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king Fashion Circular 二手高級時裝買賣平台 HULA 創辦人 Sarah Fung

對於名牌「二手衫」,大部份香港人的印象、回憶也許依然停留在古著店與及明星開倉等畫面。名牌服裝花上更多的資料、時間製造, 又擁有較佳的品質,不是值得擁有較長的壽命嗎?成長於英國倫敦的二手高級時裝買賣平台 HULA 創辦人 Sarah Fung 數年前回到香港工作及生活,發現香港的高級時裝二手買賣根本不成氣候,也讓她進一步了解到高級時裝對環境帶來負擔和影響之一面,因此創立 HULA,希望通過這個有系統及可信賴的平台,去重新教育香港女性高級時裝絕對可持續!

Text: Ball   Photography: Raymond Chan

J:可以分享創辦 HULA 的過程、原因嗎?

S:我曾經是一位首飾及時裝設計師,在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 (Central Saint Martins) 畢業後便在倫敦創立自己的品牌。之後我結束品牌的業務,同時得到回港工作的機會。這些年來我經常遇到身邊的女性問同一個問題:「如何處理自己的舊衣物和服裝?」我們越買越多,卻不知道如何處理舊衣物。經過進一步的觀察,我發現市場上的確有著這樣的一個需求與空隙,讓我去創立二手高級時裝買賣的生意。

J:可以解釋一下如何透過 HULA 和二手高級時裝買賣推動可持續時尚嗎?

S:其實我不曾意識到時裝對環境有這樣密切和重要的影響,直至我成立 HULA,其中了解到時裝業是帶來最嚴重環境污染問題的行業之一,更是讓我震驚不已,不只是棄掉衣服所造成的浪費,而是布料染色等工序產生的高碳排、高耗水量。當然,我們可以說「直接」的方式是甚麼都不買,但我會覺得這是很叫人傷感的事。而購買二手時裝,可以是一個較環保,而同時依然讓人享受時裝的方法。而且這更是一個可達到「多贏」的方案。賣方可以處理掉自己已經不再需要的服裝之餘,又可以有金錢上的回報;至於買方可以較相宜的價錢買入名牌服裝,還有在保護環境上也贏了一仗。

J:根據你的經驗,香港人對二手時裝買賣的態度在近年間有怎樣的轉變?

S:在英國買賣二手時裝是一件好平常不過的事情和習慣,反觀香港人對二手衫買賣感到遲疑,創立 HULA 的頭兩年我都不停地說服和解釋二手名牌服裝買賣是很 OK 的。收集服裝方面不困難,但要賣出去卻是另一回事。

當中不少人因為迷信的原因或認為舊衣便等於故衣而卻步,但其實我們所收集的不是故衣,狀態簇新可能僅穿過一、兩次,也有許多是連招牌都還未剪掉的全新服裝! 而且,假如你這樣擔心會得到別人的厄運,要知道 HULA 不少服裝都是來自社會的名人富豪太太們,難道這些衣服不是帶有她們的幸運嗎? 我希望可以扭轉人們對二手時裝的負面印象。慶幸經過這些年的努力和教育,今日越來越多人接受二手時裝,而且已經把它視作日常和很 fashionable 的一件事,只能說這個風氣跟我創立 HULA 的時機幸運地碰上了!

J:除了迷信、傳統外,相信也有不少消費者會擔心買入了偽造貨品,HULA 怎樣通過科技的協助為顧客建立信心?

S:我們特別 subscribe 了智能程式 Entrupy 提供的人工智能認證服務,以後者提供的電子顯微鏡放大手袋、衣物的物料表面相片,通過與數據庫的資料作比較,分析材質、紋理、印刷等細節而分辨真偽。快至 15 秒,長至 1 日便可以得到結果,是我們可負擔範圍內很可靠、方便的一個系統。

J:有哪些品牌和單品最受歡迎?

SChanel 的手袋、外套;Gucci loafers;還有 HermèsPradaBalenciaga 都極受歡迎。另外一些已故或已退休的設計師之作品也有不少捧場客,其中當然不能不提 Phoebe Philo 時期的舊 Celine 服飾。

J:新冠疫情對 HULA 業務有怎樣的影響?

S:老實說去年 (2020) HULA 成立以來業績最佳的一年,這實在讓我感到無比欣慰。疫情意想不到地為我們帶來一些正面的影響,因為這次疫症讓許多人願意花更多時間去了解我們的環境,也了解可持續時尚。另外,無論是因為經濟還是環保方面的原因,大家也減少了購物,同時作出了更明智的購物選擇。至於在收集二手時裝方面,我們更是幾乎應接不暇,因為許多顧客都有更多的時間留在家中,讓不少女性終於有時間整理自己的衣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