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麥家碧 與她的彩色世界

麥家碧筆下的麥兜和麥嘜系列,說的是平常人的平常故事,但是卻充滿了愛和快樂。在創作的過程中,麥家碧跟不同風格的插畫師碰撞、與系列中的角色進行感情交流,而在生活裡,儘管家人遠居海外,她的嘮嘮叨叨變成為關心家人的特有方式。她的世界,因為帶給別人歡樂,總是充滿了色彩。

 

J      :    JESSICA NG      A:ALICE MAK  

包容的愛

J      :    我們都認識麥兜很多年了。他在 1988年出生,今年26歲了吧,他和麥太、麥嘜和校長發生的故事,我們都很熟悉。麥兜系列裡面的經典句子如「大難不死,必有鍋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叉燒」,每一次看了我都覺得很好笑。

A     :    麥兜有點愚笨,但是性格善良樂觀,喜歡把一些事情換另外一個角度看,所以在他的眼裡世界永遠是美好的。

J      :    在過去二十幾年,我們看了麥兜的漫畫書和動畫片,似乎一直在參與他的成長過程。上一部電影《麥兜•噹噹伴我心》,我印象最深刻的除了是校長對於音樂傳承作出的努力之外,還有麥兜的一群長相奇特的同學們。

A     :    在麥兜故事的創作過程中,我們一直避免重複,希望加入新的元素。那一次我們邀請了楊學德幫忙。他的畫風偏向草根麻甩,跟我筆下的人物碰撞出火花,讓電影裡面的人物造型有更多變化,而他們的不同性格也讓情節的發展更豐富。

J      :    聽說你的下一部動畫片也快要完成了,其中又有什麼新元素?

A     :    這一次的故事,主線是麥兜和媽媽麥太的溫馨關係。雖然說是沿襲過去麥兜的創作傳統,但又不會是過去的套路。在電影裡麥兜的身份是一位警探,而故事在警匪、卡通得意與溫情之間展開。儘管裡面會有一些似曾相識的gag,但我們都是重新再創作的;而比如是以前的馬爾代夫情節,在這裡也會有一個延續。

J      :    可以說這是回歸到人類的最根本的一些感情關係。

A     :    是的。麥兜一向很會哄他的媽媽;而麥太對於麥兜也是無條件地付出。儘管麥兜笨笨的,但是麥太總是對他有無盡的包容。她受過的教育不多,我們可能不會同意她愛護麥兜的方式,但是我們不能否認母愛的偉大,那是不用談什麼條件,不用談什麼香港精神,因為那是universal的。

J      :    電影快要上映了,你也忙瘋了吧。

A     :    是的,還在不停地修改。我們人手不多,但總是「奄奄尖尖」的改來改去。我們挑剔的地方,觀眾其實也可能不會留意到。試過我們在電影上映前兩個月,還要全部改過,幾乎是重頭再來。

生活與創作

J      :    麥兜家族裡面的角色,是你和謝立文共同創作的Babies,但是對於如何把這些孩子們帶大,你們之間又有怎樣的默契?

A: 我們很早已經這樣分工:謝立文負責的工作是從零到有,而且他要看的層面比我寬。他是編劇和監製,音樂他會管,畫面視覺他也管。而我負責的事情比較集中,所以更能專心地做好我畫面的部分。

J      :    通常你會很服從謝立文寫的劇本嗎?

A     :    我的專業是一名插畫師,擅長把一個故事,用畫筆畫出作家的想法。而謝立文在寫劇本時,他應該也有想過,通過我的畫筆畫出來會有怎樣的效果。我和他也要經過磨合,到了現在,兩人比較有默契,不會出現有很大的爭拗,因為我會更知道他的用意,而他也很清楚我的長處和弱項。比如說,我筆下的壞人是壞不起來,總是笨笨呆呆的,因此我們也會請其他人進來幫忙,互補不足。

J      :    你會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把一些經歷和感受畫進去麥兜家族裡嗎?

A     :    這個倒是沒有,但是會在畫麥兜多一些的時候,就對他的感情投放多些;最近我又跟麥太很親近了,所以又會多留意其他母親的行為。儘管我在現實生活中沒有做母親的經驗,但是在畫麥太的時候,我盡量投入做母親的心情。謝立文在劇本上雖然寫得很清楚了,但我還是要揣摩麥太的溫柔的心。我會把她看麥兜的眼神畫得更溫柔些,又會想,她與麥兜在身體上的接觸時可以怎樣地溫柔?而這些我都會從生活中去觀察,增加自己的體驗。

J      :    生活與創作都是分不開的,我相信這是所有創作人的共同點。

A     :    我們習慣了在平常把有意義的事情記下來,到要用時,有了日常的積累,便會用得上了。例如我會留意街上中年婦女的穿著打扮,這一次我想把麥太表現得美麗些,在她的波點條紋衫之外,給她多些選擇。我覺得無論多胖,多粗魯,年紀多大的中年媽媽,也可以穿上一條 leggings,露出相對地細長的雙腿,在細節上顯示出她是一位媽媽,同是也是一位愛美的女性。

 

關愛家人的特別方式

J      :    在工作中的麥家碧⋯

A     :    是蓬頭垢面的,每天在很多樣事情中忙亂著。我做一幅畫或是做一個設計時,必須高度專注,如果事情煩,我的心就會亂,所以會盡量是在一個沒有干擾的環境中工作。如果有電話進來,我又要重頭想過,重新進入狀態。我很佩服Jessica 你,工作那麼繁忙,但是又可以安排出時間陪女兒做各種活動。做媽媽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工作和家庭兩面要兼顧。

J      :    我每天的日程從早上6點多開始,9點回到公司以後,就要開各種各樣的會議和做許多的計劃。你的工作性質跟我的不一樣,你是如何進行你一天的工作呢?

A     :    我會盡量地早起,但是喜歡賴床,會在床上待一個小時左右,祈禱和計劃一天的工作,然後起來慢條斯理地做一個早餐。

J      :    對的,我知道你每天都會花一段很長的時間做早餐,都做些什麼呢?

A     :    花的時間確實是長了一點,因為腦筋還不是很清醒,然後我又希望早餐多樣化一些,喜歡放不同的材料,麵包、ham,還有兩三種水果。我覺得每天我最寵愛自己的時候,就是這段在早上的時間了,因為中午在公司,我通常都是隨便吃個飯盒,食物的質量很不好,然後晚上做瑜伽,做瑜伽前後的時間也不能吃東西,所以晚餐又是很隨便就過去了。

J      :    工作以外,我的時間基本上都跟家人女兒一起過,你的工餘時間比我更靈活,你都愛做些什麼事情?

A     :    做港女愛做的事情啊。跟朋友見面聊天,看看書,做瑜伽。很少去旅行,因為怕坐飛機。

J      :    去過馬爾代夫嗎?

A     :    當然沒有去過。我跟陽光海灘從來拉不上關係。我很怕太陽,在香港,除了在秋天很短暫的幾天裡陽光是可愛之外,其餘的日子我都很討厭太陽。

J      :    那你為什麼會挑馬爾代夫為麥兜的 dream destination?

A     :    是否馬爾代夫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麥太對麥兜呃呃騙騙的愛。她是愛麥兜的,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她沒有這樣經濟能力,負擔不起,只好用她的方法去滿足小朋友了。

J      :    對於你的家人,你會怎樣表達你對他們的愛和關心?

A     :    我會變身為一個很嘮叨的「婆仔」。看到有好口野就會email 給他們,比如是「10大健體方法」這些對身體有好處的資訊,給他們email 了,又會再打電話去問做了沒有、有沒有感覺好些,就是不停地嘮叨。我希望他們的身體健康些,也就是給他們生活上的保護,我就是不停地講啊講的,來表示我的關心。

關於慈善的對話

J :   除了麥兜的動畫片,我近來比較少看到他的漫畫書了。動畫片以外,你們還有其他相關的事情在做嗎?

A:   慈善的工作有一直在做。比如去年跟協康會合作,推出麥兜聖誕樹。今年還有幾個計劃在商談中。近年來,與NGO和商業機構都多了慈善項目的合作,覺得越來越多香港人在賺錢之餘,也很熱心做善事。

J:    是的,我覺得這個是社會責任。我們的雜誌要邁進第15年了,在4年前成立了「旭茉JESSICA 慈善基金」,通過我們的「旭茉JESSICA Run」和「成功女性頒獎禮慈善拍賣」等等項目籌款,受惠機構也有不少了。下個月我們又與雅詩蘭黛集團攜手推展「10月關注乳癌活動」,希望為女性多謀福利。

 

PROFILE

插畫師/ 麥兜、麥嘜原創人

1988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1991年與澳洲著名兒童故事作家 Margaret Wild 合作出版《Belinda’s Blanket》,推出個人第一本作品。其後,與謝立文合作創作了麥嘜第一本漫畫故事書《成年人童話》。1996年兒童刊物《黃巴士》獨立創刊。 2001年上映港產動畫電影《麥兜故事》,獲得高達1,500萬港元的票房佳績。 2003年《麥兜故事》奪法國 Grand Prix Annecy 國際動畫節最佳電影大獎和台灣第39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片。同年,進軍內地,推出簡體字版刊物。2004年第二部動畫電影《菠蘿油王子》上映。同年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2009年第三部動畫電影《麥兜響噹噹》在內地報捷,票房達7,000萬元。2012年參與美術監督的《麥兜•噹噹伴我心》在香港及內地上映。2013年 香港小交響樂團將麥兜故事配上古典音樂,創作《麥兜.感人至深小故事》,由謝立文及麥家碧擔任概念 / 導演。

 《旭茉JESSICA》MOST SUCCESSFUL WOMEN 得獎年份 2014

Art Direction: Ricky Siu & Yho Yeung

Photo: Kwan

Makeup & Hair: Gloria@Will Makeup(麥家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