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藉歌聲療癒我城|音頻治療師及創作歌手 陳明憙

陳明憙

「阿爾卑斯山的牛鈴、墨西哥的海浪聲、加拿大的森林風聲……曾經帶著一段感情遊走他方,愛在路上錄下聽到的聲音,如今一段感情逝去,將自己的回憶加以轉化成一種療癒的分享,重新感受一次過去的時光。」一如新世代的信念,生命總是一個圓,一切都是一個循環,她是一位音頻治療師、她是一位唱作歌手,從穿衣打扮到創作歌曲都充滿療癒系感覺的陳明憙,娓娓道來初時為了治療失眠而學習音頻治療,往後成為治療師以音頻癒人,想不到這一回新歌與展覽再次成為療癒自己的良藥。

Text: Grass Cho    Photo: Raymond Chan     Wardrobe: agnès b.

當Jocelyn在面前擺放了7個水晶頌缽,她端坐下來閉目冥想,然後徐徐奏起奇妙的音頻,親切的明憙此刻身邊彷彿有著一道靈氣,將聽眾帶往一個遠離焦慮、也遠離恐懼的境界,她像在耳邊低語著:「閉上你的眼睛,深深地呼吸,想像腳下踏著一片光亮的水潭,隨著深深的呼吸將你的擔憂全都呼出來。」睜開眼睛傾聽她講述自己從少熱愛神秘事物:「我從小對煉金術、星座這些神秘學的東西甚有興趣,很自然就開始接觸這些自然療法的東西,當時覺得不是太科學的東西,但現在學下去會發現很多都是實在的物理學上的東西。」Jocelyn接著說:「長大以後,我出現一些情緒不平衡、失眠和焦慮的情況,我希望幫助自己,但我不想借助藥物,於是決定去找一些另類的療法。我本身做音樂,因此對聲音最敏感,就選擇了音頻治療去幫助自己。我初時自己在網上聽,發覺真的能夠改善自己的失眠和焦慮問題,也很想多些人知道這種東西。」

陳明憙

《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延續到3月就是明憙的展覽部分,跟她的歌曲同名叫作《放下的頻率》。「這是我去年的第4首歌,也是我覺得大家最有共鳴的一首歌。我想大家有個放下的渠道,這是我覺得最難的課題。去年,我隨著歌曲做了一個活動,我在城中7家咖啡店分別擺放了『放下的頻率』收集箱,一開始已憑藉這首歌帶出一些放下的訊息給大家,經過1個月,讓大家將放不低的東西寫來投入箱中,透過投放寫下的記憶,讓人們感覺釋放了心中一些東西。」最終收集了數百個故事,Jocelyn邀請了6位本地的藝術家朋友Mickco、Pen So、Charles Ho、Tsz、Junhooo 及Val Lui,分別透過插畫、舞蹈、動畫、陶瓷、攝影和音樂,挑選其中一些故事作藝術回應,就像將別人的回憶轉化為新的頻率,將它療癒並變成漂亮的藝術品。

《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
《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
《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
由agnès b.贊助的《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早前在藝術空間Major Pop舉行,Jocelyn聯同6位藝術家利用先前發表新歌《放下的頻率》時所收集關於「放下」的小故事,轉化成音頻、動畫、舞蹈、攝影等形式的創作,為觀眾帶來全新作品展出。

背景飄蕩著她輕柔的歌聲:「從一場會悲喜交替的旅行 / 尋找時間中安撫我的根 / 無疑曾愉快地愛過 / 告別回憶的裂痕 / 悠悠的 / 可把我 / 抱緊」,勾起Jocelyn一段欲言又止的傷感記憶。「我自己的部分就更為特別,我的部分是展覽前兩天才完成。當我寫這首歌、做回收盒、策劃這個展覽時,其實我沒有甚麼東西需要放下。然而就在展覽前兩周,我的一段感情逝去,這個展覽成了自我療癒與放下的過程。由此我懂得每個人的放下隨著時間對自己有不同的意義,我唱這首歌時想不到最終是用來療癒自己。雖然策展很辛苦,但我覺得真的放下了。」聽得明憙回憶起這些旅行中美妙的聲音:牛鈴、海浪、森林風聲,迴蕩著水晶頌缽微妙的如歌如訴,像一次精神的洗滌,一切又都回復平和而美好。

《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
《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
《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
《二月溫柔》藝術節Tendre Février

從band sound到療癒音樂

進入水瓶座時代,人們將更追求內心的世界,流行「新世代」(New Age)的事物。Jocelyn解釋說:「我自己也深深感受到,進入新世代,很多東西不再有固定的定義,一切會變得更流暢。如果我這個概念5年前做,可能也不是今天的反應,也未必像今天那麼多人接受。疫情爆發以後,大家更加用心去研究及照顧自己心靈和精神的健康,多了很多人接觸自然療法,以及新世代的東西,我那時也遇上一個十字路口,下一張碟是做流行的音樂,或是花更多時間做一些療癒音樂。看到疫情下的城市,最終我還是選擇音頻治療的音樂,以及溫柔風格的歌曲,所有東西都剛剛好,大家剛好也接受這方面的東西。」

「初出道時我會較為傾向於band sound,歌曲比較heavy一些。現在我會特別練習自己的氣聲,因為要令大家聽得舒服,不能讓大家感覺我唱得辛苦,所以要慢慢練習這種氣聲。」明熹說起來,才特別感覺到她講話的輕盈,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很多人會認為唱歌要爆高音才有勁道,但我不同意,我認為每人有不同的長處,每個人應成就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勉強去做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我的聲音較柔弱,如此聲音更適合治療系的歌聲。我以前會掙扎想做到別的聲音,但現在我會將自己柔弱的聲音轉化為自己的強項。以往以為是自己的弱點,只是自己的執念,其實可以是自己的長處,這就是轉念。」

從「七輪」啟發的7首歌

「從一開始已想好了這個療癒系列的每一首歌,以及主題的次序,我希望總共有7首歌,對應人的『七輪』。從學習音頻治療到幫人做治療,我明瞭所有東西都有一種秩序:第1首《聲之靜》講述失眠,我想找回心靜及安眠,作為開始,必須要心靜才可療癒,不然聽不到自己心聲,也不曉得自己需要什麼幫助;第2首國語歌《生之靜》,就是心靜了能否投身出去跟世界共存共生,仍能夠保持心靜;第3首《多謝恐懼》投向世界,是否能面對自己最恐懼的東西;最新第4首《放下的頻率》是心靜、面對恐懼以後,能否放下與祝福曾經傷害過你的東西。待放下以後,下一首歌就會以轉念為主題。」Jocelyn用心籌劃花上幾年時間創作與製作的一個療癒系列,相信在本地樂壇絕無僅有!

每首歌因應不同主題,她會揀選對應的樂器。例如系列的第1首《聲之靜》講失眠,所以她就加入了安眠的音叉音樂;第2首叫《生之靜》同樣也用了音叉的音樂加進去,第3首叫《多謝恐懼》就是講述恐懼令人們很緊張,她就選了安穩心跳的框鼓節奏;今次《放下的頻率》是因應很多人有很多東西放不低,她就揀選了水晶缽聲音加進去,可以洗滌心靈。

陳明憙

Jocelyn充滿期待地談到即將推出的下一首作品:「過去用過音叉、框鼓、水晶頌缽,下一首歌就會以人聲作為一種療癒,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一種樂器,每個人的聲音都擁有治療的力量,下一首歌更會專門用人的聲音來做樂器。」她解釋說:「人的身體猶如樂器,情況欠佳時就會走音,這時音叉或頌缽的震率就可以幫助我們的身體調回最好的狀態。聽我的每一首歌時,其實也是一種音頻治療。因為我所選擇的主題,都是平時替人治療時看到別人的難題,歌的設計也是很療癒,每首歌裡都會將聲音治療的樂器頻率錄到歌聲之間。」

「最後這7首歌會製作成我的第一次個人演唱會,並會正式推出廣東唱片。我計劃在音樂會融入不同的東西,而不會是一個純粹的演唱會,比較是一種體驗,亦已經計劃好主題,希望今年底會完成這個系列。」一次既是Jocelyn的甜美歌聲演唱會,也是治療系音樂會,香港史無前例一個令聽眾減褪失眠、焦慮、恐懼、憂鬱的演唱會,實在令人萬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