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06.04.2023

我將我的價值錯放了|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何欣容

跟一位從年少時已開始患有飲食失調的女士見面一段時間,在各人的協助,以及她自身的努力下,她現在的健康狀況已大為穩定,但她那害怕進食、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好、事事都追求完美的心仍然緊緊地綑綁著她,讓她的人生極其痛苦艱難。

有關飲食的事,主要交由醫生和營養師為她打點,我跟她見面不會主動談及「厭食症」這3個字, 對她來說,這3個字就像「佛地魔」,一樣是不能說的名字。在我這兒,我們談的是內心的掙扎、整個人生的轉化。

那天,我們決定再次回溯到飲食失調的最初。雖然過去她已對不同的人敍述過多遍,但這次,我們不再只停留在時間線上所發生的事,而是更深層地去窺探其中的意義。

我著她想起最近一次感到害怕的時刻,她提到工作時發現自己出錯了,很害怕上司和同事會怎樣看她。然後她放鬆地坐在沙發上,讓全身的肌肉都放軟,合上眼睛,從身體的感覺去聯想兒時感到害怕的時刻,一直回到飲食失調的情況開始出現的年少時代。

「那時候我的成績不好,怎樣努力都做不到,相反妹妹好像很輕易就取得好成績……那時剛轉校,我看到校園地方很大,好陌生,我甚麼人都不認識,很迷茫……我開始有時會問自己,我有甚麼價值呢?如果我不存在,或者爸媽會過得更好?將所有資源都給妹妹,不是更好嗎?」

我一路聽著,心一陣又一陣的酸痛。然後我們開始進行眼動身心重建治療(EMDR Therapy。文章篇幅所限,未能詳述。)

她腦海裡浮現出一幕又一幕自己被他人比下去、做得好時卻得不到肯定的失落畫面,去到一個畫面,她說有人讚她「食極都唔肥,真好。」她漸漸開始注意身形,希望可將這「唯一的優點」保持下去。然後過程中浮現更多自卑的畫面,她更盲目地追求瘦,到後來已忘記為了甚麼,因為她再也吃不下了。

我們像看傳記電影般一起回顧了她的前半生。那次會面完結前,我問她,在這次過程中,你有發現或領悟到甚麼嗎?

她看著我,沉默了良久,那是對這些年來錯失了的一切的默哀。我的雙眼也不由自主地跟著她的眼睛變得通紅,靜靜地跟她一起承載那份沉痛。

她緩緩地說:「原來,我一直將自己的價值錯放了。」

又是一陣沉默。她續說:「那麼,我的價值在哪兒呢?我很害怕。」

我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因為答案不在我手裡。我說道:「對我來說,世上有兩種人,一種是從來都不會思考自身價值是甚麼的人,另一種是會思考這個問題,但大概也沒有一個肯定答案的人,你說不是嗎?」

她在淚中苦笑了一下。是的,人生太多苦,有時需要加點幽默。

我續說:「當然,有些人在人生的某些階段會很確切的感受到 『啊!我的價值就是做這件事了』,但通常過了一段時間後,又會開始產生懷疑。這是因為,價值不是永恆不變的,而是隨著我們的成長和對生命的追求而轉變的。老套點說一句,價值是由每一個人自己創造出來的。」

她看著我,思考著我的說話。我繼續說:「由今天開始,我會跟你一起去做這件事。」

然後,她突然說:「我想食番多啲嘢。」

我十分驚訝,因為她從來不會吃多過營養師指定的份量。我知這改變的決心背後是有多大的勇氣。

那天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我們在黑暗中看見了曙光。縱使模糊,但已足夠指引我們走下去。

你呢?你將價值放在哪裡?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ysel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