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Dream Jobs 背後難念的經

小時候寫「我的志願」,總是離不開醫生、律師等,薪酬與理想彷彿劃了一個等號。長大後,明白薪酬固然重要,但工作性質、見聞機會、休息時間統統不可或缺,然後我們的dream jobs變成空姐、公關、公務員、紀律部隊、設計師⋯⋯
不過,理想與現實從來都是兩回事,職業和工作更加明顯。人人以為公關多姿多彩,但笑容和光鮮背後卻是OT與瑣碎;以為消防員「返24放48」很多假期,其實當值時危機重重,重則出入火場,輕則滿臉滿鼻灰塵;以為機艙服務員既可免費環遊世界,又享有大量假期,其實凡事一腳踢、腰痠腳痛受氣樣樣齊。
當我們羡慕別人的職業、渴望別人的生活,不妨多了解不同職業背後的艱辛,所謂的dream jobs均有本難念的經。

 

Sharon Foo 酒店公關

公關沒情緒

公關總是戴著風光的光環,好像永遠出入高級場所、接觸名人巨星,甚至國家政要,但其實交際應酬、宣傳、建立形象、寫新聞稿、聯絡記者⋯⋯統統都是公關的工作。Sharon在洲際酒店從事公關工作十多年,笑言不少人認為公關沒有脾氣、永遠笑面迎人。
要成為十八武藝樣樣精通的「雜學專家」,Sharon表示每天的工作由閱報開始。「不少人,包括同事和老闆都覺得公關對所有事都很敏銳,所以無論城中城外發生的甚麼事,我們都要第一時間知道。」

每天只睡5小時眾所周知,公關「有返工冇放工」,辦公時間要和各部門開會和處理一般公務,下班時間更要出席大量應酬和活動,Sharon坦言犧牲了不少私人時間,更影響到家人的時間表。「很多活動都在黃昏後或周末舉行,直接犧牲了和家人的相聚時刻,惟有每天更早起床,爭取子女上學前的相處機會。」。而除了難捱的工作時間,繁瑣的工作亦令Sharon曾經想過放棄。「儘管做到公共關係總監仍然要處理很多『低級』工作,如摺信封等,有時會忍不住問自己,做了這麼多年還做這些工作,到底有甚麼意思?」不過,就正因為這種包羅萬有的工作性質,讓Sharon發掘到自己全能的一面。

 

Sue Lai 機艙服務員

受氣捱眼瞓

不少人都認為機艙服務員見聞多、工時短、周遊列國免費旅遊,只須化個靚妝、派派餐就可以有高收入。不過,機艙服務員實際上是集侍應、搬運、客戶服務於一身,長時間站立和彎腰派餐更容易腰酸腳痛。從記者轉職成「空姐」的Sue,在短短4年內雖然沒有遇到極度「難頂」的客人,但長時間工作和受氣卻曾經讓她覺得很難受。

怎樣也要道歉自《衝上雲霄》後,不少人都視航空業是個理想職業,沒機會當上飛機師的,也可考慮入職門檻較低的機艙服務員。不過只要你身邊有個「空姐」或「空少」朋友,就會知道事實並非如此完美。「由於讀新聞出身,畢業後當過兩年記者,但漸漸發現不太適合,於是便轉行到自小的夢想──空姐。其實一直都有聽說有些很『難頂』的客人,但幸好我沒有遇到幾個,畢竟在服務業也沒辦法,無論是否自己做錯,都必須道歉和冷靜。」Sue慶幸自己是個善忘的人,加上每班機的同事和乘客都不同,無論多受氣,只要一落機便完結。

 

Theresa Lam 消防隊長

七孔生煙

消防員是不少人兒時的志願,除了因為英雄形象受人尊敬,更因為「返24放48」而被視為理想「筍工」。當我們以為消防員只是打打排球、鍛鍊一下體能,便能享有高薪和大量假期時,其實消防員不時要出入火場,現為高級消防隊長的Theresa坦言,艱辛的體力勞動並不是太多女性應付得到,更試過被自己「七孔生煙」的樣子嚇倒。

投訴文化
哪個女性不想美?但消防員經常要體力勞動,儘管不用出入火場,不少「個案」都讓你無暇兼顧儀容。「每年的10至11月秋分時分都有不少山火,每次出動『打山草』都最少7至8小時,有次完工後照鏡,竟然看到自己「七孔生煙」,當年未流行戴面罩,由於長時間吸入煙塵,結果除了整塊面被薰黑外,眼鼻耳都有煙,十足恐怖片一樣。自從那次之後,我的儲物櫃內就必定有幾塊mask以備不時之需。」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Raymond Chan      
Art Direction: Vincent ChoiHair: Yui Lam @ Salon Spectrum      
Makeup: Gloria Chan @ willmakeupWardrobe: Red Valentino from Harvey Nichols, Jimmy Choo, apm Mon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