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寶珠 CONNIE CHAN

陳寶珠有著非一般的成長路,自小她就在聽戲看戲的環境下長大,看著父親陳非儂教授花旦戲,耳濡目染,對粵劇產生興趣。女承父業,父親當然希望她學花旦戲,「奈何我子喉的聲底不夠響亮,做花旦無望。後來拜粉菊花為師,她二話不說就要我學男聲、學北派武打戲。」這位不知就裡地反串男生的小女孩,十多歲時更被任劍輝收為徒弟,就是憑著「俊朗」的外形和矯健的身手贏得無數少女的心。做童星,不要以為會獲得禮遇,相反,現實世界是沒有年紀之分,陳寶珠當然也曾被欺負。就是因為不想再受欺壓,年幼的心已決定向著主角的目標進發。就是這份上進心讓陳寶珠幹出頭來,她笑說自己當時很天真,以為憑努力目標便可在望,沒想過還得靠運氣。幸運地,她也有。

大紅大紫的代價是每日兩三組戲,每個月只有 1 天假期,睡眠嚴重不足,哪來時間揣摩角色鑽研演技?「當時我的演繹都是機械化及罐頭式,造詣不深。」對於自己的演技是否紮實,陳寶珠說留待觀眾評價,最重要的是她盡了演員的責任,導演「收貨」。「當年已不是七日鮮的年代,有不少電影的製作都很嚴謹,如遠赴日本攝製的《紅葉戀》,在台灣拍攝的《天劍絕刀》,還有我其中一部代表作《七彩胡不歸》。」導演楚原說過:「60 年代末,陳寶珠仍是隻手遮天,萬千寵愛在一身。」但拍過 200 多部電影的她卻選擇引退,她解釋:「因為當時正與丈夫楊占美蜜運,他在美國工作,兩地相思可苦呢!」陳寶珠嫣然一笑,那種甜蜜回憶重現腦海。25 歲就放棄如日方中的事業,總令人惋惜,但陳寶珠卻能瀟灑地一揮衣袖,沒有絲毫留戀,因為那一刻她正憧憬著一個幸福的家庭,追求平淡的生活。人生路上已走了一大半的陳寶珠曾經捱過,曾經開心過,曾經擁有過,而她覺得當下才最是值得珍惜的。「息影這麼多年,影迷對我仍不離不棄,令我十分驚訝,他們讓我擁有一段美好的回憶。」是舞台劇打動陳寶珠復出,《劍雪浮生》感動了她,影迷的愛戴感動了她。2010年,陳寶珠終於破天荒演出 4 場粵劇折子戲,劇目包括《俏潘安之店遇》、《柳毅傳書之洞庭十送》、《再世紅梅記之折梅巧遇》及《紅樓夢之幻覺離恨天》,全是任白經典戲寶。雖然母親宮粉紅不幸地在陳寶珠首場演出時暈倒過身,但她仍堅持完成餘下的演出,其專業精神令人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