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愛我嗎?

人性好自然希望離苦得樂。很多時候,碰到痛處,我們反射條件會想躲開它、推開它,這是人之常情。但很多時候,它會以更大力度反撲過來,反而令自己滿身傷痕。
在情緒導向治療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前設:
One cannot leave a place until one has arrived at it.
意思是我們必須觸碰到那傷痛,明白它、接納它、好好照顧它,當那情感需要被滿足後,我們才能放好它。

Text: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佢有咩資格同我講分手?係都我講啦!你話係咪啊? 我個個 friend 都話佢走寶。」Angela 甫坐下來就連珠發炮 。

「你鬧得咁勞氣,不如靜落嚟合埋眼留心一下身體…..宜家身體有無邊度唔舒服?」

「心口頂住咁好辛苦。」

「試吓花少少時間留心嗰度,感受下嗰個頂住係點嘅?」

「好重好實,似俾舊石壓住咁。」

「我哋停留一陣,盡可能將注意力完全停留喺特別有感覺嘅部位……」

 過了一會,眼淚開始順著她的兩頰簌簌而下,由默不作聲到低聲抽泣。

「如果啲眼淚識得講嘢,佢會話俾你聽咩啊?」

「佢話覺得好攰……我覺得好攰喇。到底……佢有無愛過我?」

33 歲的 Angela 跟前男友拍拖 10 年,大家都以為他們快結婚了,連她自己也覺得是。但上個月發現他有另一個她,還在躊躇該怎樣辦時,他主動提出分手。分手,點燃了 last straw,她從懂事以來築起的保護殼頓時瓦解。

Angela 生於小康之家,生活所需從來不缺。她很喜歡爸爸,但他是個生意人,很少在家;每次他出門,Angela 都會大哭一場,這是她童年最深刻的記憶。記憶中爸媽很少互動,長大後才發現爸爸有另一頭家。媽媽生活事無大小把她照顧得太好,什麼事都管,若她稍為反抗,媽媽就大發脾氣說不要她。她用恐懼、憤怒來形容童年。她怕爸爸不回家,怕媽媽不要她,嬲媽媽管得太緊。

Angela 聰明美麗、有亮麗職業。她對男友實在是……太好了,像媽媽一樣,以付出作「情感勒索」,使對方內疚。朋友會覺得她很好,但身邊那位漸漸覺得透不過氣來。

她最初因失眠和焦慮問題來找我,那天她終於赤裸裸地跟她的痛打個照臉。很多時候,憤怒是傷痛的偽裝。往後我們一起處理的不單是失眠或失戀的痛,更重要的是修補那小女孩從小缺乏的愛與關懷、安全感與自主發展,而不再以控制來逃避內心不安。要面對過去,過程是令人害怕和痛苦的,但這正是生命轉化的開始。

兩年後的某天,Angela 會面時跟我說:「佢話覺得我唔同咗好多,想同返我一齊,你點睇啊?」

「你覺得呢?」

「都估到你咁講。」她閉上雙眼, 再次用心聆聽身體最真實的訊息。是的,答案從來都不在我身上,而一直在她心中。我的角色是陪她走向內心那受傷的小孩,去看清楚、接納和彌補從小以來缺失的一塊。而這一任務,唯有她本人能完成。 

「佢愛我嗎?」當下次這個問題在心中打轉時,你可以嘗試回到自身,靜聽那孤獨的內在小孩微弱呼喊。人生路上跌過了,痛過了,一覺醒來後要問的,應該是自己。

「我愛我嗎?」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Linkedin @ Yan Yung Connie Ho