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月號封面人物】演員的靈魂.陳漢娜

演員的靈魂.陳漢娜

「演員就是有一種魔力,每一個角色都是一個人,都有靈魂。」對於演戲,陳漢娜 (Hanna) 如是說。
在一眾新生代女演員之中,走暗黑高冷路線的 Hanna 由處女作《殺破狼‧貪狼》開始,初登大銀幕就能演古天樂的女兒,更憑此電影獲提名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即使未能奪獎而回,她經已成為電影界的新寵兒,及後的《G殺》、《遺愛》等電影都擔任女主角,其演技亦備受讚賞。
在演藝界平步青雲的 Hanna,初出道當模特兒的日子也不是一帆風順,大學畢業後憑一個「勇」字隻身到日本工作,亦令 Hanna 歷盡艱辛。正當她立志以演員為終身職業、演藝發展如日中天之際,卻因疫情而備受打擊,但她未有輕言放棄,最近亦憑電視劇《IT狗》成功「入屋」,蒙玲一角讓觀眾看到她即使演喜劇,同樣是駕輕就熟,完全洗脫她一貫暗黑高冷的面貌,其可塑性之高也是近年罕見。

Text: Benni Ho  Art Direction & Styling: Denise Seto  Styling & Coordination: Nana Tong  Photo: Oscar Chik  Assisted by: Gloria Tang  Makeup: Angel Mok  Hair: Ziv Yeung & Nic Liu @Haircorner K11 Musea  Wardrobe: Gucci

Wool crêpe crystallized dress $46,000 & black visor with harness $27,250 Both from Gucci

不少香港人都崇尚日本文化,也喜歡到日本旅行,但 Hanna 決定大學畢業後到當地工作,其實沒有一個很大的誘因,某程度上反映了她直率的性格,「大學時候就已經想在畢業後到不同國家工作,體驗當地生活,而我最喜歡就是日本和當地文化,也懂得一點日文,所以畢業後就順理成章地揀了日本。當時真的沒有想太多,也沒有甚麼計劃。」身邊有不少到過日本工作的朋友回來後都說,在日本生活和旅行相比,完全是兩碼子的事,Hanna 的故事也是同出一轍,「日本職場有潛規則及濃厚的階級,要慢慢發掘和適應,才可減少碰壁的情況,與不同的日本人相處,都需要慢慢學習。」

難忘仗義朋友

若不認識陳漢娜,只憑她的社交媒體、或她當模特兒時拍攝的相片,不容易察覺她是香港人,「在日本生活的日子,都有很多難忘事情發生,最初自己的日文並不是很好,出現過很多『雞同鴨講』的情況。其實最初到日本,等了數月是完全沒有工作,慶幸都遇到很多很好的人,亦因為緣份,感恩最後有日本人找我工作,工作以外亦可以做朋友,又會仗義照顧我生活上的所需,他們也令我的日文進步了很多!現在回想當初,他們為甚麼要用一個外國人做 model?因為日本也有很多很好的模特兒,所以非常感激曾經起用我的人,能夠登上自己經常看的日本雜誌,也是一種很難忘的經歷。」以現時的名氣,未來想再戰日本演藝界嗎?「這是一直都想做的事。疫情前自己都是日本、香港兩邊走,當日本有工作便會飛過去。除了做模特兒,我也參與演員相關工作,主要是拍短片。之前也有拍過電影,不過是香港在拍攝,拍完之後就在日本播放。」

甫出道便接拍《殺破狼.貪狼》、《智齒》等電影,與一眾影帝合作,對當時初入行的 Hanna 無疑是一項挑戰,也短時間內令她的演技突飛猛進,「第一次拍電影就能夠拍《貪狼》,真的很幸運,因為之前並未有想過做演員,當時 casting 也沒有講明是甚麼角色。自己一直喜歡嘗試新事物,可以拍電影、做演員已經很開心,而《貪狼》幕前幕後都是一班很有經驗的前輩,他們都很照顧我,讓我知道演員到底是一份怎樣的工作,演技方面亦有一定的進步。其實演戲或做演員特別之處,在於沒有『識』和『唔識』,影圈有『學院派』或者像我這種沒有修讀過戲劇的演員,是一邊拍一邊學,自己也有跟老師學戲。完成《貪狼》後拍了不同類型的獨立電影,每次演戲的時候,都會回想上一套電影的過程,無論是找到不足之處或是有所進步,自己對演戲的敏感度都會提高。」

Interlocking G wool cardigan $22,900, crêpe de chine ruffled shirt $11,500, vinyl effect black skirt $11,500, GG denim black Jackie 1961 mini shoulder bag $16,000 & black mesh slingback pumps $9,300 All from Gucci

以演戲為終生職業

誤打誤撞下成為演員,Hanna 坦言電影有著一種莫名的吸引力令她繼續演戲之路,更期望以演員作為終身職業,「做模特兒的時候真的沒有想過會演戲,但自己本身喜歡電影和戲劇,到真正成為演員之後才發現,如果沒接觸過演戲,我的人生或這一刻的想法會很不同。演員就是有一種魔力,而每一個角色都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都有靈魂。每次轉換角色,就像由一個靈魂跳去另一個靈魂,每個靈魂都會令我有所得著。」Hanna 這個「靈魂出竅」論,似乎有點抽象,「拍完每一套戲,都像經歷了漫長的人生,即使和某位對手可能只有幾場戲份,但卻好像和他相識多年,只有演員才感受到這份演戲的魔力。此外,演戲也是一件很赤裸的事,因為演員要將自己的內心交出來,過程中會見到自己很多缺點,或者是發現一直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結果是可以做到,甚至達到比預期更好的效果,當中會有很大的滿足感,這就是吸引自己繼續做演員,和決定以此為終身職業的原因。」

這麼赤裸地投入角色之中,之後會很難抽離嗎?「是不得不抽離的,但過程又不會很辛苦,或者因為我是個比較隨性的人。疫情前,每次拍完一齣戲之後都會去旅行,為自己reset。作為演員的其中一個責任,是不可以帶著之前角色的影子去演下一個,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方法重啟自己,再全心投入下一個角色。現在大家不能去外地旅行,我多數會留在家中,做一些平時會做的事,如見見朋友、畫畫、看書,只要能讓自己放鬆便可。」

Interlocking G wool cardigan $22,900, crêpe de chine ruffled shirt $11,500 & GG denim black Jackie 1961 mini shoulder bag $16,000 All from Gucci
GG embroidered tulle dress $34,800, black leather corset with horsebit detail (Price to be confirmed) & black equestrian boots with Interlocking G detail $17,300 All from Gucci

女一的告白

在香港出道短短五年就接拍大片、提名入圍香港金像獎、繼而成為女一,有否感到受寵若驚?「能夠獲提名真的感到驚喜,因為自己在《貪狼》的戲份不多,沒想過自己和金像獎的距離是這麼近。當然這個距離並不是說自己能夠得獎,而是可以成為這項影壇盛事的一分子而感到榮幸。回想當屆呼聲最高的新演員有『小龍』(《黃金花》凌文龍)和 Rachel(《藍天白雲》梁雍婷),基本上獎項就是他們之爭,無論兩人誰得獎都是實至名歸。」最後,2018年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得主,是 Hanna 在電視劇《IT狗》的好拍檔凌文龍。

談到之後由她擔任女主角的電影時,Hanna 都清楚說出每套電影角色的名字和性格,足見她對每一個曾經演出的角色都是全情投入,「我拍過的電影不算多,所以每一套都很重要,每一個角色、每一個階段都是自己成長的紀錄:《貪狼》的李詠芝,是令我愛上演戲的一個角色;《G殺》的趙雨婷,讓我肯定自己會做一世的演員。第一次主演的《G殺》,角色的篇幅較以前多很多,我需要花更多時間去研究角色和劇本。透過這套電影經歷了趙雨婷的人生,觀眾對我的印象更深刻。」另一個令 Hanna 深刻的角色,是去年上映的《遺愛》女主角 Elisa,「《遺愛》幾乎是最難演的角色和劇本,因為要跳出自己的舒適圈去做。本身 casting 是演另一個角色,最後落實演 Elisa,角色横跨不同年紀,又要演未婚媽媽,又有殺人場面,難度很高。當導演問我能否演 Elisa 的時候,考慮很久才答應,因為怕自己不能掌握角色而影響拍攝進度和電影質素,倒不如揀一個比較安全的角色去演吧。但最後抱著挑戰自己的心態,相信導演是看到自己擁有演繹 Elisa 的某些特質,但最初反而是不相信自己。」Hanna 坦言付出了 1,000% 的努力去演活Elisa,「對自己的表現是滿意的,這是一齣令我成長不少的電影,很多方面都靠自己反覆思考、領悟,因為Elisa的設定完全是相反的我。」

Pearl silk georgette long sleeve shirt $10,400, faille jumpsuit with G buckle belt $28,800, black feather muffs $40,300 & Gucci Diana white leather small tote bag $ 29,000 All from Gucci
Pearl silk georgette long sleeve shirt $10,400, faille jumpsuit with G buckle belt $28,800 & black feather muffs $40,300 All from Gucci

疫境下的頑抗

《遺愛》上映的時候遇上疫情爆發,電影院關閉令票房失收。疫情下電影業大受打撃,Hanna的事業發展及經濟上都面臨不少壓力,「第一波疫情,大家都停頓下來了,2020年上半年完全沒有工作,因為大家都一起經歷低潮,不會覺得自己特別慘,但也有一定壓力。到下半年比較好一點,年尾有很多電影公司用比較低的預算開戲,大家總算有工開,而我也接拍了一齣。至於去年情況再好一些,因為拍了《IT狗》。」面臨經濟壓力,Hanna初到日本時已早有經驗,長時間沒戲拍令她最擔心的,反而是怕演技生疏,「演員其實都需要保持最佳狀態,而演戲就是最好的鍛鍊。即使如此,我一直保持想拍戲的飢渴感,到機會來到的時候,就能夠立即投入。」

Crystallized ‘1921 Gucci’ cotton tee $8,000, GG denim jacket $22,900, GG denim wide leg pants $9,200, interlocking G baguette nose ring $4,750, nude crystallized finger-cut gloves $9,250 & black mesh slingback pumps $9,300 All from Gucci

開啟喜劇之門

早前剛播放完畢的 ViuTV 原創劇《IT狗》,是Hanna首次參與電視劇拍攝,女主角蒙玲跟她過去演過的角色有很大分別,難忘的事也特別多,「這是自己第一次演喜劇,角色的設計完全不是自己,我是沒有蒙玲的那份堅持,現實中的我絕對不會和『阿信』(凌文龍飾演)去『癲』,一早就會放棄 PayPayDuck(劇中的初創公司)!蒙玲一角是以一種不刻意搞笑的方法去演,希望觀眾接收笑點後能會心微笑。劇本中有一些對白本身是搞笑的,如果再刻意用誇張的手法去演,就會過火,所以要小心掌握,這對我來說是困難的,但絕對是一次很好的學習。我很欣賞小龍和 Lokman 的演技和喜感,我也會觀察他們怎去演繹『阿信』和『星之子』,從中觀摩學習。」

在 Hanna 心目中,劇集和電影有很大分別,「電影就像是一件藝術品,而電視劇並非不是藝術品,但因為製作成本較電影低,時間也倉促得多。例如電影中的一場戲,可以有更多時間和導演斟酌怎樣去演,但電視劇因為篇幅太長,一般都有二十集,一集就有 45 分鐘,相等於半套電影,所以不可能每一場戲都很細緻去做,趕拍時可能連playback都沒時間看。」對演技的要求方面又如何?「電視劇的劇本非常多,跳拍情況也比電影更頻密。我收到電影劇本後基本上是『入晒腦』,但一套二十集的電視劇,沒可能記得劇本和對白,只能記得劇情。《IT 狗》因為有太多人物和公司在中間穿插,劇情亦要慢慢鋪排,就變得更加複雜。因為有很多跳拍,演員除了要記熟對白,還有很多時序上的事情要記,避免『穿崩』,這也是一種很好鍛鍊,特別是記性方面。」

Crystallized ‘1921 Gucci’ cotton tee $8,000, GG denim jacket $22,900, GG denim wide leg pants $9,200, interlocking G baguette nose ring $4,750, nude crystallized finger-cut gloves $9,250 & black mesh slingback pumps $9,300 All from Gucci

我就是我

在這個「美圖」世代,Hanna 無懼將面上雀斑展示人前,她對美的準則明顯不受普世價值約束,「我反而介意別人『執走』我的雀斑。初入行做模特兒的時候,仍有很多人不接受雀斑,記者會要求化妝師遮掩。當時我的感受是:『雀斑很差嗎?』其實雀斑不是人人都有,但這是確實存在,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徵,雀斑就是我的特徵。遮蓋一個人的特質,這是我完全不明白的事,我會想:『為何你不去找一個皮光肉滑的女孩子?』雀斑是我由小到大都見慣了,不會覺得是瑕疵,只能說大家對美的標準不同,反而難以想像沒有雀斑的我是怎樣。」

外國模特兒普遍都有雀斑,難道是亞洲地區比較抗拒?「這又不是,之前我在日本和韓國工作的時候,當地人對外國模特兒較著重個人特質而去挑選,多於要去改變你,感覺是受到尊重。但在香港比較多的情況,就是將你變成他們心目中的漂亮型象。我對美的準則很簡單,自然就 okay,每一個人都可以很漂亮,應該獨立觀察,而不是用一個普世標準去量度。」是的,接受自己的特徵,接受自己天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就是陳漢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