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15.07.2021

打破宿命 別把 lifetraps 帶到下一代

每個人成長中都會形成一些 lifetraps,主宰著我們的人生。在過往的文章中,有些主人翁不斷要求自己做得更好無法滿足於自己。有些則難以與人交心,建立親密關係。有人問,這些 lifetraps 會「遺傳」到下一代嗎? 當然有可能,而且可能性很高, 若我們對自己未有清晰的覺察……

Text: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今次,我想談談自己的故事。

某天,讀 K2 的小兒放學回家時突然跟我說:「今日全班都錄咗 video 講返 weekend 做左啲咩,得我無錄到。」聽到這句話,我的心突然覺得很痛,遠超於一個母親因孩子不快樂而難過的痛。我下意識地往內看 —— 為什麼呢?

小兒很內斂,很少跟我分享校園生活。今天他主動跟我提到這件事,心裏肯定有千斤重。當刻我未能冷靜細想怎回應,只簡單說:「可能今日唔夠時間,或者聽日會錄返?」然後他說:「不過我都喺度玩緊其他嘢。」(! 當其他同學一個接一個到老師那邊錄音時,他留心著何時到自己,結果沒有。見他在安慰自己,我的心再往下沉。)

在基模治療中,第一件會跟案主做的事是去了解自己。其中很重要的一環是覺察自己何時墮進了 lifetraps。怎去覺察呢? 就是留意日常生活中,當面對同一處境,是否比一般人有過大或過小的情感反應呢? 那天,我正是「過份地痛」。

後來,我慢慢發現,這是因為他的話觸動了我深心處的缺口 —— 覺得自己不可愛,比其他人差,不值得人喜歡,所以很敏感於別人是否喜歡自己,自己有否因做了某些事而惹人討厭。

Lifetrap 是令人痛的,繼而會反射條件地產生某些想法,驅使我們做一些事以舒緩那不愉悅的感覺。但很多時候,這些想法或行動未必是有益的。當天,基於我自己的 lifetrap,立時有種強烈感覺 —— 小兒是否不被老師喜愛呢? 腦袋一陣麻痺,繼而有股衝動想電郵給老師,希望他明天讓小兒補回錄音。

但覺察到這是我的 lifetrap 時,我停下來,發訊息給我的媽媽好友。她們說這種事很平常,這樣要求老師未免太小題大造了。最後我當然沒這樣做,反而將心思放在孩子的情緒上。

那一晚,bedtime story 過後,我再次提起這件事,嘗試引導他了解自己的感覺。

「今日你話得你無錄到音,係咪好唔開心啊? 」「嗯。」

「你覺得好失望?」「嗯。」

那一刻,他感到痛,我也感到痛。我抱著他,跟他分享媽媽小時候感到失望的事。

那一刻,他感到被理解,我們緊緊地連繫著。

友人說得對,人生難免有失落的時刻。我們要做的,並非為子女移除一切障礙, 而是從小教導他如何照顧自己的情感需要。父母今天對孩子的明白和接納,將會成為他們日後接納自己的基石。

一個人的 lifetrap 真的很可能會帶到下一代。若我當天墮進了 lifetrap 而不覺察,發電郵要求老師,這種過度反應或許令孩子覺得老師不喜歡自己,而其實老師並無此意。後來我發現,其實有五個小孩都沒錄音,不只他一人。

若要打破這種「宿命」,需要對自己的 lifetrap 有清晰覺察,避免因此而「諗埋一邊」,做出不利於己於他的事。案主常會問我該做什麼才好。別急,先培養對自身的覺察,知道在自己的想法或行為之外,其實有更多選擇。這樣,或者人生已經自由多了。

Know Thy Self. Love Thy Self. Heal Thy Self.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ysel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