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走塑不是孤軍作戰  隊友就在身邊

在成長以後,我們都會漸漸發現寂寞並不可怕。只要是對的事,無論旁人如何評價,也應該堅持下去,況且即使只是一個人,力量也可以很大。其實,原本你以為只有自己在默默耕耘的事情,其他同伴很可能也在各自努力,只要走在一起並肩作戰,就可以走得更遠,「走塑」就是如此。

Text:陳可淳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尤其在日常生活中,要堅持理想中的生活習慣,一點也不容易。例如當你買外賣咖啡想走杯被拒絕、與朋友訂外賣時想大家一起自備餐盒被嫌麻煩、想買日用品卻發覺貨架上滿是無謂包裝。雖然你仍會在可能的情況下堅持走塑,但如果有這麼一個機會,集合都在各自默默走塑的人,壯大走塑的聲音,我們便不需要孤身作戰。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走塑, 減塑, 口罩, 棄置口罩,
疫情產生了很多無可避免的即棄垃圾,更需在其他方面努力走塑。

事實上,即使在疫情之中,產生了很多無可避免的即棄垃圾,社區上仍然有不少堅持積極走塑的人。綠色和平近月重啟走塑社區,希望找出隱藏在城中角落一些堅持不懈的故事,給走塑同行者打打氣,告訴仍然在疫境中走塑的你,一點也不孤單。

例如在西貢裸買店的四位老闆。她們並不是長期關注環境的「環保 L」,亦沒有生意經驗。只是認為「我哋唔需要 10 個人完美地環保,只需要 10 萬個人唔完美咁環保」,心口掛個勇字,兩年前便開設了一間賣沒有包裝的雜貨店。與其自己獨樂樂,只是每天走飲管,倒不如行多步,開鋪把走塑意念散播開去。和客人聊聊天,逐漸改變他們的想法及購物習慣。她們甚至希望有天能聯同不同的裸買店店主,組成「裸買聯盟」,一起為區區有裸買而努力。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走塑, 減塑,
四位老闆其中一願望是組成「裸買聯盟」。

走塑行列人才輩出,年輕人外,精明師奶界也有代表。在荃灣的街坊食堂,店主是位不計成本卻會跟客人斤斤計較用膠量的媽媽。她堅拒提供不必要的塑膠,食客不必擔心走飲管失敗,因為就算你要求要飲管,她也會企硬不提供。除了單單是拿走了即棄塑膠,針對即棄飯盒,她也會提供誘因。客人自備餐盒的話,食店會提供$1優惠,以實際行動鼓勵更多人走塑。在她心目中,即使只是百餘呎的街坊店鋪,也從未妄自菲薄,不計較成果,「每個人做少少已經爭好遠」。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走塑, 減塑,
精明師奶往往比計錢更計較客人的塑膠用量。

從個人生活習慣,擴展到店鋪的營運模式是走塑進程一大步。在本業「做好本份」外再為走塑摸索出前無古人的創新經營,又是另一境界。一家在今年才開業的生活雜貨網店,一反網購就是不環保的定型。他們善用本身的物流網絡,在送貨時收回顧客合符條件的包裝或容器重用,要不用在其他訂單、要不送回事先同意的生產商重新補充貨品再出售。他們同時提供回收服務,收集客人可回收的塑膠後再自費送到可靠的回收商。老闆希望網店不單純是出售貨品,更重要的是給予香港人更多選擇。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走塑, 減塑,
收集回來重用的紙箱在網購店整理得井井有條。

以上只是其中幾個走塑故事,而我們相信在社區還有更多有待發掘的人和事。而且,不同崗位同樣可以發揮各自不同的力量。不論你是老闆、老師、活動搞手或是媽媽,都可以運用你對身邊的人的影響力,邀請他們一起加入這個沒有邊界的走塑社區。全城走塑,有你就有可能!

陳可淳,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陳可淳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