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巾幗不讓鬚眉 三位堅持環境公義的女子

面對日趨嚴重的氣候危機、塑膠污染等問題,全球愈來愈多人重視環保議題,香港亦有不少人為環境公義而出力,今次讓我們介紹三位身體力行的女子。

Text:連佩怡(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

綠色和平第一位女性行動統籌:「豹姐」楊海霞

第一位要介紹的是楊海霞,人稱「豹姐」。她是綠色和平前行動統籌,加入綠色和平後,除了要負責策劃行動、義工訓練等工作外,還要管理三艘快艇、攀爬器具及攀爬隊伍。

作為綠色和平第一位女性行動統籌,定必有很多人會將他和前任的男性行動統籌作比較,豹姐就 以她最欣賞的女子 Irena Sendler 作為例子,這位波蘭女護士在二戰期間,以各種方法營救超過千名猶太小孩,曾遭納粹士兵嚴刑迫供,也堅拒交出名單。

「只要適當地運用自己身份及專業知識,女性都一樣可以保護別人,為不公義的事情發聲」,豹姐這樣說。

豹姐更自覺照顧義工時,能以女性角度出發,讓義工及其他行動者有不一樣的體會。例如,她會在行動前貼心提醒女行動者留意每月一次的「例假」、更仔細地準備行動物資等。

豹姐, 楊海霞, 行動統籌, 綠色和平行動統籌,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豹姐曾參與綠色和平印度辦公室的清理化工廠的區域行動,被印度警方拘捕。

一路走來,從旁觀者到行動者:Bone

Bone 曾是「憤青」一名,本科是修讀時裝設計的她,大約於八年前開始關注環保議題。機緣巧合下加入綠色和平,由街頭籌款幹事,再輾轉成為志願行動者,於 2018 年時更搖身一變,成為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的水手,出航菲律賓。

當初加入綠色和平,Bone 作為全職籌款幹事,也願意利用自己工餘時間來參與綠色和平的行動。她曾經覺得自己體能不夠好,只能遠遠敬佩那些攀上繩索的行動者,但這並沒有讓她放棄, 多年來一直積極參與,默默耕耘,一步一步慢慢前進,並在 2013 年參與綠色和平的非暴力直接行動,攀上繩索,控訴電力公司只顧從《管制計劃協議》賺取利益,無視環境責任。

Bone 說:「最初參與行動,覺得女性的體能和人身安全比較沒有優勢。但行動多了就會明白,實際最影響我們行動的不是我們的身份,而是我們對自身的限制。」

2018 年,Bone 再踏出一步,跟隨「彩虹勇士號」出航菲律賓,為蒙受氣候危機所帶來的極端天氣影響的人民伸張正義。她參與當地的非暴力直接行動,登上蜆殼石油位於八打雁的煉油廠,控訴石化企業罔顧民眾與環境健康。

Bone,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彩虹勇士號,
Bone 隨同「彩虹勇士號」出航菲律賓,盼為當地居民尋求氣候正義。
Bone,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Bone 在 2013 年參與非暴力直接行動,控訴電力公司只顧從《管制計劃協議》獲利,無視環境責任。

多元共融與環保生活的實踐者:NC

NC 在綠色和平的工作,就是在機構內推廣多元共融。綠色和平東亞分部在香港、台北、首爾、 北京均設有辦公室,同事甚至來自世界各地。可想而知,一個擁抱多元文化、平等共融的工作環 境,會更有利同事之間的合作。很多人都會好奇,環保工作與多元共融,兩者有何關係?

首先,綠色和平為捍衛環境公義,在全球推動多個環境項目,成員來自五湖四海,推廣多元共融 的工作文化變得尤為重要。而且環保議題跨越國界,不論你的身份與社會地位、在哪裏生活,同 樣都受到氣候危機的影響。因此不單是環保議題,,我們亦會回應種種與多元共融相關的議題, 例如如何與各地原住民攜手合作守護原始森林、美國的 Black Lives MatterBLM)運動等等,為的都是推廣社會可持續發展作最終目標,希望攜手改善環境公義。

性別、身份,這些都不是影響我們追尋理想、推廣環境公義的因素。在這個越來越多元的社會裡,每一種性別或身份,都必定有其優勢,只要了解自己的獨特之處,默默耕耘,一步步前進,你總能夠接近你的理想。

NC,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多元共融,
NC 從不諱言自己的同志身份。
NC, 綠色和平, Green Peace, 多元共融,
彩虹因七彩而美麗:世界因多元而精彩。

 

連佩怡, 綠色和平,
連佩怡
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