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火鳥蛻變 黃詩敏

訪問時我會先想好一個題,適合與否,也帶點對受訪者的投射。「火鳥? 是對的,我不是一隻很靜態的雀仔,但我會用蛻變來形容自己。」黃詩敏 (Winnie) 如是說。重生抑或蛻變? 前者只要還有一口氣便會再振翅高飛,後者是因應環境變化而進化。前者帶點鼓勵港人的況味,後者則對適者生存的祝福。「我對香港人仍好有信心,會彈得很快,最強一定是香港人。」這位曾是銷售額達千萬的 IT 界女強人,也曾出手拯救家族生意,成功由蒜頭過度到雲南野生菇菌的好女兒,在稍停下來的時候,突然被好友一條問題難到:「如果明天是人生最後一日,你還有甚麼未做而覺得遺憾呢?」一語正中了她那到了人生樽頸位的紅心。

Text: Joshua Wong   Photo: Raymond Chan

火鳥上半場

良久,Winnie 回過神,她終找到一個自己滿意的答案:「我一定要拍一齣有關香港的電影。」

眼前的 Winnie 先為我們快速回帶,回顧她的事業里程碑:爸爸經歷生意失敗家道中落,黃母含辛茹苦也問友人借錢供她過加拿大讀書,學成回港便成唯一目標:努力工作賺錢,讓家人過回好生活。適逢 IT Boom 年代,在 IBM 個人電腦巨擘公司工作五年,轉到軟件公司 SAP Sales Director,一做六年,賺了第一桶金,也贖回家族光環,誰料以為金錢可買幸福和解決問題時,她的媽媽得了癌病。

「作為潮洲女兒,沒甚麼比家人緊要,於是辭了工作陪伴她。」不幸黃母也先行告退到另一個世界,而黃父亦打算退休,經歷三代幾十年的「聯記號」若沒家族人接手也得結束……

她和弟弟也感到可惜,所以,她搖身一變成為野生菌的賣菇姑娘,「當時好多花名,Mushroom Lady”Winnie the 都被稱呼過,其實我完全不懂這行業是如何營運和生存。這是一個蛻變,由一個階段去另一個階段,由零開始,交過好多學費, 慢慢發展到現在已經上軌道,於是決定把生意交給我弟弟 (Nelson) 打理。」

「那已經過了人生一大半,而我是不能重覆做同一件事的人,為甚麼說火鳥像我,因我是不可以有靜態的時候,有甚麼都要 challenge 自己。」

在這個人生樽頸位,有天一位奧地利朋友問了那條問題,她思前想後,「對呀,我大半生都為了家人,現在屋企安定,女兒出身了,那我自己呢?

她說替公司刊物和寫專欄時鍾情講故事,有時會「幻想」電影橋段,那時已有「如果我可以拍成電影就好了」的奇想,但從沒想過電影跟她有甚麼關係,於是她毅然跟公司請假:「我拿了兩年假,給自己細想應做甚麼。」

黃詩敏, Winnie Wong, 聯記號, 菁雲, Career Women,
年紀輕輕已是 SAP 軟件公司的銷售總監,「當時為屋企人努力賺錢是我唯一目標。」
黃詩敏, Winnie Wong, 聯記號, 菁雲, Career Women,
慢慢為替家族生意聯記號轉型,由蒜頭生意變成主力賣雲南野生菇。

找適合的過場

「我知道,看一齣戲和拍一齣戲是兩回事,所以,我想有個清楚概念,知道電影是怎樣的一回事,到底我適合與否?

她明言沒可能再由頭讀起電影,恰巧女兒在英國倫敦讀書,就當作陪伴她而自己也可找相關的學校探訪一下,她鎖定了一個提供基本概念的六星期課程,開始一睹夢工場的真面目。

「我做資料搜集跟我在 Airbnb 揀房一樣,很認真的! 報讀前我先後探訪這兩所學校,查問過導師我適合那一種課程呢。以我背景和擅長,做監製這崗位會較適合。」

課程中讓她認識了兩位拍檔,一位是有二十年經驗的 writer-producer,主力拍攝紀錄片,另 一位則是擅長取景的意大利導演,三人一拍即合,而她也成為公司一員,擔當  Producer Account manager

「要認識電影業運作,最好參與工作,成為其中一份子。我會負責寫合約和 budget,而創作方面我只參與 creative 就夠了。」

他倆也著她出席康城電影節見識國際電影世界,為學習作為發行商是以怎樣的生意角度出發。 她形容就如以往參與食品博覽一樣,只不過產品是電影而已,對電影的運作多了點頭緒。所以,她也明白電影不只是請客吃飯,也是一門生意,需要接其他電影工作來應付日常開支來營運公司。

「在康城有一位投資者是想找人拍紀錄片,他是 Sindh (巴基斯坦信德省),因 1947  年的『印巴分治』,以使很多當地人要離鄉別井到別國流亡,他是第三代傳人,是一位成功的商業家,找我們幫忙拍攝紀錄片《Still Standing》,到香港、杜拜、印度、巴基斯坦和加那利亞群島拜訪不同的 Sindh 人,訴說當年發生了甚麼事……目的是希望他們後代記得這片曾孵育過上一代的土地。」

這是她初次參與Producer一職的作品,讓她更加確定電影有它的使命感。

黃詩敏, Winnie Wong, 聯記號, 菁雲, Career Women,
到英國讀電影,比女兒更忙碌, 星期一至日每天都要上課,「反過來要她照顧我起居飲食。」

那你自己呢?

Winnie 認為最能影響人生的三件事情,分別是音樂、書本和電影。

「我喜歡聽陳百強、梅艷芳的歌,它們會讓你回想那個美好年代;至於好幾位小說家如瓊瑤、三毛、亦舒和岑凱倫,陪伴過我不同年代;電影則包含書和音樂,足以影響人生。」

她訴說每每人生不如意時,會偷偷一個人看電影來撫平傷口,更深信每一位幕後人有訊息帶給大家,好讓觀眾從中有所得著。

My all-time favourite 是張婉婷執導的《秋天的童話》,正值我到加拿大讀書,鍾楚紅飾演的窮書生飛到美國探男友,以為感情是她的全部,最終她也找回自己。這齣電影給我 impact 很大,我也希望拍到一齣這樣的小品。」

當然,少不免是為了曾經引以為傲的香港電影,「這廿年一直替香港電影感不值,八十、九十年代港產片瘋魔全世界,我的拍檔他讀電影學校時就以吳宇森英雄電作論文題材,我不是說可以做到甚麼,只是當你看到《我的超豪男友》把新加坡拍得那樣美,我會想若在香港拍攝多好,一個港灣可塑性更加高,何況香港人才輩出,為何不嘗試國際性一點的合拍片呢?

是以,她的處女電影是以香港女性出發,講述她到英國的一百一十多頁由英語寫成的劇本,其實早已完成,萬事俱備,這次所欠的東風,並非沒有投資者,是她的心理關口。

「寫了兩年還未可以出世,以我一個這麼性急的人來說,我也覺得很奇怪。可能藝術和市場產品不同,把菇包裝好後推出市場便可,但劇本只得一個機會,產品也只得一個劇本,好不好,也要對投資者負責任。」

「最大原因是未過到自己那關,過自己一關也需時,所以我要的起心肝請教前輩,應該怎樣才好,始終我不算太熟。」

黃詩敏, Winnie Wong, 聯記號, 菁雲, Career Women,PROFILE
黃詩敏 Winnie
聯記號第三代掌舵人 / 野生食用菌品牌「菁雲」創辦人 / 電影編劇及製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