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混血珠寶美學

今時今日,以印度題材做珠寶當然不是新事,然而能跳出文化框框,把异國風味做得摩登簡約的,Boucheron則可算代表。早前藉新high jewelry Bleu de Jodhpur系列香港發佈,創作總監Claire Choisne坦然剖析這個混血系列當中的創作歷程。

身形修長的Claire,一身低調衣著品味,活脫脫是由雜誌走出來的法式美女。這亦與她俐落簡約且現代感十足的風格一脈相承。

J:《旭茉JESSICA》 C: Claire Choisne
J: 成為珠寶設計師是你自小的理想?
C: 我小時候並沒有明確志願,只愛畫畫。到了高校時代,對建築及珠寶情有獨鍾。自知沒有數學天分,於是珠寶設計就成了大方向。

J: 印度文化某程度上對品牌影響深遠,創作前你有惡補印度文化嗎?
C: 哈哈,進入品牌後重溫了不少過往的設計,也多看了不少印度文化相關的書、電影及照片。

J: 據說Marwar Jodhpur邦主Gaj Sign二世也參與創作是次Blu de Jodhpur系列,兩者有何淵源?
C: 其實Boucheron和印度淵源可回溯18世紀,當時Federic Boucheron已開為印度貴族訂造珠寶之先。鍾情藝術的Gaj Singh二世殿下近年希望能提高印度的影響力,特別是拉賈斯坦邦的影響力,加上長久的關係,于是促成了是次合作。

J: 實質上,Gaj Singh二世如何參與為是次創作?
C: 我們工作室向他提交過往圖紙和今次工作計劃的思路,然後他向我們解述他的藝術構想,他對這個計劃投入大量心血,正是他選擇了以大理石為原料,這種物料與用於修建泰姬陵的大理石同出一轍,而他本身可說為系列注入靈魂。
鏤空水晶模仿Jodhpur建築,圖為Umaid Bhawan crystal ring with daimonds 。

J: 據說這個系列尚未發布已有近半賣出,為甚麼不多造幾件?
C: 草圖剛完成已有不少被訂下,這就是high jewelry的市場。除了工藝需時外,不加單再造,以確保每件作品的獨特性及珍貴,也保證了每件的收藏價值。

J: 是次Bleu de Jodhpur系列和過往各最大分別是甚麼?
C: 這系列使用了一些特別材料,如馬克拉納的大理石和塔爾沙漠的沙,它們很具代表意義,也是整個系列的精髓,然而都是過往從未被搬上high jewel舞台的用上特別物料,工藝也因而花了不少心思時間。

J: 聽說整個系列構思製作用了一年多時間,當中最大挑戰是甚麼?
C: 挑戰如在Plume de Paon(孔雀羽毛)項鏈要在大理石上雕刻花紋,然而大理石本身十分脆且天生有難以覺察的裂紋,僅1.5毫米厚的物料上,中間的斷裂破損不計其數。不能不提Jodhpur雙面項鏈製作過程中的技術。作品正面和背面都要反覆打磨,還需要考慮整體彈性、光?和佩戴舒適性的巨大挑戰。
精妙之處在於中央的水晶盒子內藏塔爾沙漠的沙,Nagaur necklace有護身符的祝福寓意。

Text: Nicola Lai Photo: Tsang Pak 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