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職場新鮮人分享 — 環保教育員

深信環保乃未來大趨勢

讀環保有何出路? 相信不少人對於環保行業的長遠發展都抱有疑惑,然而入行三年多的 Louisa 則認為,環保是未來世界大趨勢。「本身入大學時打算讀 Statistics,因自己在數學方面較得心應手,加上不同行業都會用到,但後來認識了生態學的師兄姐,發現這一科更有趣、更有意義,而且我覺得環保在未來會是主要的全球議題,會變得愈來愈重要,所以沒太擔心出路問題,展望行業會愈來愈蓬勃。」加入環保團體前,Louisa 曾於出版社工作,負責編寫科學教科書的內容,但終日留在辦公室的上班模式埋沒了她愛走動的天性。「自己比較鍾意嘗試新事物,沒法長期坐在 office,覺得很沉悶。」最後她決定從辦公室移師大自然,從出版編輯變成「環保教育員」,跳出教科書,直接走進自然、走進大眾面前,展開她的環保教育工作。

Text: Moli Ng   Photo: Raymond Chan

家人眼中的「垃圾婆」!?


Louisa 先後於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及生態巴士當環保教育員,透過各種工作坊、導賞團、比賽等活動引起大眾關注,促進他們對環境議題的了解。但對於環保工作,外界人士總是滿頭問號,連她身邊的親友也不例外。「因經常會重用物資,很多人以為我做回收,屋企人也笑我是垃圾婆;又試過被新朋友問我何謂『環保』。而在我眼中,則認為自己是教育工作者,有時填 form 要寫職業領域,我也會選『教育』,因為我的工作較像老師,讓大眾對某種議題增加認識。」因工作性質所需,Louisa 經常要向男女老幼講解環保議題及介紹大自然生態,原本較內向的她也要跨越害羞的屏障,學習跟不同人相處溝通的模式

「面對小朋友、成人或長者,說話的語氣內容都不盡相同,而且每個人對環保的了解程度不一, 要如何令他們不抗拒呢? 要先令他們萌生好奇心,才可鼓勵他們作改變。有時我也覺得自己像 sales,要主動向別人推廣,想辦法讓對方投入這件事。」

愛大自然,也愛與人接觸

說到生態保育,大眾可能以為保育人士終日留守山林,只愛跟動植物交流,但事實上環保工作亦分多種類型。Louisa 之所以選擇環保教育,除了出於對大自然的熱愛,也熱衷於跟別人互動交流。「曾經在環保顧問公司當實習生,這些公司會在大型基建工程進行前評估環境生態,量度林木、水及空氣質素等。但自己比較喜歡對人的工作,覺得當中的意義及成功感更大。」教育工作雖然困難艱鉅,但參加者的反應總為她帶來喜出望外的收穫。「試過帶視障人士參觀濕地公園,對於視力不清的人,要如何帶生態導賞團呢? 缺乏輔助下,他們難以親身去感受到大自然的神奇。我們嘗試讓他們以其他感官去認識大自然,如透過聲音、羽毛去感受鳥類,看見參加者很投入及享受,覺得籌備多吃力都值得!」

不一樣的女同事

以前在出版社工作,Louisa 指同事較斯斯文文,而從事環保工作的女性則多為剛強硬朗,因大小事都要「一腳踢」。「舉辦大型活動時,大至寫 proposal、寫報告及帶活動,小至搬搬抬抬、聯絡參加者、設計海報、策劃場地、安排物資及管理社交媒體等,都只有一兩個人做,有時我也形容自己做『打雜』! 所以這行業的女生比較 tough and strong,外向好動,且喜愛上山下海。」大部分香港女生遇上昆蟲也會「依哇鬼叫」,而生態行業的女生反而對蛇蟲鼠蟻別有一番研究,Louisa 也是入行後才漸漸對昆蟲產生興趣。「本身不喜歡昆蟲,但有次出 field,同事讓我見識到昆蟲的特性及獨特的顏色,如閃藍色、金屬色等,便慢慢培養對牠們的興趣,之後的碩士論文也是研究螞蟻。很多時抗拒是來自於缺乏理解,當我們親身接觸過,就會有不一樣的看法。」

「擇善固執」的信念

熱愛大自然的人,心裡總有一團火,希望為環境生態作貢獻。當初胸懷熱誠走進這一行,現 實跟理想又有多少落差?「讀書時當生態學會幹事,一夥人覺得 OK 便行。但加入了一間公司、一個團體,自然多了掣肘,每個活動都要符合公司的宗旨及形象,要考慮是否 cost effective;假如要申請環保基金資助,在營運模式方面的要求會較高,未必完全做到自己理念上想做的事情。」意識到目前環保行業資源有限,在本地的收入也必定比不上 IT 及金融等工作,Louisa 表示不太擔心,亦展望會繼續在這行業發展。「有位中學老師教我一個道理:擇善固執,覺得正確的事情便要堅持。我深信環境教育極具意義,每次完成一個活動,看到參加者對一個議題產生興趣,見到他們玩得開心,都有好大成功感。加上近年本地人的環保意識明顯提高,氣餒時又會看見希望!」

Louisa
學歷:生態學學士;環保管理碩士
社會人年資:~ 3 年
工作履歷:先後於兩個環保團體擔任環保教育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