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是醫生也是和事佬

每對夫婦也有其相處之道,有人喜歡卿卿我我地生活,亦有人喜歡吵吵鬧鬧過日子,總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足為外人道,只要一個願打,一個願捱,那種生活方式都是幸福的。

Text:謝耀昌醫生

快將七十歲的老翁,剛確診肝癌,正在接受標靶治療,每四星期便回診所覆診,每次他的賢內座都會陪伴左右,為他打點一切。

每次見到他們走進診症室,我都會預先泡好一杯熱茶,準備觀摩一場激烈的「口水戰」。當我仍未開口說話,他的太太已經搶先一步,向我匯報她先生的不是,最常提及的就是日常飲食。她語帶投訴地說:「他經常吃兩口便說自己胃口不好,拒絕進食,浪費食物和我的心機,轉眼卻被我發現他躲起來偷吃雪糕。」

丈夫向我擺出可憐姿態,哽咽道:「當然沒胃口啦,早餐只可以食清水麥皮、白烚雞蛋;午餐只有牛肉汁、菜乾粥;晚上就只有清菜、白飯和蒸魚,日日如是,叫人怎能有胃口?」 

太太懷著一番好意,炮製清淡食物,乃出於好意,值得表揚。丈夫每天被迫戒口,大大降低了生活質素,偶爾反叛一下,亦是人之常情,其實兩者都沒錯,大家都應該互相體諒。

這時候,我只好硬著頭皮充當和事佬,小提大做一番。「嘩!你太太沒有生病也願意陪你每天吃清水麥皮、飲牛肉汁,對你如此關顧,真的很幸福呢!要感恩吧!話雖如此,但也要注意營養,均衡飲食,不偏食(包括清淡食品),免得弄巧成拙,導致營養不良,影響病情。」

第二回合:由丈夫先「出招」:「謝醫生,你經常吩咐我要多運動,多見朋友,維持社交生活,保持心靈健康,但太太卻每天都不允許我外出見朋友,我困在家裡就快發瘋了,比坐牢還辛苦呢!」

此時太太很委屈地回應:「他每天都跟朋友打麻將到深夜,一去就是一整天,一星期五六天,好像不用休息似的,有時因為打麻將而忘記三餐,加上現時疫症橫行,怕他會受到感染,所以才好言相向,要求他留家養病。」

繼續扮演「和事佬」的我,在他們渴求分出勝負的眼神當中回應:「麻將的確是我國其中一項長遠流傳的國粹,既可以跟三五知己聯繫感情,亦可訓練腦筋、眼睛和手部協調,值得鼓勵。但若然太沉迷玩樂,導致廢寢忘餐的話,就會勿極必反,對身心靈都有所相害。何不取其中庸之道,由一星期五六天,改為一星期兩三天,每次三四小時,飯餐之間才去玩樂。並要在場人仕為己為人,佩帶口罩才可一起玩樂,就可安心出行了!」

我不是法官,我的診所也不是「家事法庭」,所以沒有所謂的對或錯,即使我給予意見,當他們踏出診所那一刻,仍會否記得也是未知數。然而我依舊喜歡充當他們的「和事佬」,因為很多時候,他們投訴的內容,並不是說給我聽的,只是藉著這個場景,告訴身邊另一半,她有多麼的愛他,緊張他。

所以我見到的是愛,而不是責罵。

謝耀昌醫生, Dr. Adrian Tse, 臨床腫瘤科醫生, 腫瘤科, 謝耀昌, 腫瘤科醫生, 醫生,
謝耀昌醫生 Dr. Adrian Tse
臨床腫瘤科醫生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港怡醫院臨床腫瘤科名譽顧問醫生;聖保祿醫院名譽顧問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