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Women·People28.04.2017

以藝術平衡藝術 余箐憫

很多人愛上藝術,都是自小受父母薰陶,或遺傳了家族的創意基因,才矢志不渝要投身藝術界,而這位來自台灣的藝術專家余箐憫(Jamie)卻是例外。

從創作到管理
出生於再普通不過的家庭,Jamie的爸爸是位公務員,媽媽是個家庭主婦。因為自己從小就喜歡作畫,大學也順理成章修讀藝術。「我一直都很喜歡趙無極那種抽象風,便一直想要當藝術家,上大學時當然選Fine Art。」想不到「做藝術會餓死」這概念,從古到今都沒有改變過,Jamie選擇踏上藝術家之路,雖得到爸媽支持,卻遭親戚朋友反對。「不過他們是比較擔心我當藝術家會不會餓死。最後父母還是尊重我的興趣和決定,讓我繼續追夢。」

或許是不想讓身邊人擔心,Jamie最後並沒有真的當上藝術家。「因為我讀的大學是所師範大學,同學除了有當藝術家,成為了藝術老師的也不少。我原本也想過要當老師的,但認真想過之後,發現自己根本不適合。行業的環境太細小,而且運作也比較封閉,想著想著,我便跑了去讀藝術管理課程。」Jamie說的不適合,並不是因為自己不喜歡或者不適合教書,而是她不喜歡那種太穩定的感覺。以藝術平衡藝術 余箐憫喜歡藝術的人或許都有一種獨特的性格,別人可能演繹成「藝術家性格」,但那卻是藝術創作思維應有的執著。當大家都追求一份穩定工作的時候,Jamie選擇再拓展自己在藝術範疇裡的知識領域。「大學時期讀的藝術,是比較著重藝術家的個人發展,以及創作技巧一類的知識,而藝術管理課程則讓我認識到藝術界裡不同層面的運作,由策劃藝術展覽,到如何推廣藝術家,還有一些行政方面的知識通通都有學到。」修畢管理課程後,Jamie開始在博物館工作,後來,在機緣巧合下進了拍賣行,一做便做了這麼多年,偶爾還會碰上以前讀藝術的同學。

撐過逆境更長知識
轉眼間,Jamie已成為保利香港拍賣中國及亞洲現當代藝術部高級專家。回顧踏進拍賣行業之初,她說那是又驚又喜的一年。「我真正踏入拍賣行業,是2008年。我想大家都記得那一年,是當代藝術發展得最豐盛的一年,國內外藏家都非常熱捧亞洲當代藝術畫作,重要作品不斷刷新紀錄,造就了不少千億天價作品,當代藝術市場求過於供,更為不少後起之秀提供了登上國際舞台的機會。只是在同一年裡,雷曼兄弟投資失利破了產,結果引發全球金融海嘯。在經濟前景不穩下,大家都不敢買東西,不單當代藝術,整個拍賣市場的成績都一落千丈,那段前景未明的時間真的很艱難。」

可幸的是,藝術市場很快就回暖。不出一年,頂尖藝術家如常玉、朱德群等的重要作品,就能創出個人世界拍賣紀綠。「初入行就經歷低迷時期也不是壞事,起碼我了解到真正藝術收藏家的購買模式。他們對於頂尖藝術家的作品,需求是不太會受經濟環境影響,只要是重要的珍品,無論經濟環境如何都會出手。」然後,拍賣市場在2010至11年恢復得更快,而且向著更健康的方向發展。「中國作為最大需求的市場,在經過雷曼事件之後,藏家亦變得愈來愈成熟,他們的作風亦愈趨理性。那當然這幾年間的風潮亦有改變,例如當代藝術藏家會開始追古溯源,於現代藝術中尋找藝術發展的線索。」以藝術平衡藝術 余箐憫重點在熱誠
藝術拍賣會我們聽得多,但專家的工作到底是哪一回事?「其實專家的工作也有很多個範疇,其中最主要的當然是一年兩次的春秋二拍。由為拍賣會定主題開始,便得與藏家溝通,就著主題徵集拍品。藝術品徵集回來後,每件都要細心研究,由作品保存的情況,到藝術家的資料,他的背景,以至為何他會在那一年創作這幅畫等等,當然還得搜集市場數據,為藝術品估值,再為每件藝術品編輯與撰寫圖錄。前期工作做好了,就要安排預展,廣邀收藏家預覽珍品,接下來當然就是拍賣會,拍賣會完了我們還要處理款項,再將作品安全送到藏家府上,整個程序大約就是半年。完了春拍,馬上又要開始秋拍了。」

對於想要加入拍賣行列的年輕人,Jamie說其實沒有一條既定的路徑。「我們團隊裡面有很多修讀不同科目的人,例如我很喜歡寫論文與編輯工作的,就負責編撰拍賣品的圖錄;有同事喜歡跟客人溝通的,可以成為公司與客戶的橋樑;有喜歡策展的,更會為展會畫平面圖等等。我覺得每個人即使修讀科目與藝術並不直接有關,在拍賣行裡也可以有發揮空間,畢竟最重要的,是要對藝術有熱誠,有追求。」Jamie所指的熱誠,大概是將身心完全浸淫在藝術世界之中。就如現階段的她,生活都幾乎奉獻給藝術。「對呀,只要你熱愛藝術,就會願意一年365日都奉獻給藝術品,絕不會覺得痛苦。在工餘時間,也會到處逛畫廊,遇上大型藝術節當然也要去觀摩。」
以藝術平衡藝術 余箐憫作畫的舒心
能將嗜好與工作融合,是令人羡慕的事。不過即使有多熱愛,總會遇上壓力。Jamie說她也有放鬆的辦法。「作畫仍是我放鬆的方法,我一有時間便會拿起畫筆。自己最喜歡的,還是當代藝術那些比較老,比較抽象的,就如趙無極的作品。當然很想畫到那個樣,但現在還未到那個程度。」Jamie說最近公司辦了行山活動,大伙兒大帽山附近走一走。「除了運動與呼吸新鮮空氣,行山更可以登高上處欣賞大自然的美景,更有助於放鬆心情與刺激思考。」

要說到與藝術無關的日常事,Jamie說瑜伽是她最愛的運動之一。「遇上難解的問題,再不斷鑽進去也無補於事,我會以練習瑜伽令自己的思緒短暫離開工作,假日時會上課,忙碌時就會在家做,全心投入在冥想或伸展中,練習過後,做每件事也會更加專注。」
以藝術平衡藝術 余箐憫余箐憫(Jamie Yu)
保利香港中國及亞洲現當代藝術部高級專家
在拍賣行業擁有近十年經驗,與亞洲和國際藏家、畫廊建立了良好合作關係。Jamie自2012年首拍以來,便以明確的定位和市場布局,帶領中國及亞洲現當代藝術取得市場領導地位。2015年春秋兩季總成交達5億元,更創下潘玉良、朱德群等藝術家之拍賣世界紀錄。

Text: Goosie Lam
Photo: Raymond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