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職場新鮮人 — 中樂團特約樂師盼以音樂感染他人

「嗚~~Jaggery (袁譽珈) 雀躍地從盒子取出嗩吶,隨心吹奏響亮雄壯的樂聲,令人一大清早便精神為之一振。

Text: Moli Ng   Photo: Sze Chuen

「很多人稱嗩吶為『啲咑』,以為是紅白事才會用到,雖然兩種樂器同根同源,但其實在上世紀開始已經朝不同方向發展……」說到嗩吶,香港中樂團特約樂師 Jaggery 即娓娓道來,原來她 10 歲時經已跟這種雄亮有力的樂器結下不解緣,更奠定當樂師的夢想,「小學時期有學習鋼琴,之後想嘗試第二種樂器,音樂老師便推介我學習當時未算普及的嗩吶。我喜歡它粗獷響亮的聲音,一吹奏便令我成為焦點。」直至升中,她繼續參與中樂團,從中體會到中樂的可塑性,接觸千變萬化的音樂種類,加上樂團中遇上志趣相投的好朋友,多采多姿的樂團生活促成了樂師之夢,「中小學玩中樂的經歷很愉快,很希望能將這種美好延續下去,變成自己的事業。」

一心一意的樂師夢

Jaggery 的音樂之路很專注,亦很順理成章,由中小學期始積極參與中樂團活動,師承香港中樂團嗩吶演奏家劉海,至考入演藝學院主修音樂,考獲獎學金,隨上海音樂學院副院長劉英海深造。畢業後加入中樂團成為特約樂師,擔當嗩吶聲部的中音嗩吶。常聽聞「做那行,厭那行」,當興趣變成職業,總會因想像過於美好,換來現實種種的失望,然而 Jaggery 卻樂在其中,成為職業樂師後,對音樂熱情從未退減,「由小就在音樂氣氛下長大,很享受被音樂包圍的感覺,一直都覺得玩音樂好開心,即使當上樂師,每天練習也沒有感到枯燥乏味。中樂其實是變化多端的,我們經常
會嘗試多元化的表演方式及曲風類型,不會覺得重複又重複。」

作為新晉樂師,加入一個 90 人的大型音樂團隊,剛開始時難免有所怯場,但隨著演出經驗一次次的累積,開場前的膽怯已轉化成興奮的情緒,「以前會有 stage fright,自信不足,怕自己做得不夠好。幸好樂團的前輩都樂於指導我,同輩又能夠共同成長,慢慢就學識保持情緒高漲。我們就像演員一樣,在台上要將最好一面呈現給台下的觀眾,除了音樂本身,精神面貌都很重要。此外,演奏時除了融入樂曲,最重要的其實是維持合作性,在演奏時不能太忘我,要跟其他團員保持默契、互相協調。」

以音樂感染他人

畢業第一份工作便當上樂師,自然令身邊人感到百般好奇,她透露當初家人朋友均對其工作抱有不少誤解,「我們的上班時間基本上是星期一至五,由九時半到下午四時半都會排練,很多人誤以為很輕鬆吧,但其實背後要付出的努力實在數之不盡!即使在正式練習後,我們也會額外花大量時間去練習及綵排,到了星期五、六則多為演出的日子。」隨著親朋好友漸漸理解,更有愈來愈多人對嗩吶感興趣,「他們看見我到處演出,會覺得很厲害!我的表弟現在也在學習嗩吶,令我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影響別人。」

除了本地演奏,Jaggery 在疫情前曾以樂師身份隨中樂團遠赴各地作巡迴演出,亦會跟隨多個藝術團體赴上海、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作藝術交流,當中最深刻的,莫過於疫情前的一次歐洲巡演,「要在十幾日內演出七八場,整趟行程很疲累但又很高興,如何在高強度的演出安排下維持演出水平,是一大難題。但可以擴展眼界之餘,西方觀眾的反應很熱烈,讓他們發現中樂並不一定侷限於傳統的表現方式,其實可以呈現各種變化時,也感到很滿足。」作為一位演奏家,除了享受樂器的奏鳴聲,觀眾的掌聲也是不少得的動力來源,「每次演奏終結時,觀眾大力的掌聲會令我有很大的鼓舞,由心流露出陣陣感動,覺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義。」

明年 6 月,Jaggery 將有一次嗩吶獨奏會《尋樂》,意指尋音樂的同時也是尋快樂,「我想將自己尋覓音樂的心路歷程演繹出來,當中有傳統的元素,也會加入嶄新元素,想藉此呈現更多音樂面貌予大眾。」對於將來的事業發展,她下定決心要繼續走她的樂師之路,以成為中樂團的正式樂師為目標,然後再一次告訴我:「始終,我真的很喜愛音樂!


Jaggery Yuen
學歷:香港演藝學院音樂系學士
工作履歷:香港中樂團特約樂師 ~ 2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