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 在十萬種荒謬中找到共鳴

「我嬲緊,女朋友氹我唔到……然後,佢嬲咗我」 兩行簡單的文字,道出數萬對情侶相處的荒謬小事。 創辦《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平台的情侶 Kyle Pinky 由自身經驗出發,以貼地圖文連結網上「巴打、絲打」可歌可泣的戀愛經歷,無論你是被激嬲的那位,還是激嬲別人的那位,都能夠從帖文中體會到男女互動那「好嬲又好笑」的微妙細節,從荒謬的對話中,看見自己與伴侶相處的影子。

Text: Moli Ng   Photo: Raymond Chan

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

情侶故事愈荒謬愈有共鳴

要在社交媒體中跑出,網民的一 like share 都決定帖文的生死,要引發讀者慷慨派 like 及轉發好友,「共鳴」便是最關鍵因素。當年常惹怒女友的 Kyle,在網上討論區看見各大戀愛中的「巴打」大吐苦水,分享激怒女友的經歷,看得津津樂道之餘,也發現一個特別的現象。「大部分荒謬的事情都沒法引起共鳴,但這範疇剛好相反,愈荒謬反而愈有共鳴。」於是他設立了 Facebook 專頁《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與廣大的受罪港男圍爐取暖,分享拍拖時的荒誕趣事。Kyle 笑指這並非「馨香」之事,故當時沒有邀請朋友讚好,甚至連女朋友 Pinky 也毫不知情,直至有天被女友看見他鬼鬼祟祟玩手機,才主動和盤托出。因沒有大肆宣傳,專頁得到 300 400 讚好人數 後便停滿不前。直至經典貼文「女朋友氹我唔到嬲咗我」一出, 瞬間獲得網民激烈回響,在 Facebook 吸達 6000 like1000 多個 share,令專頁一夜爆紅。

真人真事才夠爆笑

Kyle 認為專頁能獲取共鳴而大受歡迎,主要因為內容夠真實,而非憑空想像、為作而作。「用投稿方式去收集情侶相處的小故事,一來因為夠真才夠好笑,如果讀者覺得是作出來的,純粹當故仔去看就不覺搞笑,必須是真人真事才好笑,因每對 couple 都有不同類型的出事方式。第二個原因是,我自己沒有那麼多激嬲女友的故仔,亦不想有這麼多,哈哈。」當時投稿量比想像中多,Kyle 會篩選出令他「笑出聲」的故事, 再讓 Pinky 作二次審批,二人覺得搞笑的才納入採用。「有趣的是,投稿量也有季節性,有期望的季節就會特別多人投稿,例如情人節、聖誕節等大時大節,要送禮物、約出街時,就會多了情侶嬲嬲的故仔。」

One man band 最緊要聚焦

創作者常遇到一個矛盾:應按一己心意去創作,還是創作別人喜愛的內容? 在社交媒體的世界,讀者是內容的主導角 色,若然沒法獲得受眾歡心,再用心打造出來的鑽石也只能石沉大海。而 Kyle 認為自己的成功關鍵,在於自己的喜好跟讀者相近,可說是一種搞笑的觸覺。「我覺得自己夠『符碌』,口味跟大眾沒甚偏差,覺得搞笑的也能夠令人發笑,而且找到 niche market 及共鳴的話題,當年也未有 page 特別聚焦在此

主題上。現時很多人氣 page 都靠捉實某個細位去發大創作。始終我只是 one man band,女友負責 admin 的工作,不是大公司可以做很多題材,所以專注一個主題總好過涉獵太多。」 Kyle 以「激嬲女友」為出發點,創意地延伸出「男友花式自殺」、「憑實力單身」、「激嬲男友」、「老婆投稿」等題材,吸納更廣泛的觀眾層,可說是「憑實力爆紅」!

online offline 的意外收穫

平台除了帶來幾十萬粉絲,也帶給二人意料之外的難忘經歷:出書、桌上遊戲、媒體訪問、展覽等等,因當初抱著「just for fun」的輕鬆心態開設網站及專頁,故面對各種新嘗試也能懷著不妨一試的態度樂在其中。能夠由線上擴展到實體活動,更是 Pinky 認為經營平台後最難忘的體驗。「各種合作、參與市集、出書都好難忘,怎麼會想到自己能夠辦簽會書呢? 我們甚至跟某些網友成為好友,有一對 followers 更邀請我們出席婚禮,實在很驚喜!」首次辦展覽時,Kyle 也被墟冚場面嚇倒,對平台的驚人號召力大感詫異。「有幾多 followers 不代表有幾多人願意親身出來,見到反應熱烈時覺得好震撼,竟然有如此多情侶及一家大小專誠到來!

抱就「摺」心態多作嘗試

讀市場學出身的 Kyle,從前嚮往靠「度橋」及策劃廣告為生,回想 2017 年首次獲廣告商邀請,二人實在興奮不已。但有得必有失,他坦言廣告有可能令粉絲流失,二人也致力維持內容上的平衡。「每次出廣告,都擔心讀者流失,所以也不能過於密集地出廣告。自己 follow 其他專頁,也明白不想經常看見廣告的心情。」除了密度上的平衡,二人在揀選客戶時也有 一套準則,並非來者不拒,例如在性質方面少接保險及借貸類的商戶,同時也會深入研究公司背景作篩選。帶著一試無妨的態度經營至今,原來 Kyle 經常為隨時停運做好心理準備。「網絡世界今天不知明天事,有何事發生也不足為奇,可能明天發生一場公關災難就可以『摺埋』,唯有盡量小心。」假如專頁有天關閉,會否再開另一個平台呢?「試一次都夠啦! 暫時未有新題材想做,未有 page 之前也是這樣生活啦。經營了 4 年, 對人生而言都好長啦,一份工都未試過做 4 年,目前只想在未出事前嘗試更多 offline 活動。」


Kyle 笑指當女友 Pinky 嬲怒時,希望她親口道出原因,讓她知道有多荒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