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好好先生

有些人的原生家庭看上去很好,衣食無憂,需要甚麼父母都會給予,也從沒被駡被打,所以不明白為何自己會這樣空虛、難以與人建立親密關係。不同於其他因父母做了一些事而形成的 lifetrap,「情感剝奪」源於父母少做了一些事 — 情感上的明白、關懷、連結和親密。當你從未體驗過,又怎會知道自己缺少呢?

Text: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我認識一位男生,真是個好好先生。年青有為、溫文爾雅、為人著想……嗯,我還可以繼續數下去。

Chris 最初因工作壓力而找我,好轉後我們開始探索他內心更核心的缺口 — 情感剝奪 (emotional deprivation)。

他有很多朋友,但沒一個說得上是交心。這樣一位男生,你或者會想不愁沒伴吧?現實是他從未拍過拖;曾有心儀對象,但每每發展到某階段,不是對方覺得他平淡,就是他覺得對方不明白他。

我曾跟他笑說:When you are too good to everyone, you are just not “right” for anyone. (他在英國土生土長,不懂中文) 他人就是太好,好到不真實,像虛擬世界的完美 (情) 人。Chris 很想建立交心的關係,但面前像有道無形的牆,令他無法與人深交。他總感到空虛孤獨,唯有寄情工作。

「情感剝奪」源於父母對孩子少做了些事情 — 情感上的明白、關懷、連結和親密。當孩子從未體驗過,又怎知道自己缺少呢? Chris 正正就是這樣。他記得,小時候鄰家孩子到他家玩,若看上他的玩具,媽媽會叫他送給人 (不是借!);他父母很忙,記憶中跟父母的交流離不開學業。他的情感需要?喜怒哀樂?他們無暇關心,也不懂關心。

對於從小情感需要沒被滿足的人,為了不讓自己失望受傷,會把所有情感需要封鎖,漸漸就連自己有什麼情感也感覺不到了。

那次見面,我跟他做了簡單的 feeling tone 練習。

我:每個人每刻都有感覺,大致可分為 pleasant, unpleasant 或 neutral。唔需要刻意分析,只係個模糊印象。嚟緊依幾分鐘,留心自己的感覺,喺每一下呼氣,問問自己,當下係邊一種?若走神了,就等下一次呼氣再感受。若沒甚分別,就沒甚分別。

快完結時,我問他:這刻你的感覺是……?

Chris: unpleasant……

我:嗯,就好好感受這感覺,不用走開不用改變,這是一個人會有的感覺。

我著他在生活中多做這練習。往後見面,他跟我說這練習很受用,令他意識到在很多事情上,原來他有感覺、有 preference的。從前跟朋友玩 online game,他總擔當大家不想做的角色,以為自己無所謂。有次他上線時 check in 他的 feeling tone,啊!原來他有想當的角色,他開口要求。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很小事吧?今時今日,我們要逐點把這圍牆拆下,讓 Chris 再次連接內心,那怕是多小的事。

我不是丘比特,不能寫包單 Chris 在有生之年會遇上真命天女;但在那天來臨前,就好好練習跟自己的情感接近,做回一個有喜怒哀樂的人。唯有這樣,當下個她出現時,才能建立真正的親密關係。

你呢?身邊有否認識這樣一位好好先生/小姐?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ysel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