野嘅?」

「我知道啲驚喺邊度嚟,我可以去呵下佢,但唔一定要聽佢支笛。已經夠架嘞。I have my life. I have my own way to go.

過去的遺憾或者無法填補,但今天的我們可以選擇如何面對。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Linkedin @ Yan Yung Connie 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