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可持續未必可發展, 但堅持…… HAUSTAGE 創辦人雷雲

正所謂,創業難,持續發展更難。綠色時尚及生活設計館 HAUSTAGE 創辦人兼品牌總監雷雲 (Maggie) 中學就讀真光女書院,嚴格校規拍下的蝴蝶效應下,讓她迷戀時尚,從幕後製作的推手到自己建立品牌推廣公司— Match Showroom,明明造得有聲有色,卻在六年前,突然轉風向帶動綠色時尚。這一意孤行的「可持續發展」項目令她身陷險境,公司險些面臨終結,「當時概念可能太新了,捱了一兩年,可賣的東西都要賣了。」 幸好,守得雲開,這天她不用再按「實驗室」 的緊急掣,現已拓展成「大屋」舞台擺放著那些繼承「傳...續」相同理念的產品,為地球盡一點點力。

Text:Joshua Wong   Photography:Raymond Chan

J:為甚麼會突然扭軚,轉做「可持續發展」項目?

M:在 2015 年,被芬蘭政府邀請我們參與一 個在亞洲推廣芬蘭設計師的項目,經過好幾個來自不同國家公司的投標,最後我們贏了。邀請我們到 Helsinki (赫爾辛基) 詳細洽談和探訪,由於我們資源有限,只能我獨個兒去。第一天落機接著便要開會,婉拒了他們的洗塵晚餐,獨個兒去便利店買補給品,當地官員打來問好,得悉我在買礦泉水時,語調突然變了:「芬蘭有最好的水和空氣,你是毋須再買任何樽裝水!」那一刻自覺無地自容,我們香港人背向祖國,一個 GDP 很高的地方,但從來不敢向外來人說開水龍頭便可飲用……他是政府官員,為自己國家的資源感到驕傲。

J:芬蘭可是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喔!

M:對,事情未完,就在收銀處的附近處,見到一位拾荒者走進來,在自動回收機前將拾回來的水樽和汽水罐放入,弄好後他拿著條碼到收銀處,點算後收銀員給他一支水和麵包,頓時我心涼了一截,想起昔日跟妹妹因家境困難曾經嘗試執拾汽水罐,卻被扶著牆一路踩一路罵的婆婆喝罵,而想不到人家連對拾荒者也會讓對方感到尊嚴。那刻,像被「叮」了一聲, 完全知道下一步的角度和方向了。

因這兩件事,我頭也不回,決定只接做 Sustainability 的品牌。回到香港便跟所有同事說:「從今天開始我們要轉型,Go Green Sustainability,還有合約未完成的,會跟他們說將來要轉型,大家一起加油喔。」

J:這舉動未免太操之過急,不是應該穩中求慢變嗎?

M:我當時應該是「() 了,這概念在市場上確實太新了,手上的芬蘭品牌也盡是亞洲人都喜愛,同樣未足夠我們公司營運。像明明客戶是愛好 bling bling 東西,突然跟他說我們只提供沒味精淡淡味的,結果……只有賣不出! 公司曾去到一個地步,要變賣物業面臨破產邊緣。同事會建議不需要一刀切吧, 慢慢替換……

也許我是單親媽媽,心裡覺得若連相信的正確價值觀都未能留給女兒,是一件很失敗的事情,即使最後甚麼都沒有,我還有一條命,最多只好重頭來過吧。

J:那轉捩點是?

M:記得應該是 2018 年,H&M 打給我們,想約一個 coffee meeting 並表示希望公司 2018 年會轉方向,目標是 2020 年能做到。坦白說,「放火」是他們,但難得「嗌救火」的也是他們,而他們是大集團,牽一髮動全身,但他們發了這句話,「可持續發展」如雨後春筍,也多了人找我們,畢竟我們也是可持續紗廠的幫助和推動,在 2018 12 月我們旗下的「lab」同日開幕,全因一年前他們已邀請我們洽談一個有趣的「綠色概念」比賽,當時公司順利進入八強,並承諾若項目落實,便會邀請我做首要合作公司,果然,2018 年找我們更給我們大單位,生怕兼顧不了,決定選擇五百呎的 舖位,也算是膽粗粗做零售,於是為這綠色時尚及生活設計館起名「Lab」,商標設計是一家屋子,選用藍色除了是帶著灣仔藍屋那被活化重建的象徵,也因少年時極不喜歡那套中學 (真光女書院) 的長衫,現在回看又有另一種味道,向校訓「爾乃世之光」(Thou art the light of the world) 致敬吧!

J2019 年跳出荃灣,更嘗試到尖沙咀開店,是充滿信心了?

M:在南豐的反應很不俗,猶如打雞精般給我們很大鼓舞,也因此多了地產商找上門。我意識到這可能是終身事業, 不如幫自己公司再 rebranding,將 lab 進化成 Haus (德語「家」的意思),包含 HeritageArtUpcyclingSustainability,在中文是「傳、藝、再、續」之意。

J:那疫情後,市場策略會有所改變?

M:經歷疫情,大家 mindset、行為和習慣都會有所改變。現實大家少出街,網上推廣非常重。而這幾年不幸中的大幸,舖租有議價的空間。而始於香港人有三樣不死精神 —— 行街、睇戲、食飯。香港人很懂購物,「平靚正」以上會著重值不值得,如 疫情多了戶外行山,愈 practical 的也可吸引他們注意力。作為 Retailer、作為 Marketing4 P” 不少得 (ProductPricePlace Promotion),我們會積極在不同地方「打卡」,即多做點 Pop-Up Store,擴闊市場對我們的認識。

赫爾辛基是她第三個家,經常飛到當地公幹,最新的芬蘭品牌都會先讓她過目。
位於尖沙咀的新店開幕,芬蘭領使也來到賀。  
與女兒相依為命,作為媽媽只想把正確價值觀的留給她,讓她開展真善美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