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Outstanding Women Awards 2020】握緊對細節的執著 周宛賢

鐘錶業受到疫情打擊很大,然而生長於鐘錶世家的 Amy 周宛賢卻依然泰然自若,她會笑說做鐘錶最緊要懂得珍惜時光,而愛惜光陰就是要保持開心。 在鐘錶家族中成長,又是家中大小姐,然而自小對鐘錶卻沒有耳濡目染,沒想過追求什麼名錶,反而 13 歲已走了去外國讀書,自己選擇了修讀時裝設計,想不到愛漂亮愛精緻的東西,無形中已孕育了她對鐘錶審美的要求。她娓娓道來自己印製小小一張名片,卻足足撕毀了三次,最終才印到最適合自己品味的名片,盡見她對品質和細節的追求和堅持。

Text: Man

女性軟硬兼施的優勢

作為家中大姊,第一個讀完書回港,才發覺父親獨力支撐一整間鐘錶公司實在不容易,每年都要遠飛南美和巴西傾生意,自己心想不如試一試幫父親手。「我不想當太子女,一來公司就坐上高位,或者撒嬌要父親給多點人工福利,我只是跟初入行的文員一樣拿五千元人工,從低做起。」當然有父親從旁指導,幾年間她已經學曉了各個部門的大小事務,自自然然晉升成為管理階層。

「作為一位女性,我覺得女性做生意有其優點,特別是鐘錶業界都是男性居多,女性看東西可以更加仔細,我們女性也可以軟硬兼施,成功的機會就大一些。」這位鐘錶的女兒逐漸從工作中愛上了腕錶,她形容一般展覽會的老闆都是遲去早走,而 Amy 則總是早去遲走,因為她想多看客人的反應,也想真正聽到客人的心聲,才可以去改良,特別是做到高級鐘錶,更加應該細心細緻,所有東西都要 work on the details

周宛賢, Amy Chow,

從代工到代理之路

Amy 也不諱言自己初時連三眼計時碼腕錶都不識,時常被客戶揶揄取笑,不過隨着不斷學習,到 1999 年,她感覺到 OEM ODM 已經是明日黃花,真正的大趨勢是代理品牌。「那時客戶見我們的名聲在行內不錯,就開始叫我們做代理,我就開創了邁拿鐘錶國際有限公司,專門代理瑞士品牌 DOXACoinwatch 瑞士寶爵錶。」

「初時我們從代工突然變了做代理,最難是請做鐘錶品牌的人,那時要請專門的人材人工很高,所以我們未有請很專門的人幫手,而是自己摸索出來,所以轉身比別人慢一些。然而那年頭經濟很好,名牌腕錶十分好賣,第一、第二個品牌找我們代理,然後有第三、第四個品牌找我們,現在我們請的都是銷售專業的人才能應付了。」

「我自己很喜歡寶爵錶這個品牌,因為我是時裝出身,所以對女性可以 DIY 換裝的腕錶很有興趣,這款腕錶每一條鋼帶皮帶都可以快換,也可以拆換顏色錶圈,還可以換十個不同地標的樣式,這些都是我們瑞士一條生產線製作,才可以符合準繩度。跟閨密買一樣款式的錶,但可能今年旺綠色,就可以自己換一條錶帶,今時今日現代女性,要有自主能力及 DIY。這個瑞士品牌自己有一個團隊,我也會給意見,像太大就不適合亞洲人。我們的錶帶也比別家的貴,因為我要求錶帶都要有防敏感的認證,雖然看起來跟別的一樣,可是品質和細節都要比別人做得好,我們經手出去的都要 200% 認證。」

周宛賢, Amy Chow,

工作與家庭的平衡

這位「香港青年工業家」得主笑說一室都是鐘錶滴滴嗒嗒,可是自己最缺少的正是時間,她愛做慈善工作,時常會飛去山區做青少年工作;然後數一數身負七個商會的名譽理事,她坦言原來想任期兩年就可以退出來,怎知兩年剛完又有另一個商會的邀請,於是永遠都要負責七個商會的工作,頗有點人在江湖的意味。

「成功女性,其實是沒得 work-life balance 的!」Amy 帶點遺憾地說道,她說那時因為年輕,總是工作,然後是朋友,家庭放到第三位,現在回頭看孩子都已經長大了,自己真的沒有在童年時候多陪孩子,如今好像朋友關係多於媽咪的角色。

談到這麼多年來最大的挑戰,倒不是市場的起起落落,或者商場的變幻轉型,反而是家族生意的壓力,「父親是我最鍾愛的人,然而在公司的事務上總會有分歧,如何不傷感情又可彼此妥協一件事,即使合作了二十多年還是感覺不容易。」

周宛賢, Amy Chow,

PROFILE
周宛賢 Amy Chow
高頓斯控股有限公司副總裁
高頓斯控股由 Amy 父親於 1972 年創業,屬香港首屈一指的鐘錶設計及製作公司,後來從 OEM (原設備生產) 轉型至 ODM (原設計生產),於 1999 年成立邁拿鐘錶國際有限公司 (Mira Watch International),代理瑞士品牌 DOXACoinwatch 及瑞士寶爵錶。Amy 同時積極為香港腕錶界出力,出任香港工業總會第 22 組鐘表界別副主席;香港表廠商會秘書長及香港貿發局鐘錶業諮詢委員會執行委員等職務。曾榮獲「2017 年香港青年工業家獎 」、「2018 年度大灣區傑出家族女企業家 」及「2019 年亞洲社會關愛女領袖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