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賣酒 — 是把酒談心,互建信任的學問 謝曉妍 @ Whiskies & More

謝曉妍 (Hil) 大學畢業後到過幾間世界頂級銀行工作,四年間晉升至 Vice President。這條別人羨慕的投資銀行風光大道,意外地開發了她另一條追尋 whisky (威士忌) 不同凡響之路。 與目標客戶洽談與合作夥伴聯誼,無不需要飲兩杯的雅興,憑味覺對號入座,Hil 漸對威士忌情有獨鍾。更甚是,回流香港轉身成威士忌代理商,更得到百年歷史酒廠首肯達成合作。究其酒是故鄉濃,還是懂得入鄉隨俗,統統都是一場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學問。

Text: Joshua Wong   Photography: Raymond Chan   Venue: Darkside Bar @ Rosewood Hong Kong 

荷蘭水蓋 

Hil 未出生,她的父母已由香港舉家移民到荷蘭,在這個連大麻也合法化的國家出生成長,水土的不一樣,讓這位仍說著一口流利廣東話但思想行為跟土生土長港人是不同的。 

「荷蘭講求自由,舉例當地年滿 16 歲(現在 18 歲)可飲用酒精飲品,不像美國要等到 21 歲。而好奇使年青人在讀書時代用盡方法去偷飲,其實,這是尋常之事,因限制弄巧反拙釀成年青人的終身大事,開放的好處是讓人不覺飲酒、食大麻作一回事,不會引起偷嚐禁果的衝動。」 

自言自細愛讀書計數,玩物是那種要求 problem solving 的扭計骰,中學時代最愛科目是數學與經濟,順理成章大學選讀計量經濟學士課程,畢業後到 Goldman Sachs 等多間國際投資銀行,四年間在法國興業銀行 (Société Générale) 當上 Vice President。「這是我引以為傲的事業里程碑,因為同期都要等上三年又三年的才有機會晉升。」 

洽談生意又怎少得交際應酬? 在投行工作多年來的舉杯 Cheers,坦言只換酒場知識的皮毛,「邀請客人去 chill-out 目的是輕鬆對大家認識加深,大多是一兩杯 cocktail,並沒深究酒品的知識。」 

直到她移居倫敦,因經常遊走並出席歐、亞兩地的紅白酒會 ,眼看很多出席的酒徒會認真地報考「 WSET 證書課程」(國際認可有關酒類課程),對酒類飲品愈來愈充滿熱誠的她決定報讀,更考取了 WSET 的進階證書。 

「開始認識真正愛酒的人,我們不定期舉行主題聚會,每人會帶一支喜歡的酒出來分享,在交流之下長了很多知識。」有次某位嘉賓帶來了一支 whisky,初嚐感覺已令她回味萬分,隨後更在網上自己搜集資料功課,酒酣耳熟樽酒論文,也開啟了新世界,自然想去「酒之勝地」朝聖–拜訪不同的「威士忌節」。 

摸酒杯底 

她第一次出席「威士忌節」是 2015 年,地點是日本,自此愛上周遊烈國與烈酒,也為自己鋪了另一條事業路 —— 2016 年她搬到香港,索性把興趣發展成事業,成立個人公司 Whiskies & More,決意為香港的高級烈酒行業帶來新境況。

她營運宗旨是:「慢慢一步一步做,不給自己壓力,不設定明確死線,不要搞得太鋪張。」 

她的客人大多是高級餐廳和酒吧等 (是次提供場地是客戶之一) 提供與別不同的威士忌和其他烈酒,獨家代理的酒牌有超過 150 年歷史的傳統品牌 AD Rattray、歷史最悠久成立於 1842 年的獨立裝瓶廠 Cadenhead’s、及 upcoming 的品牌 Elements of Islay 及 Blackadder。 

「參加威士忌節也認識好酒也是酒界中人,熟稔後遂成好友。其實他們講求關係多於合約條款,即是講求信任度,好像有些百年酒牌,純粹口頭協議不用簽約,且他們一諾千金。」 

誠然,大多酒廠本身也不愛發展急速的企業,跟 Hil 的「不太進取」一拍兩合,願意跟她合作,讓她代理自家美酒。 

「跟他們談生意,如平時做朋友一樣,先認識後,看看大家有沒有 click 到,那才可開始一段朋友關係,關係需要慢慢建立信任,就算 pushy 都沒用,慢慢來,有了默契,自然談代理便更容易水到渠成。」 

跟代理商交情如此,待客之道也一樣。2018 年,她開設網店 Timeless & Tasty,同樣售賣不同烈酒,每當客人訂了代理的,Hil 會多口一問或電郵上加句:「喝完的感覺如何?」,客人的意見才是最真實的市場調查。

「Listen to Your Customer」是她抱著的態度,難怪,她可在男人主宰的威士忌世界通行無阻,走出一條獨特的私家路。

2004,大學時參加學校舉辦的拜訪投資銀行活動,一身正裝已為將來職業熱身。
周遊烈國也順帶為事業鋪路,2016 年到愛爾蘭多間酒廠洽談,為日後代理鋪路。
2017 年首次在香港威士忌節做展覽,邀請了她非常欣賞獨立酒廠 AD Rattray 來港參展,除了是悠久歷史,更推介它的 Knockdhu 8 Years 系列威士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