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之教育三重奏 姚珏‧蔡黃玲玲‧溫倚僮

姚珏老師生於音樂世家,其父是指揮家姚笛,自小小 提琴隨身,陪她走過千山萬水,她體會音樂本應眾樂 樂,於 2013 年,成立香港弦樂團,為專業演奏家提供一個演奏平台。

她七歲已被封為音樂神童,十六歲到美國學藝,她懂 得音樂教育對學童發展很重要,如何把至善至美之心 種出桃李滿門,於 2015 年,她在賽馬會捐助下推行「音樂能量計劃」,讓基層孩子享有打開通往世界音樂大道的機會。

大概,姚老師正示範「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一代宗師應有的模範,誠然,她感恩生命中出現很多幫助她的人,助她見眾生的善長人士蔡黃玲玲。至於她自己天地的得意門生,是眼前這位來自基層的溫倚僮。

Text: Joshua Wong   Photo: Raymond Chan

J:《旭茉JESSICA》  姚:姚珏   蔡黃玲玲   溫倚僮

音樂的初心

J:姚老師,你當初為何成立香港弦樂團 ?

姚:在香港演藝學院當校董時,得知政府給我們音樂學生的資助達差不多 90%,而獨立作個人演奏的卻不多,一年只得一兩個大型演奏會。我覺得有點可惜,都沒有讓年青藝術家做他們夢想的事情。在香港是個國際文化舞台上,經常見到非常多國外的藝術家來演奏,我也非常希望能多一點見到我們本地的藝術家,並不是我們香港沒有人才,而是沒有足夠的發展平台。。

香港弦樂團的成立,其信念一是培育年青音樂家﹐二是傳遞音樂的快樂。作為文化大都市不能只集中在香港文化中心和中環大會堂這兩個地方吧?你去歐美到處都感受到藝術氣氛,音樂家把音樂的喜悅帶到尋常百姓家。我們的使命是希望提供多些舞台給香港年輕藝術家,發揮所長之餘,樂團也會親身走進香港各社區與市民分享快樂,亦通過音樂幫助基層兒童,點亮他們的心靈,傳遞音樂的正能量。

J:樂團又怎樣利用音樂來幫助基層兒童呢?

姚:我深信音樂是有能量的!以我為例,十六歲去美國上學,其時我也是基層學生,出國時口袋只得 45 塊美金,每天以即食麵、香腸加蔬菜充飢。但我仍很感恩,因很多人給我機 會、關心和支持,給我去比賽,給我去夏天音樂營,我記 得,這些都來自美國一位猶太人捐助,令我今天在音樂界能 作出少少貢獻。 我們樂團的目標,希望每位基層小朋友都有玩音樂的資格, 多得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得以推行「音樂能量計劃」,憑 著 1 個音樂大師影響 20 個青年音樂家,20 個青年音樂家影 響 2,000 個孩子,2,000 個孩子可影響 20,000 個周邊親友, 如此類推。通過音樂薰陶讓社會有更多正能量,像這六年間 樂團培養五百多位孩子,跟我們四處演出,如到港鐵站,聖 誕節到老人院等等……很多小孩的家庭是住劏房,其爸爸媽媽從不來看兒女,但透過音樂改變,爸爸媽媽都來看他們演出,也沒暴力問題的出現。音樂就是這樣改變他們的人生,點亮他們的心靈。

 

音樂淨化能量

J:蔡太,為甚麼妳會支持香港弦樂團並加入董事局?樂團跟你的理念有哪些相同之處?

蔡:也許我們都是來自上海,姚老師的一舉一動,我一直緊貼著,她那刻苦的精神,我由衷欣賞。她在我心目中對音樂的專注,是我們這個年紀的榜樣。跟她不算認識,直到一次有聊天機會,聽她分享用音樂帶領孩子的宏圖,跟自己幾年前在仁愛堂捐助孩子「學習環保理念的理想」不謀而合的感覺。我知道在少年階段學鋼琴,讓他明白修養和安靜,繼而從他們身上發掘藝術細胞並發揚光大,我想我也應為有需要的孩子盡多一點綿力。

J:蔡太曾作為觀眾參觀他們的演出,給妳怎樣的感覺?

蔡:他們不過六七歲,在姚老師教導有方下,每位學童都是音樂小精靈。每一位很專注完成自己演奏部份,在台下的我看得 既高興又有點心痛。她們這麼努力乖巧,我能做點甚麼事去 幫助他們呢?難得姚老師給我機會,當然義不容辭!

J:身邊這位溫倚僮小朋友,參加了「音樂能量計劃」有給你人生帶來變化?

溫:坦白說,以本身家庭條件是沒機會去學音樂,但經過這次機會,有機會學習小提琴,甚至在台上表演。記得自己起初是非常膽怯,幸好有一班同學陪著,得以完成,現在仍然很興奮呢~

姚:她很主動,一般小孩子上堂不敢問的,她都會大膽發問,很好。

J:溫小朋友,那麼你在訓練中學會了甚麼 ?

溫:學懂了團結精神的重要,不是一個人拉得好就夠,令一整班同學仔配合拉得好才最重要,齊心是關鍵吧!

施比受更有福

J:以我所知,樂團更成立了「弦動人生獻愛心」基金,姚老師, 這是一個怎樣幫助基層學生的計劃?

姚:我們發現樂器是需要保養!計劃第三年後很多問題浮現,例如弓爛了,小提琴有損毀,樂器是要定期保養的,很多基層學生連維修費都負擔不起,我不想個別問題令他們學習音樂的習慣半途而廢。

周:沒錯,鞋總有天穿爛,拉弓總有天破損,基金成立是以備將來不時之用,延續孩童學習音樂夢。姚老師此舉令人感動,我也想盡多點心意,任何贊助捐款都希望用得其所,花在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

J:作為受惠的學生,溫小朋友應該從中得到能量,會希望把這能量傳遞給更多人?剛才姚老師說過,去探訪過老人家,那是怎樣的經驗?

溫:是的,我之前參加過一些社會服務,這些經歷令我明白,受人幫助繼而帶更多快樂給有需要的人,讓我體會「施比受更有福」的道理。其實,自覺拉小提琴可給人欣賞的時候,也期待能一展技能,記得參加完探訪老人家後,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開心。發現幫了其他人,令他們更開心,我知道老人家很孤獨,給他們關懷和觀樂,讓他們不會感到孤獨。

J:那長大後想成為怎麽樣的人呢?

溫:想成為醫生,因想成為一個有用的人!現階段我要學多些書本上的知識,小提琴的也要呢。(那醫生和小提琴有甚麼共同之處?) 相同的地方是要學英文,因為拉得幾好,去到外國表演接受訪問,卻不懂人家說甚麼的話就不好。

J:兩位,有甚麼說話跟如溫倚僮同學說呢?

蔡:有姚老師這位伯樂是人生非常幸運的事情!被人生導師挑選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更應當珍惜!要尊敬老師,好好把握機會,將來要回饋社會。

姚:繼續努力,在這個平台學到更多東西,有這個機會是得來不易。到自己有能力後,千萬要記得幫助下一代同樣有需要的人,我也因年青時得到很多幫助呢!所以,飲水思源,將來要惠澤同樣有需要幫助的人。

J:那香港弦樂團未來會進一步計劃嗎?

姚:我當然希望把賽馬會「音樂能量計劃」繼續下去,來一個升級版!讓樂團成員互相學習,互相影響,水準才得以互相提高。香港成為中西文化國際交流的中心,是由這一代開始,讓孩子們知道我們文化是甚麼,通過「共融」讓他們跟不同範圍的藝術合作,透過演奏名謠了解中國音樂和文化,從小有一個概念知道根在哪兒!再生版把中華文化共融,糅合不同藝術文化範圍,擴闊眼界,給他們更多啟發,因為這六年才剛好把基礎打穩。作為音樂家領袖,要有想像力和領導力,願望不久的將來看見他們以自己的故事、才華去影響身邊朋友,社會甚至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