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What's Hot·Fashion·Watch and Jewellery30.01.2023

余香凝 Jennifer 光影中啟悟人生

Text: Grass Cho
Art Direction & Styling: Denise Seto
Photo: Kirk Cheung
Assisted by: Eddie C
Makeup: Lavinia Tang @Laviniatang
Hair: Ken Hui @ken__hui
Wardrobe: Safiyaa, Partow (courtesy of Net-A-Porter)
Jewellery: king fook; masterpiece by king fook

仰望大銀幕上放大了百倍的余香凝,總是予人既爽朗又率直的感覺,無論是電影《骨妹》堅強獨立的按摩技師、《逆流大叔》惡死睖瞪的龍舟教練、《緣路山旮旯》隨性隨緣的「咩姐」……現實坐在眼前的Jennifer講話又真的是行雲流水,聊天沒有dead air可以滔滔不絕的人;一頭裁進電影世界中,那是她的美麗新世界,揣摩每個角色是一種學習、觀賞每個角色是一種療癒,演藝人生既是教曉她改善親人關係、明瞭潛在自我的課堂,更加是她追逐夢想之所在。

回望18歲的日子。跟剛才攝影機前一身華麗衣裳的閃爍光芒截然不同,回復一身素樸的Jennifer,彷彿變成一個早已認識長久的朋友,甚麼話題都可以天南地北地聊起來。她笑著說:「我從小到大都喜愛表演,從幼稚園低班已經參加話劇表演,自己上台參與歌唱比賽以及天才表演,那時拍的照片是扮演IQ博士,特別是自己不怕醜,畢業也是由班級代表出來致詞,這是某程度是對自己有點兒信心的表現。」

從小高佻的身型就常被親戚朋友說她將來可當模特兒,畢業以後還未想到做甚麼,不如就試一下做模特兒。試下去又感覺幾好玩,原來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造型,又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經歷,特別是她很喜歡與別人交流的活動,所以做這一行可以見到很多不同的人,認識到很多不同的朋友,所以很喜歡模特兒這行業。

「初時自己沒有想過要演戲,純粹有些演戲的面試機會,我從小到大都是每件事要認真做到好的人,我想應付好這個面試,所以特別去學了關於演戲的課程。其實不是追求有甚麼成績,只是想自己面試時有好的表現。正因如此就中了一個面試,開始有了機會演戲,一做就感覺十分好玩,因為可以跟一大班人一起工作。」聽著Jennifer講起初入行,言語中的抑揚頓挫可感受到她的無比興奮:「中學時代因為身高參加了排球隊,我很喜歡團隊精神,特別是逆境時大家一條心那種感覺。拍戲就是如此,第一次拍戲就是冬天時要拍下雨場面,大家穿得很少衣服,拍了一次導演就喊Good Take,台前幕後都感到很開心。」

她覺得這種團隊精神令自己很振奮,很想繼續演下去、再演下去,「人愈大的時候,發覺演戲其實對自己的思考十分有幫助,因為每個角色很多時自己從未接觸過,或者劇中人角色的性格很獨特,可能是一些藏在自己裡邊從來沒有拿出來的東西,感覺對了解自己、了解別人都有很大幫助;對於感受別人、體會別人也有很大幫助。從前我可能不太聽別人講話,對別人有既定想法,現在會有更多角度去思考。」她帶點苦笑回憶起來,最大影響是她跟父親的關係,從前感覺父親是大男人、很悶、不懂得說話的人,但當上演員以後,她開始懂得與父親傾偈,會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父親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可以嘗試去了解他。因為打開心扉以後,不會局限自己不聽別人講說話,會試一下以不同的頻道去跟別人溝通。

作為一位女性,雖則有了家庭、有了小朋友,並不代表就要放棄自己的夢想,其實也可以兼顧得到。

人生邁進新階段

回望2019年的時光,3年前Jennifer可說是踏上事業的一個小小的高峰,憑著《逆流大叔》競逐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同時憑著《非同凡響》提名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另外憑著《緣路山旮旯》提名第59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並獲得第15屆亞洲躍動影展「Bright Star Award」。

2020年,27歲余香凝在事業小小高峰的時候,毅然選擇了結婚生孩子之路,「以前的年代有明星的想法,像MIRROR那些是巨星,我覺得自己只是一個演員,到底我只是一個人,不是一個明星,反而一個人的經歷可以幫到我演戲。我是巨蟹座,從小到大很喜歡家庭,我的其中一個夢想就是建立一個幸福的家庭;我遇上了一個對的人,又是一個好爸爸,我就想生小朋友。我覺得自己是有了不同,特別是在演戲路上,在生了小朋友以後,今年又拍了兩齣戲,再去處理一個角色的時候,朋友說我演戲已有了不同,我很開心有此進步。」

「太太和媽媽的身份,即使沒有血緣關係的一些感情,多了點好像親情之間的關係,以前對此感受,沒有結婚之後感覺這麼大。現在很容易就觸動到我,可以說我裡邊那種愛擴大了很多,不只是對著女兒的愛,而是對著其他人,我的愛可以很容易爆發出來。」

新鮮情人節

瞭望2月情人節,這位新手太太與新手媽媽,如何度過甜蜜家庭的情人節呢?「現在二人世界的機會少了,我是十分喜歡看電影的,所以我們會在情人節一起出外吃一餐飯,然後看一齣電影,可以傾傾偈,已經很滿足,這就是有了小朋友的夫妻享受的情人節,珍貴時刻就是這樣。」

「我不必很奢華很誇張地過情人節,只要兩個人真心地傾傾偈的時間最重要,很多人可能會說結婚以後話就少了,但我覺得大家每天見到的事情都不同,每一日面對人生的看法也不同,拿出來大家傾談已經很好。女兒也很乖,沒有特別期望,只要健健康康,一個開心的笑容,已經足以溶化我。」

看過《緣路山旮旯》,好奇電影中如此自然流露感情的「咩姐」,跟現實中的Jennifer有沒有共通之處?她笑笑說: 「電影中咩姐是一個比較主動的人,我與丈夫的關係也是比較主動,我覺得愛情不可以懶惰,始終有一位要採取主動多一些,通常人們說一對男女朋友都是一凹一凸,我就是比較凸的那一個,帶領著我們的關係,我會構想很多活動,也會堅持著每年都共同做一些甚麼,要有一個傳統,有些東西你懶了一年不做,第二年就不想再做了,就沒有了!」

「我與丈夫的習慣是每年聖誕節,都會彼此精心製作一張聖誕咭送給對方,十分浪漫!即時今年大家都很忙,又要湊著小朋友,但我堅持這個大家相識的習慣不可放棄,製作的過程自己也會感到很sweet,這方面我是十分主動的。」她認真地強調說:「我們會慶祝彼此第一次相遇的日子,儘量回到初相識的餐廳一起吃個飯。除非遇上要跟家人吃飯,不然我們一定會回到初相識的餐廳作紀念。」

「今年希望織一件冷衫給小女兒,想弄點美食給丈夫,因為他很嘴叼,所以我煮出來的東西得到他讚賞,我的滿足感會特別大。好像拍了一場很難拍的戲,導演一說Good Take就很開心。」

「哈哈!歷來情人節我不算收很多珠寶禮物,但現在會買珠寶給自己,因為人大了,儲到一些錢,像30歲就快來,我就會送一些值得紀念的珠寶給自己。」她看看試戴的幾款珠寶就笑了開來:「以前感覺珠寶很昂貴,不捨得買,但現在會覺得要獎賞一下自己、愛錫一下自己。情人節除了要愛對方,愛自己也很緊要。人要對自己好一些,要買一些好東西氹一下自己。我最喜歡鑽石,喜歡耳環、戒指,因為愛穿樽領的衣服,所以頸鏈少些機會佩戴。我喜歡有趣味的珠寶,像剛才的小飛機、雲朵、拼圖形狀的珠寶,這些特別設計很得我歡心。」

電影夢飛行

今年很多電影工作者都認為香港電影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新浪潮,Jennifer特別興奮電影行業的復甦,她無比謙虛地說:「香港電影還未輪到我去幫,我作為一個小齒輪,希望繼續做好自己,令香港電影行業繼續繁榮下去。」

「今年我拍的其中一齣電影叫《白日之下》,那是四年前導演被一篇得獎的調查報道吸引,於是決定以記者為主角構思出這故事。應該在今年就會上映,這齣是我歷來拍過最喜歡的作品,整個團隊很有心機去拍,故事也十分有意義,希望到時觀眾多些捧場,不是想要票房大賣,而是希望觀眾看完能有所得著、有所感受就很開心。」

「另外拍了一齣黑色幽默電影《死屍死時四十四》,希望帶給觀眾帶來多點歡樂,繼續希望透過電影帶給觀眾多些歡笑。人們看完我的電影,觀眾感覺喜歡那個角色,或者喜歡那個橋段,我就覺得自己沒有失職,我做得好。」

提到父親從前為Jennifer改名時,香凝的名字正是因為家中有本《何香凝傳記》,將這位近代女性畫家與女性革命家的形象寄托於女兒身上,「父親感覺這個名字很好聽,於是想我也成為一位成功的女性,我自己也偏嗜藝術,現在自己做的也是做電影藝術的工作。」

「至於女性革命方面,我生了孩子以後,很多時朋友都會說妳為何可以跑出來,不必在家湊小朋友嗎?我覺得作為一位女性,雖則有了家庭、有了小朋友,並不代表就要放棄自己的夢想,其實也可以兼顧得到,雖然辛苦一些,但我身體力行告訴大家,其實事業夢想與家庭是可以兼得,不一定生了小朋友就不能夠出來工作,同樣可以繼續追夢。」

談到女性事業與家庭好像「打兩份工」,她自己又是怎樣作平衡?「我沒甚麼特別喜愛,就是喜歡看電影,若果感到壓力很大時,我會放下所有手上的工作,出去看一齣好電影,看電影個多小時的me  time對我很珍貴,像走進了一個夢境當中,對我來說是已是最佳的癒療。」

現凡於景福珠寶及 masterpiece by king fook 選購珠寶產品滿淨值港幣 8,000 元,即可獲贈名貴法國香檳乙支;選購珠寶產品滿淨值港幣 20,000 元,則可選名貴法國香檳乙支或由著名花藝師Gary Kwok製作,價值約港幣 2,000 元共16支粉雪山玫瑰精美花束,讓你與摯愛悠然享受這情人節的浪漫與美麗難忘的回憶。禮品數量有限,送完即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