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老人軟餐俠時間 文慧妍

「夠鐘喇,睇電話,睇下今集講乜先……
也許你可能發覺近期有好多長者關注一個叫「軟餐俠」的專頁,這位頭戴金色假髮身穿白色長披肩的漫畫英雄,教大家深入淺出地製作軟餐方法。
「當初造型是古代大俠化身,發覺距離太遠。」
索性貼地一點,她和幾位關心樂齡長者生活的社企同事一起腦震盪,起初在紙巾上畫公仔,漸變成女英雄造型延伸成八格漫畫,由故事分享的文字到設定人物,慢慢再由  2D 平面變成真人 cosplay 來拍片到搞直播,既娛樂又富資訊性,把日常生活飲食遇到的樂齡問題以輕鬆手法帶出,教大家正視軟餐的必要和急切。這位女漫畫英雄真身叫 Queenie 文慧妍,也是 The Project Futurus 的創辦人。

TextJoshua Wong   PhotoRaymond Chan   VenueThe Project Futurus Makeup & HairShan Wong @Will Makeup

文慧妍, Queenie Man, 軟餐俠, 軟餐, The Project Futurus, 長者, 樂齡,

今晚阿 Sir 請食飯隨便坐

超級英雄「蜘蛛俠」名言 ——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於文慧妍 (Queenie) 也如千斤重。 「壓力好大!社企營運要保持收支平衡,而本身使命感、對患者的責任和保持可持續性,期望社會更了解我們如何營運,相對工作量會更加大。」 她說差不多每天工作由早上十點到晚上六點,現在連周末也要教班,還未計算與團隊開會,替「軟餐俠」拍片與廚師構思新菜式,如能給她 24/7 更多的時間,相信他會選擇一天要 48 小時以上。

Queenie 續說:「香港人以食為天,就算三五知己出約來聚聚,話題離不開飯局……」所以,當她企下的社創項目有尊嚴長者生活,第一點能喚起大眾關注的,一定是飲食。然而老人家是社會寶貴資源,帶來知識與經驗,豈可忘了對他們晚年的照顧,「香港很大部份餐廳會提供兒童、素食餐牌,卻沒有招待長者的軟餐。我們都會變老,可惜在生活上政府有很多政策都沒配合長者而設計。其實 3 歲或 80 歲,健康或殘缺,要一視同仁。」

也許你會狐疑何解 Queenie 一腔熱誠,但聽完她的個人分享,透過好友穿針引線參加這家服務長者社企,是她懷緬過去 comford food 之故。

Queenie 家中有兩位婆婆,大婆婆與二婆,均是入廚高手,一年節日的應節食品,無論年糕、蘿蔔糕和端午節糉,兩雙巧手為一家人飲食注入美好回憶。「五六年前大婆婆離世,生前因醫生不建議進食,也不許灌奶,而她不願意插喉,家人也得尊重。我們很無助也不懂處理,在缺乏營養日漸消瘦下,她便離開了。」

每當味覺回憶她倆的手勢,令 Queenie 更積極推廣長者尊嚴飲食。

文慧妍, Queenie Man, 軟餐俠, 軟餐, The Project Futurus, 長者, 樂齡,

日日聽歌聽個幾隻無變化的歌

她表示因為食是基本,是我們人類社群「Hierarchy of Needs (需求層次理論)」中最基本的 一層,可惜很多晚年長者或因頭頸癌、認知障礙和柏金遜等沒能力做正常的吞嚥動作,當生活上已因生理喪失某些機能,就,說著說著,她拋下一個問題:只需幻想一日三餐都吃著沒形狀味道不理想,你覺得生活還有意義嗎?

「那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情,如若長期吃糊仔餐,反令長者營養逐漸流失,後果更嚴重,若進食不當更有機導致吸入性肺炎,更會有致命風險呢。」每個問題都會有它的解決辨法,Queenie 於是搜查資料,發現大家愛去的日本,是全世界 hyper-aging (極級老化) 的國家。以 2019 年為例, 差不多 28% 人口是六十五歲或以上,代表每三個 人便有一位是長者。而探訪過當地安老服務,令她大開眼界。「日本重視以人為本,伙食更是首要條件。進食時五官的享受,每次走進院舍會先到廚房,看看他們出餐情況,除了正餐、碎餐、糊餐和營養餐,他們都放得特別精緻。平均每一位老人家有 35 件餐具,每一件食物的擺設都會特別精緻,我好想把它帶來香港,因港人其實很懂吃也講究,沒好啖好食是很悲哀的事。」

她曾經去過日本最大型的安老博覽會參觀,得悉當地有個專有名詞給這類食物,叫「介護食品」,「第一次食感覺很特別,那道叫醬燒三文魚,帶有香甜甘荀味,放入口時口感軟綿綿,然後味道在口內慢慢爆發出來,要形容,我會說是,如像長者的份子料理。另外集他們連碎餐也份外精緻,不會把食物剪到支離破碎的,究其原因軟餐而日本推行了二十年時間,除了讓長者有尊嚴飲食,更提升安全,希望能將造些食物事帶來香港。」

文慧妍, Queenie Man, 軟餐俠, 軟餐, The Project Futurus, 長者, 樂齡,

文慧妍, Queenie Man, 軟餐俠, 軟餐, The Project Futurus, 長者, 樂齡,
Queenie 經常到日本交流,曾拜訪不同形式的安老展覽,其中日本規模最大的日間照顧中心 – 「夢之湖」,獲益良多。

世界是太美好

誠然,香港和日本飲食文化大不同,日本人講究極致,但香港人則重視食物多重味道,各有千秋。「提高食物像真度,是軟餐重要一環。我用盡好多方法,想得到的港式款式,如蝦餃、燒賣、牛肉球、冬瓜盅和芝士焗釀蟹蓋,我們都努力嘗試從食譜和方法中重塑。如何把日本軟餐文化優點放到廣東菜式,也是一門非常花心思的學問。我經常與軟餐廚師商量,除了讓長者知道正在吃甚麼,又讓他們引起食欲,舉例咕嚕肉的軟餐版,同樣是青椒、紅椒、菠蘿酸汁和糖,令軟食味道提高,不會因為軟餐已變得沒有口感。」

受過兩位婆婆的薰陶,Queenie 也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的女士,對食物質素的要求相對也高。

「最近研發了古法蒸魚的『還原』做法,取出魚肉會保留魚皮部份,如像八寶鴨那樣把魚肉放進去,添加蔥和豉油便可上菜,讓長者重回以前吃魚的感覺。」

然而,Queenie 主力策劃的 The Project Futurus 目標有三,軟餐吃得好之外,還有「Smart Aging」和「吸引新血加入安老服務」,Queenie 笑說大眾就如她的媽媽,其實一直都不清楚自己女兒的工作性質,到她化身「軟餐俠」才認識多點。

「直到軟餐俠的出現,她才真正了解我的工作。又或者我也從她身上理解到新一代長者的心態,她們不會認老,仍保持心境開朗年輕心態,就以她為例,66 歲仍堅持工作,也有自己社交生活,愛約朋友去飲威士忌,有時更相約朋友去跳舞,身型鍛練得很好。當然有時我也會為她著想,當她年華老去生活應該一回怎樣的事呢?」

「優雅地老去已不適用新一代的長者,因為他們更加 smart,懂得找出適合自己和有效的方法去活到老。他們也不害怕,明白自己有很多選擇,關鍵在於自己如何掌握。而現在長輩一代和我們將會面對的一代,是很不同的兩個組別。」

Queenie 也想到一句革新的的口號:「Re-Imagine of The Future of Aging」,讓新一代長者人探索和重塑自己希望的未來生活,那麼我們又如何迎合新一代樂齡的需要呢?她的答案是:「Aging is a just a number. It’s not really a big deal。這概念非常重要,我們應該對安老有新的創新思維,由這刻開始覺得『老』是很正的。」 如若你發覺本文標題與副題,是出自軟硬天師經典電台節目《老人院》的主題曲,那應該明白筆者用意,如果你年輕時因潮流不怕認老做「老人院友」,到我們長大了,長了智慧,又何須在意 「老」這個字呢?

文慧妍, Queenie Man, 軟餐俠, 軟餐, The Project Futurus, 長者, 樂齡,

文慧妍, Queenie Man, 軟餐俠, 軟餐, The Project Futurus, 長者, 樂齡,
正餐與軟餐的比較圖,潛台詞是連顏色和營養也得考慮,才可讓樂齡朋友吃得開懷。
文慧妍, Queenie Man, 軟餐俠, 軟餐, The Project Futurus, 長者, 樂齡,
要推廣軟餐不能搬字過紙,也要懂得本地化。將日式技術放到港人日常飲食生活,怎少得熱愛「坐低飲杯茶」食點心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