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愛情中的卑微|何欣容

完成一天工作,孩子們睡著後,我有時會在夜深放空煲煲劇。最近迷上了一套很熱門的韓劇,而且已經煲了兩遍——朴海英編劇的《我的出走日記》。劇中的超多發人深省的對白,今次想先談談當中的愛情。

劇中的女主角過去常在愛情中感到疲乏。為什麼呢?愛情不是應當讓人感到幸福的嗎?她跟男主角說的一段對白說得很中。

「我人生中的王八蛋,剛開始時也是帶著那種眼神,那種眼神彷彿在說:『妳不夠好』,讓人覺得自己變得渺小,像個微不足道的人,就是那些眼神讓我們感到疲憊、生病……為了找出自己是值得被愛的而一頭栽進去,最後那些關係只會不斷讓人體悟到自身的難堪。我們該在哪裏尋找答案呢?」

「我認為出走的全貌就是找出自己的問題點。」劇中所說的「出走」,不是真的去旅行、往外找些什麼,而是走進自己的內心。

——我們該在哪裏尋找答案呢?

當女主角這樣問,代表她已經開始找出自己的問題點了——看不清自己的價值,所以「為了找出自己是值得被愛的而一頭栽進去」。

這其實是很多人的倒影。

有次,一位女士提到她無意中發現男友在社交媒體follow一個美女KOL。這個發現讓她困擾不已,即使已跟男友坦白討論,對方也已經unfollow那KOL,她還是老想著這件事。不是感到憤怒,而是感覺自己不夠好,怎樣也比不上那些KOL。另一位女士提到另一半老是有意無意地貶低她的工作,說她賺得不夠多,又指她太理想化,做的事真的幫到人嗎?倒不如轉行。

無論是自貶或是對方的不尊重,也令我們在一段關係中不自覺地處於不平等的地位,令我們經常沒理由地感到疲憊不堪,像要一直撐著心口上的一塊無形大石一樣。

那次,我跟剛才提到的女士做焦點練習(Focusing),讓她靜下來,感受當下的感覺,她說:「我覺得好攰啊。」當她說到那「攰」字時,眼淚已不經意地流下來了。我著她回想在那「男友讚好KOL」事件中感覺最深的moment,然後進行EMDR(眼動身心重建法)練習。令我驚訝的是,在那難過的情景出現後,整個過程中她的腦海接連聯想到不同的愉快片段,有跟朋友去旅行的畫面、跟同事吃喝談笑的畫面、跟家人共聚的畫面、自己去進修的畫面。這些聯想看似沒有關連,但我漸漸就明白大腦在帶領我們去體會些什麼。

那一節快結束前,我慣常的問她在這次練習中有發現、領悟到什麼嗎?(那刻的我有點緊張,不知她將說出口的,跟我在練習途中想到的是否一致呢?)

她說:「我生命中不只他一人啊,還有好多好多重要的人和事。」

很多道理你是知道的,但感受不到。在EMDR治療的引導中,我們暫時不用力去想答案,放低想要即時解開困局的渴求,讓內心的真實需要和回應呈現出來。那一瞬間,我們從身體及心靈去體現那道理。那一刻,我不禁會心微笑,再一次讚嘆於我們每個人深心處一直擁有的智慧。

劇中最後一集提到:「哪怕大家依舊有各自不同的困境,但心態變了,有了往前走的勇氣,哪怕舉步維艱也沒關係」。

當生命的重心回到自身,就能告別那卑微的舊我,漸漸散發出溫柔的光芒。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ysel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