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驕傲月|回顧 LGBT 平權路上的經典,性小眾原來不少!

我們既不同,又有相同——不同的是,我們並不必然有相同的性取向或性別認同;相同的是,在愛面前人人平等,我們皆有能力去愛,也有權利去被愛。在 LGBT 平權路上,每個人都必須意識到自己從來不是局外人,為自己的愛而驕傲,為別人所愛去尊重,才能讓多元化的愛如同七色彩虹般綻放光彩。適逢 6 月為同志驕傲月,正好讓我們透過探討,去包容不同方式的愛。

Photos: HKLGFF、Hong Kong Pride Parade、Instagram@Kayla Wong、Utada Hikaru、Elliot Page

甚麼是「LGBT」?

LGBT 由 4 個英語詞彙的字首組合而成:L 是女同性戀者(Lesbian);G 是(男同性戀者)Gay;B 是雙性戀者(Bisexual);而T是跨性別者(Transgender)。LGBT 是目前對於非異性戀者的通稱,因「同性戀者」一詞已不足以涵蓋所有非異性戀者。

原來還有「LGBTQIA+」?

隨著多元社會的發展,四個英文字母已不足以形容各類性小眾。近年還新增了「QIA+」,當中Q代表「酷兒/疑性戀(Queer/Questioning)」,指尚在摸索、未確定自己性別或性傾向的人,一些不想被其他定義所束縛的性小眾,也會用這個名詞來界定自己。至於I則代表「雙性人(Intersex)」,這類人因性別特徵如染色體、性腺、性激素或生殖器的變異,導致不符合男性或女性身體的典型二元概念。而A則為「無性戀(Asexual)」,指對任何人的性吸引力都無感,或對性愛不感興趣的人,這並不代表他們不想跟他人建立親密的情感關係。而最後的「+」,則是留給未來的更多可能性。

同志驕傲月:來自半世紀前的一場暴動

6 月之所以會定為「同志驕傲月」(Pride Month),最早可追溯至 1969 年 6 月 28 日在美國發生的「石牆暴動」(Stonewall Uprising)。當時同性戀遭受大眾歧視,「同志酒吧」便成為同性戀、跨性別者的避風塘。有一天,位於紐約的同志酒吧「石牆酒吧」遭到警察突然上門臨檢,引發警民衝突,也點燃了同志族群長期受壓迫的不滿。這場暴動在三個小時內聚集了 500 多人抗議示威,並持續了 5 天之久。從此之後,每年的6月就成為了「同志驕傲月」。

性小眾不小?全球名人陸續「出櫃」

香港:要數最早公開 LGBT 身份的本地名人,當然不能讓「哥哥」張國榮缺席。早年本地尚未興起 LGBT 概念,亦未現平權的聲音,哥哥卻大膽作出跨越性別界限的藝術演出,更勇於公開與戀人「唐唐」的甜蜜關係。而近年時裝設計師鄧達智、林一峰、王賢誌、何韻詩、關菊英等藝人,亦勇於承認自己的同性戀或雙性戀傾向,當中王敏德與馬詩慧之長女王曼喜更於去年與巴西混血兒 Elaine 結婚,勇於宣揚 LGBT 平權。

日本:日本樂壇天后宇多田光去年在去年就著同志驕傲月的時機,坦言自己是「非二元性別者」,過去亦曾發文談及多年來的性別認同,對於生活中只能選擇小姐、夫人或女士的稱謂感到困擾。相對來說,日本社會對 LGBT 的看法還是比較保守,宇多田光能如此勇敢,確實為 LGBT 族群帶來正面影響!

歐美:Ellen Grace 在前年宣布正式變性,改名為 Elliot Page,說明自己是為跨性別者及酷兒,希望別人用「他」來稱呼自己,並聲明指:「當我更加擁抱真實的自己,我的心也越來越茁壯。」去年他進行乳房切除手術後,大方公開自己的半裸上身照,引來大量迴響,其後更為第一位登上《TIME》雜誌封面的跨性別者。

LGBT 平權路上的經典

吳翰林&李亦豪:跨壞生死的平權路:吳翰林與李亦豪在英國結婚後,吳回港買入居屋作愛巢,兩度就同性伴侶的公營房屋居住權和財產繼承權提出司法覆核,惟官司未裁決便經已離世。李以申請人身份繼續尋求司法覆核,延續丈夫在香港追求LGBT平權的遺志,但在處理吳的身後事時又因不獲接納配偶身份,再次入稟申請司法覆核。確實為香港 LGBT社群,在爭取繼承財產、居住公營房屋和承認同性伴侶等權利方面不遺餘力,自吳去世後,這條平權之路走來絕不容易,可是李繼續堅持為自己應得的權益而奮鬥,並最終爭取成功,為香港同性伴侶平等權利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2019 年,台灣寫下歷史,在亞洲率先將同婚合法化,此舉為 LGBT 平權運動帶上新里程。事實上,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之路自 1986 年起,由同志教父祁家威等人請願抗爭開始,走了 33 年才看見終點。於法例通過當天,青島東路現場的同婚支持群眾爆出如雷掌聲,現場3萬多人,不少伴侶相擁而泣。

法國同志捐血毋須禁慾4個月:法國早於十年前已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在捐血方面卻對同志人士立下特別條件。因著 1983 年正值愛滋病爆發,法國因而禁止曾有性行為的男同志捐血;直至 2016 年,男同志才再次能成為捐血者,但條件是捐血前一年內不得進行性行為,4 年後則把禁慾期縮短為 4 個月。直至今年年初,當地衛生局終宣布,同性戀族群的捐血標準將與異性戀相同,不再需要禁慾期,終結以性傾向作為捐血標準的歧視,為同志平權路上邁進的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